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赛博朋克的大反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一点小实验(2)

赛博朋克的大反派 元素九十九 2003 2021.11.25 11:25

  “喂,你!”

  “公司事务,需要配合。”

  林信退出第二世界,两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他面前。

  “公司事务?”

  林信抬头,有意无意的扫过两人。

  风衣便装,价格不菲的防弹面料,有内置防弹插板。胸口不明显的企业标识,一双便于行走的鞋子。

  义眼锁定脖子和脚腕,隐隐能看出低调的内植型义体,腰间有手枪的轮廓......

  综合化工的高级探员。

  “保险推销是吧?你们可以开始讲了,我考虑过替我姑妈买一份商业保险,她可能只有两个月的活头了。有什么推荐的险种?”

  “别瞎扯。”

  莱德尔挥手赶开苍蝇,冲林信恶狠狠的说道。

  林信平静说道:“看来是我误会了。”

  “如果你觉得我有冒犯的地方,我可以道歉,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诚意?”

  林信的语气很正常,却让人有一种“他正在阴阳怪气”的感觉。

  “少说废话,小子。”

  克雷斯的语气不容置疑:“你一直住在这栋楼底下?”

  “不全是,夏天住这里。冬天太冷了,我住地铁站。”

  “那你一定认识楼里的住户。”

  还未等林信反应,克雷斯打开手臂的LED装置,显示照片投影。

  “我们要找这个人。我们确信他就住在你身后的楼里。”

  眼前的照片熟的不能再熟了。

  是尾上拓哉。

  两个综合化工的高级探员,来贫民窟里找尾上拓哉?

  这让林信不由得开始怀疑,尾上是不是某个公司高层乱搞的产物。

  或者,是某个公司高层的敌人。

  他装作查看照片,实际上打开思维网,悄悄断开网络连接。

  “我见过他。”短暂沉思后,林信认真答道。

  林信干脆报出了尾上的所有消息,包括他的姓名,房间号,甚至他对动漫产品的特殊爱好。楼里有至少二十名住户,消息根本没法隐瞒,

  克雷斯和莱德尔交换眼神。

  “去前面带路,不要有不必要的动作。”

  “好。”林信有气无力的回答。

  “我没有提醒他的理由,他只是我的一个——”

  莱德尔猛退林信后背,粗暴的说道:“少废话!”

  “......”

  三人走到二楼,来到尾上拓哉的房门口。林信懒洋洋的一指,刚要敲门就被拦住。

  克雷斯示意同伴看住林信,自己蹲在房门口,多功能手指在墙壁上划动,取下一块连接板,扯开数据接口,用手臂上的外接线接入。

  林信一言不发,紧盯着克雷斯的动作。

  果然是企业探员。

  企业探员个个是多面手,兼顾近战和远程战斗,义体维修,跟踪潜行,情报收集,骇入和反骇入。加装昂贵的义体后,每个企业探员都能对抗整编帮派小队。

  探员脱离企业之后,他们有另一种称呼:

  独狼。

  老楼年久失修,根本没有物业管理人员。电子门的安全程序是几年前的旧版,很容易被破解。

  半分钟不到,门发出咔哒的轻响。

  两个探员对视一眼,动作异常默契。

  抽出大口径手枪,猛地撞开大门——

  ————————

  糟糕。

  刚刚要探头,林信的肩膀被莱德尔按住。莱德尔看了一眼房间内的情况,却立刻出来。

  他制住林信,把林信按在走廊的墙壁上。

  “午后的阳光从门中迸射而出,照映下的微粒在空中做布朗运动。空气不正常的嗡动,仿若生命的飞奔——”

  “......够了。”

  莱德尔的眼神不善。

  “放松,我只是给现在的场景增加恰当的背景描述……这不是很酷吗?”

  年轻的探员面色诧异:“你说什么?”

  还不是夺下枪械的时候。

  林信的右眼锁定他的手腕,放大细节。

  此人过分紧张,将枪握得很紧。林信没有把握瞬间夺下枪支,完成开枪的连续动作。

  除非他愿意赌一把,用生命的代价去赌博。

  理智客观的说,如果尾上拓哉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林信很愿意赌一把。按照概率学,拯救美女的行动有至少+5的成功加成。莱德尔的手会出汗,林信能轻松抢来枪支,开枪救人。

  可尾上拓哉年龄超过25岁,是外表和性格都不帅气的社会渣滓。

  真可惜。

  “到底怎么了?”林信随意问道。

  “......”

  “把他带进来,让他了解具体情况。”

  门里的克雷斯说道。

  “顺带让他提供一些更有用的消息。”

  克雷斯在“更”上加重音。

  莱德尔恶狠狠的放开林信:“你该解释一下。”

  “他——”

  房间的状况,让林信一时间怔住。

  摔碎的玻璃杯,被撕裂的抱枕套,廉价的工业绒毛乱飞。

  久未痛风,仿佛能凝固的浊臭空气,仍然掩盖不了浓浓的血腥味。

  他的朋友尾上拓哉双目流血,躺在暖洋洋的地上。

  ————————————————————

  “活着,还是死了?”

  翻开尾上的眼睑,克雷斯回头:“死的不能再死。”

  “别装傻。”

  “别和我们耍花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身后,莱德尔语气阴沉道。

  林信声音冷静:“他还能不能抢救一下?”

  “你这家伙!”

  一记重拳突然挥出,林信匆忙间格挡,踉跄的后退两步,头磕在板墙上。

  “我又怎么了?”

  林信言语轻佻的答道:“和我有什么关系?是我干掉了尾上?”

  “你倒是很会伪装!”

  一巴掌甩过来。

  林信侧头,轻松的躲过他的进攻。

  “不会仔细想想嘛?是我通知了尾上?告诉他有公司探员上门,劝他赶紧去死?”

  “就算要丢黑锅,甩在我头上来,至少也要在完全勘查现场,检查死因之后吧?你这种胡搅蛮缠,只能让我怀疑你没有一点逻辑思维。”

  林信扯掉身上的破烂衬衫,反手摆了一个格斗姿势,语气平静的开口。

  “你们的道理完全说不通,不是吗?”

  “好,好好。”莱德尔不怒反笑。

  林信将莱德尔说服。他稍微想想,也觉得自己欠缺考虑,林信应该和事情无关。

  他点点头,“我确实说不出话来。”

  “但是公司和平民,从来都不是靠什么狗屁逻辑说话。”

  “我想揍你,就他妈要揍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