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人生就像一张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人生就像一张网

梦里欢庆

  • 现实

    类型
  • 2019.10.16上架
  • 22.79

    连载(字)

76位书友共同开启《人生就像一张网》的现实之旅

学徒梦里欢庆 见习杯水一笑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第一封情书

人生就像一张网 梦里欢庆 4326 2019.10.16 11:55

  肩上扛着书桌,身后书包背着还仅剩的几本书走出校门。

  走到校门口的林小根,回头看看进出了三年的校门,脸上露出终于解脱般的开心笑容。

  “囚禁了我三年的牢笼,哥哥今天和你拜拜喽!终于挣脱开了你这张无形的网,从此蓝天任我飞翔!哈哈哈哈……”面带笑容的林小根腾出一只抓住肩上课桌腿的手,转回头对着校门摇了摇手说到,留下一串无比开心的欢笑。

  林小根不知人生是张无形的网,我们的一生都在这张网中央。

  谁,又能真的挣脱开这样的一张网呢?!

  “……”林小根随即把肩膀上的课桌往前顶了几下,让肩头有了些舒适的感觉,双手再次抓住伸在面前两边的桌腿,哼着时下流行的歌曲。

  终于不用上学了,让十五岁的林小根有种逃脱升天的感觉。

  “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全都是狗屁!看看那些年龄大提前辍学出去打工的同学,哪个过年回来时不是西装革履的。我也要出去打工挣大钱,早点混出个人样。傻子才会继续上学……”哼唱了几句歌后,想到每到开学,爸妈为了筹到自己和哥哥的学费,满是愁眉苦脸的样子,林小根在心里说着。

  “颜如玉……这样离开了学校,我的冬梅……”想到曾经心中暗恋喜欢的马冬梅,林小根再次转回头,望着不远处校门里曾经的教室,心里又有了种莫名的不舍之感。

  三年初中,不知班主任出于什么目的,硬是让他和女生同桌了两年半,并且前后左右全是清一色的女同学,还都是班上学习好的那几个。这让班级那几个大他三四岁,只为混个毕业证的男同学满是羡慕。

  林小根,在小升初,比现在初中考高中还要严格的考试里,以全镇十七所小学,有六百余名参考学生中,考出全镇第七的成绩,被班主任给抢到了自己的班。

  看着第一个学期的林小根和男同学同桌,学习有所下降不说,并且还和同桌在上课时搞些小动作,学习成绩有继续恶化下去的趋势。为了挽救自己看中的这棵好苗子,于是班主任在第二学期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初中有生物的课程,学生们已知道男女性别的不同,交往需要有一定的界限。再也不像小学生那样,对生理知识一无所知不知顾虑。把林小根四周都安排上学习好的女同学,让林小根彻底的“孤立无援”,无法在课堂上开小差。再说了,有了周围这些好学的女同学时刻影响,她就不信林小根能不把心收回放在学习上。

  班主任的用心可谓良苦,但最终也没能挽救回林小根的成绩,更没能收住林小根对外面世界好奇的心理。林小根连预考都没有通过不说,还和这些女同学关系一片融洽,把周围几个女同学的成绩都带的下滑了。在初二下半学期时,并且还跟着那些大龄男同学学会了写“情书”,偷偷塞进女同桌课桌下面隔层柜子的笔记本里。

  第一封信林小根没敢署名,趁同桌下课出去时塞进了她课桌的隔层笔记本里。塞进去后,林小根忐忑不安等到同桌回来。

  快上课时,看到同桌回到教室,准备拿隔层的书时,林小根开始有些害怕了。

  “马冬梅万一看到信后交给谢大妈(林小根的班主任,学生背后给起的外号),我该怎么办?完了!谢大妈一看字肯定就知道是我,要是让我爸妈过来,他们还不打死我啊!……”

  林小根红着脸,偷偷瞄向同桌去拿书的手。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马冬梅不要去拿笔记本,这样等下课自己再偷偷把信拿回来。天人大战的林小根,根本没听到上课铃的声音,只想着该怎样拿回这人生的第一封“情书”。

  还好,马冬梅只是掀开课桌盖板,拿出了要上课的书和文具,没有去动这个她平时抄写歌词的笔记本。对于这个笔记本林小根可很熟悉,其中里面还有不少的贴画是林小根帮贴上去的。

  “林小根,老师来了,快起立!”看到班长喊起立后没有反应的林小根,马冬梅轻轻踢了下正在担心后怕,有些失神的林小根提醒道。

  “啊……我……”林小根一听猛的站起来,看向讲台。

  这时的老师正在看向林小根的位置,让林小根不由的低下头躲开老师的眼神。这节课可是班主任“谢大妈”的课,连那些平时调皮捣蛋的大龄同学都不敢不认真。

  还好,老师只是看了看没说什么,就让同学们坐下,开始了上课。

  坐下的林小根,整节课根本就没听进去老师说什么,只想着怎样收回“情书”。

  同时又在心里想着,“要不要试一试,马冬梅一看字就会知道是我写的。凭着我俩同桌的关系,她应该不会交给谢大妈吧?她这一交上去,班上同学可都知道了,那她也会不好意思面对同学们的。”

  对感情懵懂的林小根,现在又怎么知道真正的爱情是什么,只不过是一种好奇与渴望探索的心理。这刻又想着能让自己喜欢的同桌能收下这封“情书”,而不告到老师那里去。

  一边是担心马冬梅拿着“情书”告到班主任那里。一边又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马冬梅不会不顾女孩子的羞涩,真的去报告老师。

  想入非非的林小根,哪里知道班主任老师已经注意到了他在课堂上的开小差,更没听到班主任老师点名让他回答问题。

  “林小根,这道题你来回答一下。”

  “林小根……”连喊了两遍的班主任老师,看到林小根一点没有反应,立马脸上带着寒霜。

  马冬梅在课桌下又用腿碰了碰林小根,然后用书挡着脸低声喊道:“林小根,谢老师让你回答问题。”

  被马冬梅在课桌下碰了碰腿的林小根,第一感觉是马冬梅或许也喜欢自己,想和自己偷偷说说“情话”呢!可听到马冬梅小声的提示后,抬头一看老师那充满“杀气”腾腾的脸。

  “完了!这下真的死定了!”林小根心里这样想着,但还是很迅速的站起来。

  “谢老师,我没想什么!”根本就没听老师是提出什么提问的林小根,站起来就回答道。

  林小根的回答刚说完,引得同学们忍不住捂着嘴尽力不发出声的笑着。

  马冬梅不忍的闭上眼,根本不敢再看这个二货同桌林小根。

  “林小根,我也救不了你了!”马冬梅心里叹道。

  “我靠!林小根这下完蛋了!得罪了这位谢大妈,有他苦果子吃喽!”

  “林小根真牛!哥真的佩服你!谢大妈的课你都敢不听……”

  “小根,你是我的大哥!等着谢大妈给你爱国主义教育吧!”

  教室后面的几位“老大哥”一脸“崇拜”的看着林小根,静静等待着下一刻狂风暴雨的来临。

  “林小根!你给我上来!你说说,你爸妈送你到学校来是干什么的?……”林小根“不负所望”的终止了课程的继续,被“谢大妈”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到下课铃响起。这还没完,直接被“谢大妈”请进了她的办公室。

  直到又一节课上了十来分钟,林小根才垂头丧气的走到教室门口,喊过“报告”得到老师批准后回到座位。

  这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因为挨批,林小根也忘了拿回“情书”的事。

  等到放学走到操场上,林小根才想起忘了“重要”的事没有做。立马急匆匆的往教室跑,想要拿回他的第一封“情书”。

  今天上课开小差就被班主任老师这样教导了一番,要是马冬梅真的把“情书”交给了她……林小根想着都害怕。

  “林小根,老班请你去办公室喝茶,味道怎样?”林小根刚走到教室外的走廊,就被一个外号叫“野猪”的大龄男同学拉住,满脸坏笑的问着。

  “你啥意思?你想知道?你去喝一杯不就知道了!”因为心里有事,林小根推开“野猪”拉住自己的手,没好脸色的说完就要往教室去。

  “靠!你这被请去一趟办公室还来脾气了啊!都放学了,你还去教室干嘛?走,去来一根,给你消消火!”叫“野猪”的同学又拉住林小根就往外面走。

  这位“野猪”同学可是快二十岁的人了,学习成绩可始终是班上前三名,从来都没有“退步”过,只是在前三之前要加上倒数两个字。其它的不行,抽烟、喝酒、打架、谈恋爱,那可是“全面发展”型人才。林小根敢写第一封“情书”,可有他不小的一份“功劳”。

  当然,这一切还与林小根喜欢的课外读物,能写出“情书”有关。

  林小根也是个“好学”的好孩子。

  虽然家庭条件在村庄里荣登末尾,但阻挡不了林小根“好学上进”的心。在这个没有网络游戏,没有手机的年代,其他孩子都迷上捣桌球、在游戏室玩单机游戏“与时俱进”的大氛围影响下,林小根依燃保持着自己“孜孜不倦”勤奋学习的心。

  什么武侠、言情小说,什么诗歌、散文、故事会之类的书籍,他都会来者不拒。但,数理化之类的书籍除外。

  有钱的同学可以买、租、订,没钱的林小根有一套“独门秘笈”,那就是借。只要同学手上有这些书,林小根同学都会“不耻下问”用尽各种绝招,让自己能一睹为快。

  虽说只是一个“借”字,但也很有学问。对小混混一样的同学,要拍马溜须。对不喜欢写作业的同学,你要勇于承担替他们写作业的“光荣任务”。对一些学习努力的同学,你要有一副想共同学习、探讨的“勤奋”精神。稍微操作困难一点的人群,就是不想写作业的同学。这一点,难不住我们“一心求学”的林小根,谁让人家四周都是一群学习好的美女同学呢!每次有了这样“光荣任务”,林小根的地理优越位置的特性就显现出来。连同自己的作业一起,分给前后左右的各“美女学霸”们,林小根一心只管读着这些借来的“圣贤书”。

  因为“博览群书”的原因,林小根在其他各门功课保持在中下等的情况下,语文这门功课可是始终保持在年级前几名。作文水平可以说,大部分都会被老师当做范文在班级读。

  所以,对于写“情书”的能力,林小根自认为很能打动芳心。谁知自己没有经验,心理承受能力差,做不到平静如水而闹出了这样的意外差错。

  “老大,我去教室拿本子和笔,放学回去了要把罚抄的单词赶出来,大……老班让我上晚自习前要交给她啊!”林小根的小体格子,可不敢跟这位人高马大的同学直接闹不愉快。这时只能用这样的借口,掩饰自己要去教室的真正目的。

  “瞧你那怂样,不就被谢大妈请去叙叙旧嘛!有啥害怕的。不是我说你,一点男人的胆都没有……”

  “野猪”又开始对着林小根吹嘘起来。

  林小根表示敬佩的看看“野猪”笑了笑后说道:“我胆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先去下教室就出来。”说着,赶紧走进教室。

  这时的同桌马冬梅已经离开教室,因为是走读生,应该回去吃饭了。这时教室里的同学也都没在,林小根装模作样的坐到自己位置上,掀开桌子盖板,弯下腰找自己课桌隔层的书本。其实眼睛盯着一旁同桌的课桌,把同桌课桌隔层打开一条缝,正找寻着那本熟悉的笔记本。

  “咦!上课时还看到在这里放着,怎么没有了呢?她给收到里面放着了?”没有看到笔记本的林小根,四周看了看,再次确定没人后,赶紧把手伸进同桌的书本堆里寻找。

  林小根给同桌的书本全部寻找了个遍,唯独那本笔记本不见了。

  “她把本子带回去了?她看到了信不会真的交给班主任吧?”林小根的心一紧,想着今天去“谢大妈”办公室的情景,小脸有些发白冒冷汗。

  林小根是怕班主任的谈话教育,但更怕的是班主任叫父母到学校。如果真的因为这事被爸妈知道了,就自己妈的那个火爆脾气,自己不好好上学还学人家谈恋爱,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现在唯有祈祷马冬梅看在同桌的份上,发现了“情书”后不交给老师。这一切都是林小根的一厢情愿,他现在根本不知马冬梅会如何处理“情书”。

  呆坐在座位上的林小根,这刻想着自己是先去老班那坦白从宽,还是静待一切按自己的所愿发展,心里可谓是十分的纠结、懊悔。

  “自己为什么要去学着别人写情书,要不怎么会有今天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想到这,林小根给了自己的脸一巴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