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赛博朋克的大反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一点小实验(3)

赛博朋克的大反派 元素九十九 2007 2021.11.25 20:59

  话音刚落,拳头带起破风声,劈头盖脸向林信打来。

  “这倒是句敞亮话。”

  林信早有准备,有心算无心。他调整步伐,左手稳稳攥住莱德尔的拳头。

  莱德尔前进的劲头一滞,抬头扫到林信的面孔。

  他第一次用正眼看林信。

  “你——”

  那是一副玩世不恭,充满戏谑的表情。

  漂亮的上勾拳。

  林信的拳头由下而上,正中莱德尔的下颌。后者被打的仰面,喷出口水和鲜血。

  趁着机会,林信跨步,灵巧的从侧方闪过。

  左腿闪电般的踢击,避开腿部义体,正踢到关节软骨。

  莱德尔腿下一软,失去平衡跪在地上。

  “他妈的,我——”

  刚刚交手,就被占了先机。莱德尔只觉得血气上涌,脸上暴起青筋。

  他突然停住。

  冰冷的枪管顶在后脑上。

  他腰间的手枪不知何时被夺走,嚓的一声清响,手枪保险拉开。

  “妈的,我看走眼了。”

  莱德尔低头,自嘲般的说道。

  林信得了便宜,反而慢慢退到墙边,坐在只有一半皮革的旧沙发上。

  他才懒得和企业探员打拳击赛。

  如果尾上还活着,打一场还有价值。尾上人都死了,打一场干什么?又没有系统任务和经验值。

  林信反手一扔,把手枪扔给莱德尔。

  “神鸟公司的乌鸢三式,一把好枪。售价差不多二万块?”

  莱德尔明显愣了一下,接住手枪回答:“花了两万五千欧元,是我们公司研发的改装版。”

  ......他怎么开始说这些?

  林信把枪还回来,他不好意思再动手,或者用枪逼迫。

  “喂,那个人。”

  林信扭头,冲着在尾上拓哉身体旁边的克雷斯喊道:“能不能告诉我,我的朋友是怎么死的?”

  克雷斯耸耸肩,蹲在尾上拓哉的身体旁。

  他将尾上的尸体翻过来,先检查他的脖颈和胳膊。林信知道,这是检查尾上有没有注射麻药。

  “我提醒一句,尾上没有麻药使用史。”

  克雷斯随后摆正尸体,逐步检查尾上的口鼻,躯干,下肢,额外义体。简单检查后,克雷斯抬起头道:“未发现明显外伤。”

  “倒霉。”

  莱德尔叹气,问道:“麻烦了,是呼叫公司的法医,还是咱们把尸体背回去?倒霉,真他妈倒霉。”

  “先别着急。”

  克雷斯拉开数据接口:“我要检测一下他的思维网,我怀疑是‘网死’。”

  网死,是死于思维网攻击的俗语。元宇宙带来机遇和新人生,也带来额外的危险。

  “这一点我可以说明。”

  林信插话道:“尾上拓哉前几天才安思维网,他平时都用投射仪登陆第二世界。他不可能惹上黑客,黑客攻击的价格比他的命值钱。”

  不是每个人都会安装思维网模组。

  民用化后,思维网模组的价格大幅降低,却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担负起。在边缘环带区,绝大多数人买不起思维网模组,甚至绝大多数人也买不起立式投射仪,没有接入第二世界的资格。

  此外,黑客和高层人士也不会使用思维网模组。思维网太危险。黑客能攻破思维网,在千里之外炸掉别人脑袋。

  “不一定。”

  克雷斯连接脑控接口,他的眼睛闪现蓝光。

  十几秒后,他把接口断开。

  “我还当是什么。”

  克雷斯冷笑一声。

  “他不是网死。死因,触觉传感器过敏爆炸。使用实验器材前,他一定没有阅读说明书,没有擦抹缓解液。”

  林信突然开口:“说明书?缓解液?你们很了解尾上的死因。”

  “我不想隐瞒。”

  克雷斯道:“你的朋友和综合化工的产品研发部签订了自愿实验协议。”

  “前辈。”莱德尔出言提醒。“我们是不是没有说的必要?”

  “这不是什么保密协议,我至少要把话讲清楚。”

  “产品研发部出一笔钱,雇佣你的朋友实验公司的新器材。我们来,是为了回收他的使用数据。”

  克雷斯继续解释:“看起来,他是在实现过程中导致死亡的。我们可以填他死于实验事故,公司会支付一笔后续费用。”

  “别给我。”

  林信抢先开口,堵住克雷斯的话:“多谢,但我可不拿企业的钱。也不用给尾上的家人,他早就全家死绝了。”

  “好。”

  克雷斯淡淡说道:“你不愿意和公司扯上关系,我可以理解。”

  林信阴阳怪气道:“多谢你的善解人意。”

  “收和不收,没什么差别。人已经死了,收下钱,至少能缓解你的生活。”

  “有很大差别。”林信答道。

  “如果我生他养他十几年,我很乐意收一笔钱。问题是,我只是他的朋友。我还没有吃死人饭的习惯,暂时没有。”

  这倒让克雷斯高看一眼,老探员摇摇头,不再坚持。

  “整理实验器材,收队。”

  林信懒散的靠在沙发上,看两人收敛“实验器材”。

  从外观上看,是某种思维网的外设装置,包括金属头盔,手部和足部的神经传感器,还包括部分连接网线和其他林信看不懂的金属小件。

  两人很快将所有器材整理到印有企业标识的箱子内。林信隐约想起尾上有类似的箱子。

  莱德尔做最后整理:“主控板,线路纽,外接盘,反馈头盔......缓解液,没有缓解液?他不是因为没抹缓解液死的吗?我再找找。他应该把缓解液用了,或者——”

  探员停住。

  或者从来就没有缓解液。

  “没有缓解液?怎么可能?”

  克雷斯翻开箱子,自己检查一遍:“尸检错了?还是实验器材出了问题?还是研发部——”

  “我倒有一种大胆的猜测,但是别在意,千万别在意。”

  林信打断克雷斯,忍着笑说道:“首先,综合化工绝对正确,绝不可能是公司出问题!我的猜测仅供参考,尾上从来没见过缓解液,不知道这稀罕玩意怎么用。他可能把缓解液当成内服药,全给喝了。”

  “你们可以检查一下垃圾箱,捡缓解液的瓶子,买到回收站能挣两毛钱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