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乱世威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战火再起

乱世威名 爱吃辣的小王 3767 2021.06.11 06:15

  苏泉谋反案结束后,上官盛举在大军面前将张生祭旗后再次出征,仍以杨宗继为先锋,率大军前往穿云关。

  “快快快,所有滚木擂石都给我搬到城墙上,弓弩都准备好。”穿云关内卞家兄弟正在组织人马预防。“大哥,待他大军来到,我先行出战,探探实力如何。若是能将上官盛举生擒活捉,你我兄弟岂不是天下闻名。”

  “生擒活捉?谈何容易,他在边关十数年,什么恶仗没打过,打好精神,我们以逸待劳,就等他大军到来,我倒要看看这天下闻名的上官盛举如何破了我城高墙厚的穿云关。”

  上官盛举二十万人马浩浩荡荡开来,穿过壹壶关、阳平关、汜水关。于穿云关城下安营扎寨。

  “城上守军听着,我乃是昌顺皇帝钦封平叛元帅帐下先锋杨宗继是也,只因你主无德,不尊天子号令,因而伐之。尔等开城早降,可免一死,如若不然,尔等皆要葬身于此。”

  “杨宗继,你休要猖狂,我这穿云关可不像前三关那般不堪一击,我城中守将更不是前三关那群酒囊饭袋。你只管攻来,你来多少本大爷就收多少。你在城下等着,本大爷亲自会你一会”

  “二弟,不可鲁莽,杨宗继在边军之中颇负盛名。你且听好,当我鸣金之时,万不可恋战,速退。”

  “大哥何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倒真想看看,他杨宗继有多厉害”

  城门大开,卞金虎手持双斧率一队人马出城。卞金虎将兵将一字排开。也不答话,双腿猛夹马腹,向杨宗继冲去。杨宗继策马向前,手中大枪耍了个枪花,也奔卞金虎冲去。两人两马,一条长枪,一把大斧,你来我往。枪如出海游龙,斧似下山猛虎。卞金龙在城墙上观战,见杨宗继毫无力怯,反倒越战越勇,恐弟弟有失,于是鸣金收兵。“大哥,这杨宗继果然有两下,数合之下枪法毫不凌乱,反而一直在寻我的破绽,要不是我天生勇力,还真被他寻到破绽,刺于马下了”

  “是啊,这上官盛举镇守边关多年,他手下五个义子也深得真传,绝非泛泛之辈。看来,这是一场硬仗啊。二弟,传令下去,高挂免战牌,有本事就让他强攻城池,我穿云关墙高城厚,看他怎么打的下来。”

  上官盛举将营中诸将叫来帅帐商议攻城一事。“眼下,我大军围城已有一月之余,奈何城池久攻不下,诸将可有攻城良策?”

  “元帅,穿云关城高墙厚,我军强攻城池,损伤甚大。兵法言,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我等莫不如从中城中百姓,军队下手,攻心为上。所谓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据汜水关主将韩茂所言,卞氏兄弟残暴不仁,为祸百姓,元帅可令兵将向城中发射无头箭弩,箭弩上附上书信。献城者,擒得卞氏兄弟者,均上奏朝廷,加官进爵。”如此一来,军心动摇,卞氏兄弟定会防范兵将。以此离间兵将。二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百姓兵将均深受其害,万一兵变也不是没有可能。”

  “嗯,郭荣将军言之有理。宗继,付斌你们二人伺机佯攻,骚扰守军。赵景,郭荣两位将军各领一队弓弩手从城外各个方向射无头书信。其余诸将各司其职,不得擅离职守”

  “末将领命”

  当夜,数万只弩箭从城外射来。卞氏兄弟又以为敌军攻城,慌忙赶到城楼之上。

  “这群杂碎,日夜骚扰,如此下去我等岂不是要被折磨死,真想开城门下去杀他个人仰马翻”

  “二弟,且耐心下去,我已接到消息。刘元帅的即墨丹阳兵建制已补充完整,正在准备支援我们,待丹阳兵来到,哥哥随你一起冲出城去,把那群杂碎刀刀斩尽,个个杀绝。出了这口鸟气”

  “大人,我等发现敌军所射之箭均为无头箭矢,箭上附有书信一封。请大人过目。”

  卞金龙看完书信后面色发白。信中所写“吾为平叛元帅上官盛举也,因齐主无德,上辱天子,下殇百姓,故伐之。今天兵已至,吾曾闻城中守将卞氏兄弟为官不仁,残暴无理,欺压百姓,实乃天人公愤。今特以此信告知,凡有开门献城者或生擒卞氏兄弟者,吾均上奏朝廷。加官进爵,赏金赐银。进城之日,开仓放粮,民舍重建!”

  “我且问你,你这样的书信有多少?又有多少人看过了?”

  “回将军,城外万箭齐发,每一支箭矢上均附有书信,有很多守城的弟兄都看了书信。”

  “混账,你速速带领亲兵队把这些蛊惑人心的书信都给我收起来烧了,还有那些散落在城中的书信也一并烧掉。另外,传令下去军中议论此事者,杀无赦。城中也派一支队伍,百姓不得出屋,若是发现有人相聚,均押附大牢!”

  “遵命”

  “大哥,你不是有点草木皆兵了,依我看,贼军是无力攻城,才想到如此卑鄙无耻的手段,你我兄弟在此坐镇,城中百姓能掀起多大风浪。”

  “你啊,何时才能有点谋略,你看好军队,切不可发生使军队生出二心,军队万一哗变,你我可就尸首分离了”

  “知道了。这群杂碎,且让你们们折腾几天,待援兵来到,看大爷如何杀光你们,呸。”

  卞金龙自收到无头信后,惶惶不可终日,多次写信请求支援,总觉得每一个士兵都有反叛之心。他自己也每天城中,城墙巡查。

  城中百姓也都看到了书信。看见外面军队日夜巡逻,都不敢出门。只有一人,在看完书信后不动声色的收好了信,看了一眼城中巡逻部队后,进了屋子,关好房门。

  一夜,城中巡逻部队小头领张三正带队巡逻,见前方有一人,便过去盘问。走近之后,四目相对。“谢老大,你怎么在这”

  “我出来买点酒,远地看着来人面熟,就想确认一下,是不是你们,今夜你们当值?”

  “正是,自从那些无头书信进城,将军就领设一队在城中日夜巡逻,今夜轮到兄弟了。”

  “这城中除了我哪有别人了,兄弟,走,去哥哥那喝几杯”

  “好,既然哥哥盛情相邀,兄弟岂能不识抬举,你们继续向前巡逻,我去去便来。”

  二人来到民舍,张三问道,“谢老大,你就住在这啊”

  男子笑了笑。“这总比那个肮脏的营区要好的多”

  “谢老大,你是否怪我不与你同进退?怪我不够义气”

  “兄弟哪里话,人各有志,何况,你还要那一份军饷来养家糊口呢,我有何理由怪你”

  “哎,养家糊口,谈何容易”

  “怎么了,难道这个月军饷还没发”

  “不瞒哥哥,已有三月未发军饷,军中袍泽也是议论纷纷,有的说是军饷被两位将军给扣下了,有的说被朝廷的人给贪墨了,军中已经是怨声载道了,加之这些无头书信,两位将军也是对我的等半信半疑,日夜防备,生怕我等兵变”

  “兄弟,那无头书信可曾看过?”

  “兄弟那夜确实看过,不过哥哥可要替兄弟保密。”

  “兄弟,你也知道我本是此关守城校尉,只因卞氏兄弟二人到来,不愿与他二人同流合污,为害乡里,因此得罪于他二人,被他二人罢了军权,若不是众将求情,我便没了性命。如今,朝廷大军势如破竹,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二人如此不得军心、民心。何况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我观此二人命不久矣。”

  “哥哥,莫非是想?”

  “正是,我需要兄弟帮助,我知道兄弟家中有老母,所以我只需要兄弟在城门当值那天,将我从城墙上以绳索放下,我与上官元帅取得联系。以图里应外合,干掉卞氏兄弟。兄弟我不逼你,你且考虑就是”

  张三思索一会之后,拍桌而起“罢了罢了,若不是哥哥,我这条命早就被人杀了,没有哥哥哪有我今日,哥哥且说,小弟照办就是了”

  张三当值之夜,也是老天相助,夜起大雾。谢天远腰缠绳索而出城,进入上官盛举兵营。求见上官盛举。谢天远面见上官盛举说明来意。并告知张三下次当值于五天之后,上官盛举与谢天远商议将于五天之后发动总攻,届时张三接应,以子时三声响箭为号,打开城门。

  五天后,城外三声响箭,张三等人纷纷拔刀,将守门军士砍倒,打开城门,杨宗继一马当先率部进城,卞金龙卞金虎率兵突围。当下众军士大喊“只擒卞氏兄弟,其余人等放下兵器不杀。”兵士皆放下手中兵刃,卞金龙,卞金虎见大势已去,带少数亲兵拼死突围,行至城门,只见谢天远绰枪在手。

  “原来是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真后悔当初没砍了你,也罢,今日也不晚,贼人,吃我一斧。”

  卞金虎大骂谢天远。谢天远也不答话,挺枪直奔卞金虎,卞金龙跟上助阵,后面秦歌赶上,数合战退卞金龙。众亲兵拼死掩护卞氏兄弟,兄弟二人慌不择路,转战各处,又迎面碰上杨宗继与张扬两兄弟,二人叫苦不迭,只得硬着头皮上去迎战。杨宗继对着卞金虎,张扬截住卞金龙,四将战至一团,杨、张二人抖擞精神,大展神威。张扬一个回马枪将卞金龙刺于马下,叫众军士绑了。卞金虎看见哥哥落马被擒,手里大斧慢了几分,被杨宗继大枪一扫,打落马下,也叫军士绑了起来,送至大营。

  一夜战乱,穿云关告破。天亮之时出榜安民,下令不得骚扰百姓。

  大营内,上官盛举召见谢天远。

  “谢壮士,本帅正欲上书奏报朝廷,要封你为这穿云关守将,不知你意下如何”

  “多谢元帅,蒙元帅厚爱,小民原为此关守关副将,只因卞氏兄弟调来此关后横行霸道,欺压百姓。小民不愿与他们亲近,却不曾想得罪了他们,他们寻了个罪名,要我的命。多亏众位兄弟求情,打了五十军棍,免了官职。也该他兄弟命绝,本就不得人心,前些日子又收到朝廷大军信件,遂联合旧日兄弟,反了他兄弟。若元帅不弃,小民不愿做此关守将,只愿为元帅帐下一马前卒。”

  “好,将军忠义,不畏权贵,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我见你身手敏捷,灵活机巧。是个好苗子。你且随我来”

  上官盛举与谢天远二人出了营帐,谈了许久。第二天有人见谢天远带了数百人离去,而军中各级长官都像没发生一样…

  第二日正午,卞氏兄弟被压往菜市口斩首。全城百姓出门相庆。就在一众百姓的欢呼之下,卞氏兄弟被斩首于菜市口。

  穿云关历时两个月告破。如今伪齐只剩瓦口、铁门、武关三关未破。还有一个即墨丹阳兵未出。上官盛举不知道训练半年之久的新军是否敌得过那南征北战的即墨丹阳兵。看着其乐融融的百姓上官盛举笑了。整顿军队,三日后进发瓦口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