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人生就像一张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夭折的初恋

人生就像一张网 梦里欢庆 3064 2019.10.17 01:47

  “林小根,你还走不走?不回去吃饭了?”这时的“野猪”站在教室窗户外,对正坐在座位发呆的林小根大声喊道。

  “哦……我就来,就来了了!”听到喊声的林小根从思考中醒过来,随口答应着站起来。

  “死就死吧!大不了不上学了,跟着他们出去打工去!”林小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要是这事真的被班主任知道后让家长来,自己以后也不用再来学校上学了。就自己老妈的脾气,一定会把自己往死里揍。

  林小根都不知,自己怎么回去吃好饭后来到学校上自习的,一副心事重重的刚走到教室门口。

  抬头一看,马冬梅已经坐在座位上,正安静的低头思考着什么。只见马冬梅咬着嘴唇,小脸泛红,眼睛水汪汪的,似乎下一刻立马会有泪水滚落出来。

  “这下真的惹事了,等着挨批吧!”看到同桌的表情,林小根知道,自己想的这件好事要变成无法预知后果的坏事。

  “马冬梅应该还没有把信交给老班吧?我赶紧去悄悄找她道个歉说些好话,让她不要交给老班。只要把信哄回来,我就不会死。她要真的交给了老班,老班肯定会在班会上说这件事,到时我可就会是全校的笑话。”站在门口的林小根脑子一转,想到了挽救的办法。

  自己的这个同桌,脸皮薄性格温柔腼腆,但特别富有同情心。林小根想着:“只要自己装的可怜些,她一定不会忍心把俺告到老班那里。”

  林小根想到这,赶紧往座位走去。

  “马冬梅,你今天来的挺早嘛!”林小根装作很平静的打着招呼。只是他恐惧的脸色,已经让他暴露出自己的心虚。

  马冬梅听到林小根的话,不由的脸色绯红。羞恼的看了看林小根后,又赶紧躲开与林小根碰撞的眼神。

  “我……我每天不都这个时候来!”马冬梅小声回了句后,随意的翻着书,似乎正在温习功课,没有空和林小根闲聊的样子。

  但是等着林小根坐到位子上后,马冬梅又偷偷用眼光瞄向一旁的林小根,小脸更红了起来。煽了煽嘴唇,似乎话到嘴边又无法说出,又赶紧把头低的更很了些。

  同样偷偷注视着马冬梅的林小根,把马冬梅的一切动作都看在眼里。

  “我得赶紧把她喊出去道声歉,我再这样装作没事一样,这个丫头说不定心里生气,真的会把信交给老班。”

  想到这,林小根谨慎的抬头看了下周围后,看到教室已有不少同学。于是特意趴在靠桌子中间一点的位置上,用只有马冬梅听见的声音说道:“马冬梅,能出去一下吗?我有话想对你说。”说完想看马冬梅的表情,又怕马冬梅更加反感自己而不敢看,用趴在胳膊上露出的半只眼睛余光瞄向马冬梅。

  马冬梅似乎犹豫了一番,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后,用书挡着脸低声“嗯”了一声。

  马冬梅声音小的像蚊子,不是林小根支起耳朵在等着她的回答,还真听不见马冬梅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听到马冬梅的回应后,林小根庆幸这个温柔腼腆的同桌,给了自己赎救的机会。

  “那我先去操场边的花坛那里等着你,你等会再过来。”林小根看着马冬梅小声招呼。

  马冬梅已是满脸透红的微微点了下头。

  看到同桌的回应,林小根起身装作要出去玩一会的样子。

  来到操场的花坛边,林小根一副做贼心虚的仔细看了看四周。庆幸,这个花坛在操场最边角的位置,平时都很少有同学在这里玩,这会没有一个人。

  林小根这时低首深思,想着该怎么对马冬梅说,能让她不要告到老师那里去。

  等林小根想好说词后,看向操场时,根本没有马冬梅的人影。

  “难道……不会吧!她不答应我了吗?怎么……”林小根这会心里非常担心马冬梅变卦,拿着信去找班主任了。

  就在林小根感觉绝望的时候,只见远处的操场上,马冬梅一步三回头万分谨慎的缓慢往花坛这边走来。

  “天啦!你终于来了!你要再不过来,我就准备主动去向老班坦白从宽了。”林小根悬着的心这会放了下来,在心里对马冬梅说到。

  “你找我出来有啥事?”马冬梅来到花坛边,又左右回头看了看后,红着脸低头抠着自己的指头小声问道。

  “马……马冬梅,我……我……”林小根真的单独面对马冬梅时,居然一时说不出话,不知该怎么对自己心中暗恋的这个同桌说了。脸上更是感觉一阵发烫,不敢再看马冬梅的脸。

  短暂的沉默过后,还是马东梅首先开口说道:“你要没啥事,我回教室去了!”马冬梅说完就要转身,看来她是准备立马离开。

  “我……有事!就是……就是那封……那封信,是我一时冲动……对不起!你别……别告到老师那里行吗?”林小根说完,像是一个罪犯等着审判的结果一样,红着脸眼巴巴的看着马冬梅,满是一副祈求的眼神。

  马冬梅本有些恢复正常一点的脸,这刻刷的一下又红了起来。赶紧躲过林小根看向自己的那副眼神,小声说道:“你说的什么信?我没看到。你要有啥事,以后就直接说,干嘛写信?还有什么事吗?没有,那我先走了。”

  马冬梅说完,又看了下林小根,赶紧扭头转身跑开了。

  “她没看到?不可能啊!难道……看她的表情和刚才对我说的话,应该是看到了那封信。她真的……哇塞!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吧?看来以后不能总让她帮我写作业了,要让她也多点自己玩的时间。”

  对爱情懵懂的年龄,以为这样就是爱情,可对爱情真正的含义,以林小根这个年龄根本不会理解和明白。在他的心里,所谓的爱情,只不过是儿时一个很好的玩伴而已!

  胆子都是试出来的。看到马冬梅并没有因为自己写了一封信而疏远自己,更没有交到老师那里,过了半个多月后的林小根,一日课间休息时,等马冬梅离开座位,再次写了封信塞进了她的笔记本里。这次与第一次不同,还在后面直接写上了:“爱你的人:林小根”。

  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的林小根,把信塞进去后就离开了教室去上厕所。岂不知他的这个动作,被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同学看在了眼里。等到林小根离开教室,那个男同学立马来到马冬梅的课桌前。

  结果就是,等马冬梅回到教室,这封信差不多有一半的同学“拜读”过了。几个调皮的男同学,还正在班上大声朗读着林小根写给马冬梅的“情书”。

  “冬梅:……我好喜欢你,你做我的女朋友吧!以后我去哪里玩都带着你……爱你的人:林小根……”

  读完还嬉笑着还给马冬梅,让马冬梅当时羞的眼泪汪汪。拿着信就往办公室跑去。

  等到林小根回到教室,全班同学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怪笑着。弄的林小根还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左看右看检查了几遍,也没发现哪里不对。

  “林小根,我们谁都不服,真的就只服你!”野猪首先对林小根笑着竖起大拇指。

  “我?你们这是怎么……”

  “林小根,班主任喊你去她办公室一趟。”班长这时从外面走到教室门口,对正在不知所云的林小根喊道。

  “林小根,看来谢大妈是想找你要喜糖吃哦!”野猪的同桌嬉笑的对林小根说着。

  “什么喜糖?等我从老班那回来,你可要把话说清楚。”听到班主任让自己去办公室,林小根虽说一头雾水,但想着谢大妈的“虎威”,还是先去了办公室后,回来再把事弄清楚。

  “爱你的人:林小根。哈哈哈哈……”看着林小根忙着往教室外走,另一个男同学模仿着林小根的声音,说完大笑起来。

  “他们看到了我给……班主任居然也知道了?”听到男同学说的是自己信里的内容,林小根的心一下子冰凉起来。

  到了办公室,看到马冬梅泪流满面站在班主任的办公桌旁。办公桌上,放着那张字迹让林小根无比熟悉的信纸,林小根已经清楚自己算是送进“老虎口”里了。

  班主任让马冬梅先回教室上课,留下林小根进行了一节多课时的“促膝长谈”。至于最后的结果,在让林小根写出一份不少于一千字的“悔过保证书”,在班会讲台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朗读外,还把马冬梅调到了和一个女同学同桌。而因为他调皮捣蛋经常会拧他耳朵的女班长,成了林小根的新同桌。唯一让林小根对老班感动的就是,老班并没有把家长叫来。这让林小根许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件事,还无比感激。

  美好的初恋,就在“谢大妈”恩威并施的干涉下夭折了。

  当十数年后,林小根再遇见这位初恋的女同桌,大家嬉笑着提起这件事时,让他们一起回忆起上学时的单纯与可笑,但更多的是对失去的美好岁月一种怀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