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以暴止暴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309 2019.06.05 15:49

  何谓你恶、我比你更恶?

  自然是以暴止暴。

  虽然以暴止暴不是一个值得提倡的好主意,但却是最合适此时陈亮亮处境的主意。

  既然妥协和公权力都起不了作用,那只能学会保护自己,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好在这只是见人下菜的权宜之计,并非代表他真成了郭大这类好勇斗狠、横行霸道、鱼肉乡里的地痞式恶人,否则怕是会恶心死自己。

  他并不确定这个办法究竟能不能起作用,但他很确定,如果郭大真打算搞下去,那一定会奉陪到底。

  仍是那句话,你不让我好过,那我一定会让你比我更难过!

  “走着瞧?郭大,有句话叫多行不义不自毙,看来义士们放的两把火仍是没把你烧醒啊。”

  郭大本来已经准备离开,因为今儿的事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不仅是家里走了水,他必须要回去看看。也是因为事实证明陈亮亮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人。

  虽然陈亮亮矢口否认,但他很清楚,否认不过是因为不想落下把柄。

  面对这样一个既狠又辣还很疯狂的对手,原先的那套办法显然行不通,得要换个方式了。

  不过这句话让郭大停下脚步,还看着陈亮亮沉默了好一会。

  “姓陈的,你是以为能通过这种方式把我吓住?吓到我咽下这口气以及这次的损失?笑话,也不出去打听打听你家郭爷是什么样的人,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我管你是什么样的人,这关我屁事!”陈亮亮嗤笑着回应道。

  “我只知道不管是谁,哪怕是天王劳资,若想让我难过,最终一定会比我更难过。当然也有例外的,那便是……弄死我!”

  郭大的呼吸陡然粗重起来。

  因为陈亮亮这句话点明了关键。

  陈亮亮觉得郭大这等人很棘手,如今郭大又何尝不会觉得陈亮亮棘手?

  这两把火证明了陈亮亮狠起来是个敢于付诸行动的狠人,并不比他郭大逊色。

  两个狠人凑到一起,若始终针尖对麦芒、都不愿意退让,那么最终的结局必然是有一个人要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其实若不管不顾的只想着把一个人弄死,这很容易很简单,就像纵火一样,,你总能找到大把机会。不简单不容易的是你如何承担把人弄死的后果。

  每个时代都当然会有杀人不用偿命的特权阶层,但很显然,郭大不是这等阶层,不过是一个比普通百姓稍强上那么一些的有钱人罢了。

  曾经的郭大是个光脚的,或许手上占过血腥也逃过了秩序的制裁。但如今的郭大已经成功蜕变成穿鞋的,这与曾经那个光脚郭大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心性也会大大不同。

  穿上鞋就意味着束手束脚,也意味着有些事曾经敢赌一把,现在却未必敢。

  而且当你想要别人死的时候,也得要有先被别人弄死的自觉。

  很不幸,陈亮亮是个光脚的。

  很幸运,陈亮亮无路可退,郭大却有路可退。

  所以,这其实是陈亮亮给郭大的选择题。

  你想升级吗?

  看着郭大的神情,陈亮亮扬眉笑了笑,继续说道:“好叫郭员外知晓,陈某人从十岁起就是个孤儿,十四年了,至今仍是孤身一人。

  我打小就受到数不清的欺负与嘲笑,最初选择的是忍让。因为那时我觉得,欺负和污辱嘛,忍一忍就过去了,谁让我是个孤儿呢?

  可后来开始觉得不对,有些人的欺负确实是心血来潮,但还有一些人会得寸进尺。你越忍,他越得意、也越猖狂,甚至想要在你头上拉屎拉尿。

  后来我便试着反抗,豁出一切反抗。

  你让我疼,我让你比我更疼。

  你让我流血,我让你比我流更多的血。

  哪怕我打不过你,拼死也总能咬下你几两肉。

  你猜怎么着?那些欺负我的人竟然渐渐都不敢欺负我了。我也因此悟出一个道理,那便是尊严和公正永远都要靠自己争取,万万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怜悯施舍或是良心发现上。”

  这番话是表明自己的态度,至于是不是吓唬你郭大,自己分辨!

  他还借此告诉郭大,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你呢?

  对于我的东风快递来说,你是毒蛇。但对于你全家以及你的车马行,只要我能豁得出去,那我将是一条比你更毒的蛇,能比你给我的痛更痛,痛彻你的心扉。

  除非你能在我把你弄死之前把我弄死!

  升级?你敢不敢赌一把?

  他刚说完,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

  “老爷老爷,小的特地来禀告,老爷不用焦急,仓库的火已经扑灭了。”

  “啊?这……这么快?”

  “对,咱们发现的及时,而且那把火也不大。”

  “那损失如何?”

  “没啥大损失,都是烧在外面,门窗烧了,还有一些杂物,里面的货没受多大影响。”

  ……

  郭大重新看向陈亮亮,怔怔的目光中带着狐疑。

  陈亮亮便洒然一笑。

  “郭员外,依我所见,你家所遭受的这两把火应该只是义士们的警告,并非想给你造成多大的损失。”

  ……

  “就说昨夜,你仔细想想,若是存心要把货烧光,你能扑得灭?只要多加火油,还能让你救得下来?还有你家的郭建,若真撕破脸,怎还会毫发无损的放了他?”

  ……

  “再说今天,若是存心纵火,怎么可能只烧了门窗杂物?而且如果是我,你的人去救仓库,那我改在你家里再放一把火,你拿什么去救?”

  ……

  郭大仍旧沉默不语,似在沉思着什么。

  陈亮亮站了起来,走到柜台前,打开抽屉,取出了郭大的那对金球与十文钱运费。

  “郭员外,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想做什么我心知肚明,这玩意儿到底是不是金子做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愿意拿回去最好,若是还想以此来讹我也悉听尊便。

  反正我该说的说了、该做的也做了,咽不咽得下这口气以及怎么选择是你的事。

  至于你说的损失,我再一次强调,那两把火与我无关。我们之间的纠纷只有这一对金球。

  其实跟我这人打交道很容易,我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若是你与我公平竞争,堂堂正正的在生意场上把我打败,那我就算输到倾家荡产,心里也只会有心悦诚服。”

  ……

  一言不发的郭大终于带着人走了,直到离开都没有给陈亮亮任何表示。

  你想让这样的人向你当面服软是不可能的,那还不如杀了他。

  不过那对金球被带走了,所以陈亮亮觉得这事应该可以就此打住、画上一个句号。

  成功了?

  看来后世说的那句话果然一点不假。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那一百五十两银子……值么?

  值不值的先不提,反正好肉痛,心疼死劳资了,该死的郭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