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老婆要做女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叫个什么事儿?

我老婆要做女帝 宝贝啊小宝贝 2146 2019.07.13 10:04

  陈亮亮想了好一会,在将昨夜的所有细节在脑子里过了两遍后,他觉得问题应该是出在黄贵与那三角眼身上。

  因为昨夜之事做得极为隐秘,除了他自己和二柱,自始至终只有这二人是局内人,没有任何第三者出现的可能性。

  再把范围缩小一点,便是只有黄贵一人,因为三角眼也不知道黄贵到底被逼问了什么。

  黄贵……陈亮亮又站在黄贵的角度上想了一会,最后恨恨虚踢了一脚。

  就是黄贵,应该没错了。

  如果他是黄贵,若是对三角眼没有足够的信任,那会选择在第一时间把三角眼弄死。当然,三角眼会是因“意外”而“自然死亡”的。

  然后会在第二时间、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前提下,把有人要来查的消息泄漏给马浦。

  黄贵的全家老小可都在镇北王手上,所以其既不能由着三角眼把自己被逼供过的消息传出去,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马浦被朝廷控制,否则仍是有牵连到其的可能性。

  那么……这条线索断了?

  他看向李安。

  “马浦……可有关于其是为谁效力的珠丝马迹?”

  李安微微摇了摇头。

  “这个人是金陵市府中的,有些小实权,主要是治安这块,官职并不高,所以在官员多如牛毛的京里,并没有什么人关注他。不过其是苏州人氏,与副宰相罗永浩乃是同乡,而罗永浩又与这些王爷们很是暧昧。“

  罗永浩?

  陈亮亮吃惊地回头看了一眼。

  远处的罗康似乎在与朱泽争执着什么。

  记得没多久前,罗康还似在无意间与朱泽抱怨,说今儿倒霉透了,其的产业被不知哪个角落里的下三滥给惦记上。

  这所谓被惦记上的产业……不会这么巧吧?

  可是……这可是位高权重的副宰相啊,就算有政.治动机,也不会看得上这等下三滥的行当吧?

  陈亮亮微摇了摇头。

  “能确定马浦是罗永浩的人么?”

  “不能确定,根本没人关注过这等小人物,自然不会知道其与谁交往。更何况如果真是,那二人的交往必定极为隐秘,如此存心隐瞒下你更是查不出来,所以只是毫无证据下的猜测。

  在扑了个空后,我们查过马浦的履历,发现其正常情况下很难与朝中掌握实权的官员扯上关系,镇北王更不会特意花代价去拉拢这样的人。思来想去,便把目光放到与其有同乡关系的罗永浩身上。”

  “所以你今夜出现在这里?”

  李安点了点头。

  “对,我得到消息,说是罗康带人在有凤阁里闹事,我便过来了。是打算以此事为借口带走罗康,看能不能在罗永浩反应过来前、从他这蠢侄儿的嘴巴里撬出些消息来。”

  陈亮亮笑了起来。

  这特么不正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

  罗康想把他弄到衙门里去,可李安又想把罗康弄走……

  那么罗永浩到底是不是与镇北王勾结的朝廷官员呢?

  罗永浩……罗康……朱泽……

  陈亮亮又再想了片刻,然后笑着把之前所发生的事向李安讲了个大概,听得李安哈哈大笑。

  于李安而言,这可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来枕头。这边正打罗康的主意呢,陈亮亮就适时给他双手奉上一个最合适的借口。

  罗康你养私兵,人证物证俱在。如此把你带走,谁能说得出半个不字来?

  “陈兄可真真是一员福将!”李安拍着陈亮亮的肩膀赞叹道。

  二人又窃窃私语了一会,然后回到了场中。在经过钱盼盼的身旁时,李安特地看了钱盼盼一眼,眼神很是怪异。

  陈亮亮跟李安说的事情经过只是大概,挑得是主要的说,自然不可能把自己与钱盼盼之间那等旁人无法理解的关系讲出来。这落在李安耳中,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肯定是有疑惑的。

  因为像是陈亮亮出手的动机啊、朱泽找茬的目的啊什么的,都很难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所以以李安这种朝堂上走出来的人精,自然能敏锐的察觉出陈亮亮与钱盼盼的关系不对劲。

  奴仆就是奴仆,哪怕你再有本事、再能得到别人看重也是奴仆,所以你一个奴仆与千金大小姐玩暧昧……能不让人“怪异”么?

  这怪异的眼神让钱盼盼羞红了脸。

  之前二人躲在角落里鬼鬼祟祟说了老半天,此时这眼神……显然是这位“李叔叔”知道了些什么。

  好在其蒙着面巾,加上又在夜里,倒也无人看得见。

  想来在此时的钱盼盼心里,定在无比后悔自己为何好生生的日子不过、而跟钱照来这劳什子有凤阁,这不是自作自受么?

  可话又说回头,谁曾想就听听小曲儿、都能发生这么些匪夷所思的事?

  ……

  在得知今夜将是自己被带到衙门、而不是陈亮亮时,罗康傻眼了。

  一时无法接受的罗康先是大呼小叫、后是求助、再是求饶,在被李安带来的官差拖走时,罗康还一路嚎出了沁儿的小院子,直到嚎叫声渐不可闻。

  大呼小叫是在撒泼打滚,以罗康的品性,做出这样的事很是正常。求助是撒泼打滚不起作用后,向着场中唯一能帮他的朱泽求助,然后朱泽根本就不搭理他。再后自然是向着李安求饶。

  当然更是不起作用的。

  如此不嚎又能怎样?

  对于纨绔罗康来说,今夜这个脸是丢大发了,亏也吃大发了。

  然后是朱泽带着人也离开了,临行前还疑惑不解地看了陈亮亮一眼。

  想来朱泽直到最后都没弄明白,为何李安要执意在今夜把罗康带走。显然在其的心里,这事跟陈亮亮脱不了关系。

  然后朱泽又会思考陈亮亮以及李安如此做的用意……

  ……

  雨仍未停,不过已经小了一些,陈亮亮四人也已离开了有凤阁。

  “你俩……不会真一个护卫都没带吧?”

  在走出有凤阁的大门后,陈亮亮向着钱照疑惑问着。

  “哪能呢?”钱照摆了摆手。“都在外面等着,想着阁里又能有啥事,便没带进来。”

  陈亮亮点了点头。“那就好,就这样吧,天不早了,你们肯定是要回你舅家的,我和二柱先回府了,回见。”

  说完后他便带着二柱离开了,钱照目送了二人好一会,然后回过头,向着身边钱盼盼摊着双手,神情无奈之及。

  钱盼盼则是看着远去的陈亮亮,有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一夜,叫个什么事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