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带路党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035 2019.06.27 11:29

  一座临街的酒楼、一个二楼的包间、一扇开着的窗户、一个咿咿呀呀的歌伎。

  还有几支蜡烛。

  陈亮亮表示……你唱的什么我听不懂也不想听啊。

  此时已经入夜,这个时节的气候很是惬意,不过不透气的包间里有些闷,所以窗户打开着。

  微风间或轻摇烛火,偶有车轱辘声入耳,杯中酒味凛洌。

  “停停停!”他一手抚着额头,一手不耐烦地摆着。

  “换换换,不唱这个。就唱……唱那首新出来的雨霖铃。”

  歌声琴声戛然而止。

  “敢问公子,是哪首雨霖铃?”

  “有凤阁中沁儿姑娘唱的雨霖铃啊,刘候爷家的三公子刘坤写给沁儿姑娘的,你不会还不知道吧?”

  “这个……抱歉公子,奴家孤陋寡闻了,的确还不知晓。”

  “没事,这词儿这两天老流行了,不懂就要学,总要学的对不对?去问吧,你家酒楼里肯定有人会,学好了本公子有赏。”

  ……

  “公子,是那首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吗?”

  “正是正是,循环播放吧。”

  ……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

  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能忘了喂自己的生意袋盐,是吧?

  这是根,这是本,我是客户和沁儿的脑残粉……

  ……

  “亮亮老弟很是风雅嘛。”

  “自在老哥说笑了,可不是风雅,而是附庸风雅哈。”

  ……

  很奇怪的称呼,方自在称他为老弟,他便只能称对方为自在老哥。可方自在还与钱仪兄弟相称,钱照称方自在为自在叔叔,却又与他平辈相交,这里外里……有够乱七八糟的。

  不过方自在不在乎,言称都没有血缘关系,想怎么称呼由着性子来便可,各论各的。

  那就由着性子来吧。

  ……

  “附庸风雅?哼哼,附庸未见得是附庸,风雅却一定不是真风雅。”

  “自在兄此话怎讲?”

  方自在哼了一声。

  “刘坤前两天被他劳资赶到北方去了,你说他走就走吧,竟还有那闲心在临走前跑到有凤阁扔出来这么个玩意儿。

  他是个什么货色我还不知道吗?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大草包一个,也不称称自己有几斤几两,竟敢拿这等能传诵千古的雨霖铃出来显摆……真是无知者无畏。

  还寒蝉凄切……现在是什么时候?

  春暖花开啊!”

  方自在边说边拍着桌子。

  看着一脸痛心疾首的方自在,陈亮亮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自在兄的意思是……?”

  “哼,还能什么意思?反正打死我一百遍也不会相信刘坤这蠢货能写出来这等玩意儿。那捉刀的更不是好东西,竟然用这等才情去换钱,简直是把读书人的脸都丢光了。若让我知道他是谁,非逼着他在圣人像前跪上三天三夜不可!”

  陈亮亮微笑着斟了一杯酒。

  “那就一百零一遍吧。”

  ……

  话题渐渐移向了保罗传教一事,毕竟这才是方自在今晚请客吃饭的主要目的,刘坤沁儿雨霖铃这些充其量只是谈资而已。

  谈正事了,歌伎被暂时支了出去。

  ……

  “亮亮老弟啊,感谢你那天你给了老哥当头一棒,没啥好说的,这杯我干了。”

  陈亮亮笑了笑,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方自在。

  “自在老哥言重了,小弟事后细想想,觉得其实老哥心里早就有了主意,即便是没有我站出来,传教之事也不可能拿到朝堂上去议的,对不对?”

  “这个……”方自在抿着唇举着空杯子,沉默片刻后洒然一笑。

  “你说的不错,确实是早就决定好了的,去仪兄那边不过是走个过场。但你站出来仍旧非常重要,因为你告诉了我,在这等事上绝对不能打马虎眼,任何理由都不行,就该第一时间义正辞严地拒绝掉,否则愧对天下苍生以及列祖列宗。”

  陈亮亮微微点了点头。

  “我最初觉得是保罗开出的对价太高,高到让你有了侥幸心理以致于摇摆不定。但事后觉得不对,到了此时才算彻底明白,应该是保罗确实开出了极高的对价,不过其中应该还掺杂着第三方。

  这第三方估计有些棘手,让你虽然明知此事不可行,但冲着这第三方的面子,你也得去国公府走个过场做做样子,以此来堵住这些人的嘴,不知小弟猜得是否正确?”

  方自在脸上的洒然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慎重和正视,手中的杯子在不停的翻转。

  “亮亮老弟啊……没想到老哥我仍是低估了你。”

  陈亮亮无奈笑了笑,脸色有些阴沉。

  他本不该对这些朝堂上的事多嘴的,毕竟这不是他该操心的事,知道的多了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但既然已经猜到此处,又怎能不想着去证实?

  如今方自在虽未明确回答,但也等若是告诉了他的确有这帮人存在。

  在后世,这种人被人称作……带路党!

  败类!

  可是,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样?

  他摇了摇头。

  “不说这个了,不知自在老哥能否透露,安南那边是什么情况?”

  方自在斟酌了片刻,然后说道:“安南本是我华夏的藩属国,五十年前我朝国殇时,安南也发生了内乱,一拨人推翻了原先的王。

  那时我们无暇顾及,后来两任皇上接连驾崩,仍是无暇顾及,再之后……唉,更是没人把心思放在那边了。

  然后撒克逊人出现,也不知怎地就与安南人结成了兄弟之盟,现在再想着将撒克逊人赶走、将安南恢复到与我朝曾经的关系已经完全不可能。”

  “就是说……安南现在的皇室确实已是撒克逊人的傀儡?”

  “可以这么理解,这也正是老哥今晚请你来的另一部分原因。”

  “哦?愿闻其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