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绝代野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卷 第二章 遮天盖地凭空分(一)

绝代野仙 周无名 2131 2005.10.04 13:06

    九野使动的灵诀搀杂着一种神秘的金色,那是六合器的灵力混合了他本身金丹内的灵气所至,当它碰撞到悬在半空中的‘觅仙鼎’时却没有预料中发生爆发,而是无声无息地被它吸收了。九野惊疑不定,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只好陆续打出第二波诀法,这一次的数量多了一倍,但结果依然毫无二致,不过这一次九野注意到觅仙鼎上的光华似乎暗淡了一些,而且周围的电光也有了明显的减弱。

  这一发现叫九野大喜过望,心想:原来这东西是骨头痒了欠扁……越扁他就越没脾气……哈哈……

  他不再多想,手中拼命结出一连串的灵诀,他有了六合器的帮助,加上体内那金丹似乎有使不完灵力,结起灵诀来简直是得心应手,他心意一转,灵力便涌现而出,手指飞速掐动,掌心上不过片刻便密密麻麻结了一堆,这边打出一片,顷刻又产出一片,接连不断,而觅仙鼎再遭受接二连三的打击后,光彩越来越暗淡,天空上的雷电随之变的更加稀疏。

  过了一阵九野摸索到其中的一些窍门,那东西对于自己所打出的是什么灵诀类型好象变化大大,便撇开那些比较复杂的灵诀,检那些简单的灵诀来结,往往三四个指法就可以结出一个来,批量生产下自然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远远望去,九野身边盘旋着数之不清的斑斓金光,和那觅仙鼎间结成一道灿烂无比的桥梁,觅仙鼎也不再召唤天空的雷电,静静地悬挂着,终于它身上不再有一丝红光闪现,露出本来那黑黝黝的面目,同时它也不再吸收九野的灵诀,当灵诀打在它身上发出脆耳的声音,开始急速颤动起来。

  九野正打的兴起,只听有人慌张地叫喊道:“够了够了,快住手。”九野堪堪收手,刚把余下的灵诀打入下方土地,只见空中那乱颤的黑色觅仙鼎‘叮’地一声跌落下来,一动不动。

  九野舒了一口气,这时怀中的喜姨一动,眼睛睁开一线,努力地说道:“拿回觅仙鼎……拿回它……不能丢失……”九野迟疑了一下,他对那东西实在有些恐惧,不过看来这东西可重要的很,便上前小心翼翼拾了起来,入手沉甸甸的,触及时有些温热,却没预计的灼烫,放大胆捏在手中仔细打量,发现这个所谓的觅仙鼎不过是个极其普通的三脚鼎,拳头大小,通体墨黑,要说有什么奇特之处,就是在鼎内盘居着的那股紫罗兰色气雾,不过要在鼎内制造出云雾效果,只需按上一个诀法就足够了,要不是对它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还真不当一回事,可是这东西除了样子难看点,放在手里也没什么特别的动静啊。

  他正想询问喜姨是怎么一回事,低头一看才发现对方又已昏迷过去,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无不透露着万分的古怪,即便连九野这样胆大妄为的人也感觉一阵胆寒。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中雷电已止,大雨变成了绵薄细雨,周围草丛一阵响动,那群远远逃逸的人又返回过来,出现在这快空地上,打量着站在中间的九野眼光充满了诧异、惊讶、疑惑与好奇。

  那叫紫竹的老者问道:“你……你究竟是何人?怎么会进入这古阵诀内?”

  九野把觅仙鼎放置怀中,打量四周道,一脸不可置信地道:“古阵诀?这里是古阵诀内?你们又是谁?刚才究竟出了什么事?喜姨她怎么会晕倒?”

  他连珠炮般的发问,紫竹反而松了一口气,对方看来也是被无意卷入其中的,解释道:“这位小兄弟切莫惊慌,这位姑娘只是遭受了天雷震荡,待会帮她输导一下灵气应该就会没事的,至于这里,它其实是古阵诀界,我们刚被古阵诀吸入的时候也如你这般不知所措,不过过了这么多年也就习惯了,我叫紫竹,以前在修身界算是薄有虚名,我身边这位是筑愿城城主,慧叶神剑原大贤,这位是千礁岛裂地行者呈东……”紫竹逐一介绍身边的人物,九野却完全没有听说过,当他听说喜姨没有大碍,心中一宽,其余的倒不太在意。

  九野自幼居住在魔窟,除了对晶石药物颇有研究外,其它的可说一无所知,自然是孤陋寡闻之极,需知这些人十多年前在修身界无一不是赫赫有名之辈,每当紫竹把他们各自名号报上来时,他们的神色均浮出一股自豪和怀念,瞥眼处却发现九野完全没有久仰其名的样子,不免有些失望。

  紫竹继续道:“十多年前我们获得了一些消息,得知大圣国的禁地便是当年谣传的黑夜之瞳,因此老夫纠集了一批在当时享誉盛名高手齐闯该处,谁知道这里居然结有古阵诀,起先我们不太注意,随之我们的人逐个消失不见,才感觉不妙,想要撤出时,却为时已晚,整个古阵诀已经完全启动,我们连抵抗的的机会都没有就全部被吞噬进去,我们不知古阵诀的玄机,一味挣扎,一下就被吸到了阵眼内,来到了这个古阵诀所演化出来的地域中……我们想尽办法也不能脱困,这一困就是过去十年,哎,当年被古阵诀卷入这里的共有一百三十五人,到现在只剩下五十六人,那是因为熬不过它每次转换时的剧烈变化呀……”

  九野恍然大悟,这些人果然就是当年被困在阵诀中的人,经过了十多年漫长岁月,个个竟依然健在,连忙询问喜姨的爹娘是否在场,他问的唐突,只叫这些人个个面面相觑,等九野指手画脚解释明白,人群中那名叫原大贤的汉子迟疑地走到喜姨身边,俯身卷起她的衣袖瞧去,那雪白的手臂上赫然有一道乌黑的短疤,原大贤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果然是我的女儿,这道疤痕是小时候他娘亲遭受大冰川毒猿围攻,稍不留神被其利爪伤及背后的女儿所留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