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绝代野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皇冢圣陵疑云乱(四)

绝代野仙 周无名 2378 2005.09.13 14:31

    杨示脸上顿时渗出冷汗,看到这个阵诀最终状态,他终于明白了,这是一个古阵诀,是一个可以构成稳定物质的古阵诀。为什么这里的地面会用古阵诀凝结而成?他心乱如麻,心态起伏不稳,对付古阵诀他可没有半分的把握,这个地方实在太难捉摸了。

  正惊疑不定,瞥眼出发现阵诀内有什么东西闪动,他连忙仔细观望,却见在古阵式的中央下方盘腿坐着一名满头银丝的老者,衣裳褴褛,模样怪异,时不时手结阵诀向边上印出一个阵诀,然后又用手撑起身体,东摸西探,好象在找寻着什么,半天后可能一无所获,抬起头张开大嘴绝望的嚎啕,神色悲苦无比。

  杨示在上面清楚地看到他的脸,枯槁如木,憔悴无比,而对方状若大哭的声音在他听来却细微之极,那银发老者抬头之际似乎也看到了杨示,脸上神情先是一呆,续而欣喜若狂,挥舞着双臂大嚷大叫。

  杨示只听道一些微弱的声音传出,也不知道对方叫嚷些什么,他小心堤防,打量着周围的情形,一时间还弄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老者上窜下跳,不时腾手向周围打出诀法,见杨示无动于衷的模样,似乎十分焦急,在怀中一掏,举起一只有着三个节的符牌,指着它大力叫嚷着。

  杨示隐隐约约听到他大叫:“大碑……壳……”再看对方手中之物,一个念头飞快闪现脑际:这是大贝派的壳符!难道这下面的人就是当年失踪的大贝派的掌门穆远?他知道当年曾经有一群修身高手齐闯大圣国的禁地结果全部销声匿迹,他顿时明白过来,这群修身者居然是被这里的古阵诀给困住了,没想到经过这么多年他们依然活在当中,在阵诀中生活十多年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虽说修身者能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可以以吸取灵气为生,可毕长达十年的光阴,如此与世隔绝,再坚强意志的意志也会为之崩溃了,这古灵诀内却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能让一个人坚持下去呢?

  杨示知道这将是解开古灵诀秘密的关键,他凭借着自己的了解,打算尝试把下面的灵诀破开,谁知道这个灵诀和他接触的几个古灵诀完全不同,当他的灵力刚一接触,一道巨大的吸力顿时拉扯着他往阵诀内陷入。

  杨示大惊失色,身体渐渐沉陷,任凭他如何努力向外挣扎也无济于事,古阵诀内开始翻涌变动,周围的环境也随即发生了改变,他感觉身体越来越微小,而房屋里的景物却越来越遥远,空间里充斥着飞行的物质,无头无脑撞了过来,他不得不腾挪闪避,或者伸手拨开。

  随着吸力把他拖入更深的地域,阵诀内各种物质也无限放大了,原本一根发丝般的金线却化成一团云状的物体,流星似地撞击向自己,他只好手中捏出诀法来打开他,二者相撞也没发出什么特别的声响,不过那股力量却能勉强推开它们。杨示身体上没感到任何不适,可心中的惧意早淹没了他,他开始明白那个老者在阵诀内为什么不停打出诀法了,就是为了推开眼前的东西,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感觉身体越变越小,又好象这个阵诀在无限扩大。

  杨示努力挣扎,他身体飞快穿越其中,运转起一切可能的力量和不断飘移过来的物质对抗,但阵诀的变化出乎意料,空间内那些物质凭空而出,越积越多,涨满整个区域,它们翻滚着,漂浮游走,而发自中心的吸力也持续不断,但奇怪的是越是抵达中心,吸力反而逐渐减弱,但只要杨示试图飞跃向上,吸力亦会随之增加。

  杨示后悔不迭,手中的诀法也越结越复杂,打算破除一切障碍脱身,这时耳边一个声音急切地道:“在古阵诀内千万不可心浮气躁,你越是焦急,周遭的环境越恶劣,而你也会被卷入阵眼之中和老朽一样再难逃脱。”

  杨示听到这声音连忙环顾四周,却看不到说的之人,那声音又道:“你现在处在阵缘,是看不到我的,老朽当年和你一样只知道拼命挣扎,结果越陷越深,到发觉不对的时候为时已晚……咦?看你的诀法好象是麒麟派的,我和你们掌门可是世交啊,他有没有来?”

  杨示已经明白对方就是那个困在阵内的老者,他依言平息静气,果然那股吸立也平缓下来,周围的漂浮物也随之减少消失,但身体依然无法控制地往一个方向陷入,不由得心乱如麻,听对方左顾言他,不耐烦地道:“有没有法子脱身,现在该怎么办?”

  那老者尽量压制颤抖的声音说道:“老朽被困了十多年,日以继夜想脱身的问题,思来想去终究少了一个人帮忙,要脱出古阵诀需借助外力来摆脱吸引,只有二个平衡的力亦能破除它,呆会我将把灵力打过去,你只需要用相同的灵力来抵抗就行,千万别使用太大的力道,只要我们的灵力一平衡,便能一起脱困了。”

  杨示点点头,又怕对方没听道,连声答应,片刻一股灵力自后方冲了过来,势道十分凌厉,杨示回头便要接住,心中陡地萌生一个念头,嘴角抹起一股冷笑,一个诀法悄然捏动,就在对方那灵力近身的瞬间,他的诀法立即发动,二者相交,只听一声剧响,杨示哈哈大笑,借助着诀法暴开的力量迅速摆脱了那股吸力,还没等那些物质包容过来,身体已经直窜而起,顷刻便飞出了古阵诀,耳边传来老者暴怒的咒骂声,他一伸手已经扣住房屋的梁木,这才回头看着下面翻滚沸腾的阵诀,那老者的怒吼声早不能听闻,而原本清晰可见的身影早就被狂暴涌动的阵诀覆灭了。

  终于阵诀恢复了平静,而里面却失去了老者的踪迹,也不知道是被吞噬了还是化成烟灰。

  杨示轻藐地注视着下方发生的状况,适才对方灵力袭来,他并无把握维持平衡是就能如对方所言可以脱困,却明白只要借助这股推力,加上自己阵诀的力量必定能脱身而出,权衡之下自然立刻食言,而在阵中呆了十数年的老者顿时在他一念之差中尸骨无存。

  杨示暗暗庆幸,要是和那老者一般被困在这里十年,一切的计划可就全部泡汤了,死一个大贝派的掌门有何足道哉,再说谁又知道对方是否也同样怀有此心呢?

  他心有余悸地望着大堂中的古阵诀,一面对此处倍添恐惧,一面对隐藏在深处的东西更是神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