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赛博朋克的大反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云与火

赛博朋克的大反派 元素九十九 1902 2021.11.26 11:40

  “草!”

  莱德尔脸上挂不住。他听懂林信在嘲讽自己,却还有一丝侥幸心理。莱德尔一脚把房间垃圾桶踢翻,在垃圾桶里翻找。

  没有。

  “可能在茶几上,他妈的这屋子跟垃圾堆一样!”莱德尔掀倒茶几上的垃圾,略略一扫,又去看桌子下面。

  克雷斯低声道:“够了。”

  是公司的问题,研发部没有配发缓解液。

  综合化工办事,没有意外也会产生意外。

  更何况,研发部很可能是故意的:故意观察没有缓解液的情况下,会产生什么后果。

  克雷斯翻阅任务报告单,一条一条检查任务报告,果然发现端倪。单子上清楚的写着“如若实验品发生包括死亡在内的意外情况,请添加详细文本描述并拍摄具体视频。”

  他明白了。

  企业战争结束,没有战俘充当实验品。研发部重新启用贫民窟的危险实验方案。

  “恭喜尾上!恭喜!”

  林信在沙发上拍手鼓掌,打破房间沉重的气氛:“尾上拓哉死于卑劣的公司的阴谋,他为揭露综合化工的罪恶,打倒无耻的巨型企业尽到了自己的力量。尾上托哉的死亡,整个边缘环带区都该高兴!”

  “少说两句。”

  克雷斯注意到年轻后辈的表情,不由得呵斥林信。

  “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林信笑了笑,自嘲似的说道:“他到了人生的顶点,这可比饿死或者嗑药过量强多了,是不是?以后我想骂公司,就可以把尾上拿出来,做一个不错的例子。”

  没有反驳。

  莱德尔默默收拾实验器具。老探员用义眼扫描尾上的尸体,用思维网记录任务报告单,又对尸体拍摄视频。林信一直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

  几十分钟后,两人完成任务。

  “等等。”

  林信叫住要离开的探员,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说的‘实验品’到底是什么?随便说说,我听不懂太艰深的描述。”

  “我也不太懂。”克雷斯低声说道。“似乎是某种模拟感觉的器材。”

  “神经传感器?”

  “不,不是,我说不清楚。比那个......更高级。”

  原来如此。

  目送两人离开,林信关上房门,把尾上拓哉的尸体挪开,自己坐在椅子上。试着还原尾上死亡时的状态。

  “触觉感应器失灵,思维网内部模组炸开,尾上的身体后仰。位置对得上。”

  “电脑浏览记录普通,没有可疑的地方。这几天里,尾上没有不正常的举动,除了丢了他的房间磁卡。”

  “丢了磁卡?”

  林信踢开椅子,忍不住站起来。他按住尾上拓哉的胳膊,打开手掌下的吸附槽义体。

  只有一张卡:林信刚刚打印的房间磁卡。

  “不对,完全不对。”

  林信随手将磁卡放入衣兜:“除了房间卡外,应该还有几张银行卡,几张不同的食品供应卡券,他可没少向我炫耀这个。尾上比我有钱多了。”

  “现金,现金也没有?参加公司的实验,应该会有一笔实验费用。”

  被抢了?被帮派勒索?抢的未免太干净了。

  自己花掉?可磁卡怎么会丢失?

  可能性很多。林信懒得再想,他摸了摸下巴,盯着尾上浑浊的眼睛。

  “就当你把钱全花了,也挺好,等我死的那天,我也肯定把所有的钱花光。我好像只剩下300块了,不难。”

  “那两个探员算好人,至少没有掏出枪把我灭口。也没有灭口的必要。综合化工的罪行多了去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在所有的罪行中,一点小实验算得了什么呢。”

  “实验器材,高级的神经传感器,真不错。”他喃喃自语道。

  林信突然笑笑,冲着尾上的脸说道:“我都能猜到你想怎么用,肯定是去第二世界的‘碎梦咖啡馆’,找恶心的二次元角色。在碎梦咖啡厅死掉,也能称得上‘去二次元’。”

  “既然我能在死后保留记忆,穿越到2060年的世界。我可以合理推测,你也有可能穿越,或许就穿越到了某个魔法异世界,去异世界当法师。”

  林信试着背尾上拓哉的尸体。他很快就放弃,不想把满是血的脸放在他的肩膀上。

  拖着两条腿,林信把尸体拽出房门,他把尾上扔到自己的独轮推车上,带着铁铲,慢悠悠的走向垃圾山。

  挖出浅坑,扔进尸体。

  随便将垃圾铲到尸体上,堆成一座小小的坟茔。

  林信放下铁铲,抹一把额头的汗。

  没有墓碑,因为林信找不到可以刻字的板子。

  也没有葬礼,当然。

  尾上拓哉的交际圈极小,几乎没有朋友。

  在场除了林信,只有几只乱飞的苍蝇,以及时不时路过的老鼠。

  由于企业战争和治安恶化,公共墓地的价格水涨船高,林信交不起。

  在腐水横流,恶臭扑鼻的垃圾山中间,林信挑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给尾上托哉充当墓地。

  “尾上是不会在意的。他已经没有感觉了,严格来说睡在什么地方都一样。”

  林信另取几张碎纸,扔在坟茔上充当引燃物。用打火机点燃,垃圾堆熊熊燃烧。

  垃圾山中的小小空地,小小的火堆旁,剩下孤零零的林信,脑子里冒着一个又一个念头。漫不经心的送朋友最后一程。

  没有鸟鸣,没有风声。林信屏住呼吸,偌大的垃圾山似乎完全静下来,只有火焰燃烧的噼啪。

  林信的视线随浓烟向上,飘向天空。

  天色昏暗,灰色烟气上升,给单调的黑云增加点缀。

  大团大团的墨色黑云,昭示边缘环带区要降下黑酸雨。

  更远处的自由市方向,一道繁华的城市天际线。

  霓虹灯的灯影映上天空,一片五光十色的云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