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九天玄冰万世煞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开始修练

九天玄冰万世煞神 暴走的王叔叔 6772 2020.08.01 23:03

  万丈玄冰逆九天,

  冰神一怒震乾坤。

  我欲持剑纵四海,

  遇见红颜知我心。

  有一人在等待,有一人在轮回中度过。命运终究无法抵抗,该来的,不该来的,都会出现。

  “这里是冰神殿!”

  这次若辰知道声音是从哪里传来了,转过身看向背后,一道虚影慢慢浮现出原本的样子,只见一位满头白发,脸上全部充满皱纹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看着一身白袍,袍子随风舞动,连花白的胡须也在风中飘荡,从模样上看去像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但从某种程度上去判断,老者分明是一位隐士高人,不!应该说是仙人,因为从他身上散发出神一般的气息,气息扩散,若辰也能感觉的到,只是让他感到有一股柔和之力透过身体,没有半分不适感。而且这老者一出现,若辰能感觉到老者身上对自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这股亲切感,只有对最亲的人才会有,比如说自己的父亲。可是对这老者怎么也会产生这种感觉?

  本来突然有一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应该吓一跳才对,可是若辰并没有感到害怕,而是有一点好奇罢了。

  等到老者的样子完全显现出来,若辰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除了是个老人之外并没有觉得稀奇的地方,可是有一点却是让若辰有点匪夷所思,那就是这老人头上居然长着一对角,很是稀奇。

  “你,你是谁?”

  若辰吞吐的问出话来。

  老者端正姿态,用手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缓缓的开口道“主人,您可知道这是第几世了?”

  第几世?若辰根本不明白老者在问些什么,还称呼自己为主人,这让若辰有点懵了。

  老者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若辰脸上的不明所以的表情,一双琼琼有神的慧眼望着矗立在这冰世界的冰雕身上。

  老者悠悠的叹息,接着说道:“这是你的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轮回转世了,这一世您还要做出同样的选择吗?我的神元不多了,恐怕只能陪你度过这一世了,我知道即使命运不可逆转,但是有些事,有些人,只有放弃,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老者神情没落,好像这话不是在对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孩所说,更像是对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人,而发自内心的倾诉。

  一脸不明所以的若辰,只能抬起头来看着老者的模样,更本不明白老者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老者也意识到了什么,他一把抓起若辰。

  “主人,想知道一切,跟我来吧。”

  说罢,老者纵身跃起,在空中瞬间化身成为一条玄冰苍龙。苍龙在空中拖着巨大的龙身来回盘旋,周围的空气被绞起,尽然有空间扭曲感。

  “主人,快上来!”

  若辰看着老者一口一个主人的称呼他,现在又突然变成了一条苍龙,变身之际,若辰被吓的倒退了几米远。这可是传说中才有的神兽啊,甚至整片大陆只有记载龙的传说,而且还是遥远的,更别说见过了。若辰也只是从门派的书阁中偶尔翻阅资料才得知龙的形态,这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着实让人很难接受,也无法去想象。

  若辰站在巨龙身边就像一颗石子一般大小,形成鲜明的对比,要是想要将他吞下,还不够撒牙缝的呢。

  看到若辰有些震惊的模样,冰龙再次口吐人言,说道:“主人快上来吧,时间不多了,抓紧吧!”

  看得出,冰龙很焦急。

  若辰慢悠悠的爬上龙身,因为他只能这样,才凝气一重修为,就最基本的纵跃也无法做到。

  等稳稳的趴在龙身上,若辰感觉到有一股热流通过龙的身体正与自己的丹田链接,很舒服,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主人我输神元给你,这样你就能突破体内的禁制了,修为也能得到提升,好了主人,抓紧了!”

  说罢,龙身飞跃而起,带起无数的劲风,向着远处飞跃而去。

  这突然的起飞,让没有抓的很稳的若辰差点一个后仰翻摔了出去。为了不让自己掉下去,若辰也变聪明了,直接挪到龙头位置,一手抓住一直龙角,这样就不会掉下去了。

  其实也不用若辰担心,冰龙早已形成了罡气保护,根本就不用担心掉下去的问题,只不过不坐稳的话,会在龙身上来回打滚。

  越过几做冰山之后,浮现在若辰眼里的是一座巨大的冰雪宫殿,大到无法想象,连宫殿的门都比冰龙大上好几倍。

  当接近殿门的时候,门突然向着两边缓缓打开。巨大的声响震的若辰有点头痛。

  门开后,冰龙便驮着若辰便里面飞去。

  内殿,一根根巨大无比的冰柱竖立在两旁,一朵朵冰莲围绕着冰柱旋转,煞是美丽。

  冰龙停下,又化身成了白袍老者。

  若辰也冲空中落下,站在殿中央,有点说不出的熟悉感,感觉这地方特别熟悉,像是来过无数次,这里的每一桩建筑物都能与自己产生莫名的熟悉感。

  “这,这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若辰一连问出两个问题。

  老者上前迈出两步,随后大手一挥,殿中突然震动起来。

  轻微的摇晃一震过后,地面散发出一道光芒,这居然是一道阵法,紫色阵法。

  阵法在原地放大,然后不停的转动。

  “主人,老奴将你前世的记忆封存于在这里,主人可以随我进去。”

  话音刚落,一道光芒将两二人笼罩,随后消失于殿中。

  再次出现时在一间密室当中,密室通体透亮,墙上有奇怪的符文在游动,无数的符文,像是有生命般的游走与壁内。

  “哇!好神奇。”

  若辰好奇的想要伸手去摸这些符文,但是却被老者一手拉住了。

  “这些符文你暂时还不能碰,否则会吞噬你的神志。”

  若辰也被老者的话吓得把手缩了回来。看似可爱的符文,没想到隐藏着危险。

  “主人,我现在开启你的一点记忆,剩下的只能等以后,你修为够了,自己去取了。”

  说完老者面前多了一面比人还要大上许多的镜子。镜子是椭圆形状,镜框上镶嵌着许多宝石,颜色多样,通体发亮,看似不凡之物,或许随便取下一块,放到市场上拍卖的话,估计都得值几千万两白银吧。

  但是随后老者的话却是让若辰吃了一惊。

  “这摄魂镜是主人您上一世从修罗魔君手上夺来的宝物,它可以存封一个人的记忆,又可以囚禁人的魂魄。”

  突然变故发生,只见镜子突然震颤了一下,随后镜子开始冒出大量的红色雾气,雾气凝结成一只红色的魔爪来。魔爪恐怕森然,伴随着镜子中不断传出撕裂的怒吼,将若辰吓得跌坐在地上。

  魔爪向着若辰抓来,红色的雾气包裹住魔爪就要将若辰抓在手里。

  老者则是很平淡无奇,大袖一挥,爪影瞬间崩溃,红色的雾气也退回到镜子中,又变回原来的模样,仿佛它至始至终只是一面镜子,可是这面镜子却映衬不出二人的模样,这倒是很奇怪。

  “摄魂镜,修罗魔君?可是你说这东西是我的?刚才那东西又是什么?”

  若辰着实被刚才的魔爪吓到了,但是既然老者说这东西是他的,自己又是他的主人,那这一切究竟存在着什么关联。一瞬间,若辰有太多无法接受的信息。

  老者开口道:“主人到达涅神期后,就去挑战修罗魔君,说着要去解决什么恩怨,虽然我不明白主人为什么要去魔域,这一点主人并没有向我告知,只是后来主人身受重伤,连元神都毁了。在元神散尽前,主人将魔族元帅䣳天的魂魄封印于此,连同主人的记忆也封印于此。”

  若辰认真的听着,虽然知道意思,但是却明白这件事真是自己的上一世干的?怎么又扯上魔族元帅身上了。

  魔域跟神域这两个最为神秘的地方,也只存在神话传说当中,没想到真的有那种所有修仙者向往的地方。

  “老前辈,您口口声声说我是您主人的上一世,那我上一世到底是谁?”

  “老前辈?哈哈,我记得上一世我找到主人时,主人也是这么称呼我的,没想到这一世也是。”

  老者一边对着若辰说着过往,一边双手结印,说道:“主人你的第一世是冰神,修真界称呼你为“冰煞蛮天”,是神界的一名战士。我和主人第一次相遇也是在神域的蛮荒遗迹中,后来主人又得到了上古神王的一件东西,名为“冰魄神珠。”

  “冰魄神珠,这名字好熟悉。”

  “当然会觉得熟悉了,要不是因为它主人你也不会被神族追杀数十万年,也不会有转世的机会,这一切都是主人和神珠签订了契约,感应召唤我也才能在这小世界找到主人你。”

  “我真的是冰神蛮天,难怪这一切我都能感应到某种契机。”

  “这当然没错,主人,我将第一世的百分之一传承取出来,你好好感受。”

  镜子里突然景象再变,只见一个个白色发光球在镜子中来回跳跃。

  老者打出一道印记。

  “开!”

  轻喝一声,老者顺手将镜子里的一个发光球取出,随后按在了若辰的眉心处。

  这瞬间的操作让若辰反应不来,只是白光进入眉心之后,眼前的物体开始三百六十度旋转起来,眼球成了漩涡状,若辰瞬间倒下。

  老者伸手接住若辰,将他平平的放在了地上。

  若辰很快进入了睡眠状态。

  等到若辰睡去,镜子中的红光再次出现,这次没有魔爪探出,只有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这小子真的是蛮天的转世?”

  老者对于镜子中的声音没有搭理,而是静静的打坐调息起来。

  “哼哼,有趣,有趣。”

  那声音仿佛来自九幽地狱,显得极为阴森。

  若辰躺在地上睡得很沉,他做了一个梦,做了一个关于自己,又好像不关于自己的奇怪的梦。

  梦境中,那个手持冰枪,纵横万千流域,霹逆于天下的青年男子仿佛就是从罪恶深渊诞生的神。

  梦境是飞快的,也是最为真实的。梦境中一个个场景,和一些不曾相识的人走在一起,他们喊着若辰,但是梦境中他不叫若辰,他叫蛮天。

  接着那些熟悉又不熟悉的人一个个从梦境中消失,再也找不到任何痕迹。

  若辰在梦里坐在一块大岩石上反复的看着一本秘籍,只有这本秘籍带来的感觉是最为真实的,连内容都深深的印在若辰的脑海里。

  这本秘籍的名字叫做“玄冰决”,是一本古老的秘籍。

  花开花落,春去春又来,时间在不断的流逝,山河在不断的演变。自己坐在大岩石上参悟玄冰决,忘却自我,忘却时间,忘却一切,只要沉浸于秘籍当中,没有任何事能值得自己注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若辰才从岩石上站起。伸手招来玄冰枪,直指苍穹,顿时天地色变,虚空破裂。一条巨大苍龙冲天而起,带着无数的冰花逆天而上。仿若与天决烈。天容不得有人向挑衅,降下九天雷劫,与站在苍龙头上的若辰直劈而下。

  万物寂灭。

  时间也在冰神殿中慢慢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若辰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剧痛,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但是他的感知,或者说神识,变得极为清晰和敏锐,百米之内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任何东西所处的位置。

  密室旁边还有密室,只不过若辰的神识刚要探查过去,却被中断了。有种神秘莫测的力量在阻止他继续前进。

  若辰站起身来动了动筋骨,只听见噼里啪啦一阵骨头的脆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若辰看向地面有点不太一样。

  是哪里不一样呢,难道地面不是地面了吗?当然不是,是因为若辰觉得地面离自己眼睛的距离拉长了。这就说明若辰长个了,比之前要高那么一点。

  虽然这是值得兴奋的事,但是也很古怪,自己明明只是做了个奇怪的梦,怎么就长个了。

  想也想不明白,也就不去想了,看到依旧坐在镜子前打坐的老者,若辰拱手一礼道:“感谢前辈赐予的造化!”

  老者也从打坐中睁开眼睛,站起身来,对着若辰也是同样一礼道:“主人您在梦中可知道我的身世嘛?”

  被这突然一问,若辰挠了挠脑袋,仔细回想起刚刚在梦中的一切,于是他把知道都跟老者说了一遍。

  老者听完后,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的神力也只能帮主人恢复这点记忆了,剩下的就要靠主人自己了。”

  老者接着道:“主人你也别叫我前辈了,这是折煞老奴啊,老奴本是神界的神魂体,是主人你帮我恢复龙身,我才能活到现在,所以主人不要再叫我前辈了。”

  若辰眨了眨眼睛。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呢?”

  老者呵呵一笑道:“主人叫我太玄就可以了。这名字也是主人你帮我取的。”

  若辰听完也是尴尬的一笑,虽说有前世今生,自己也是冰神蛮天的转世,可是想要恢复前世的记忆还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凭太玄的力量现在也只能帮助若辰恢复一点记忆。

  “那我要恢复前世记忆是不是要到你的修为高度才能取回属于我的记忆?”

  若辰也是比较好奇自己的前世究竟经历了什么,特别是做了这一场梦之后,若辰的脑海里会时不时的出现一些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片段,但又很真实。

  也会让若辰产生自己不是自己的感觉出来。

  “主人并不需要到我这修为才能取回记忆碎片,我现在也只是神元体而已,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会消耗自己的神元。”

  “神元?你不是神龙化身嘛,怎么会只有神元?”

  太玄用手摸着自己胡须,准确的说应该是龙须才对。

  眼里追忆起当年的往事。

  “我的真身早已经被神王摧毁了,还好冰魄神珠早已经跟主人形成契机,这才保住了我的神元,否则今天想要找到主人可就难咯。”

  太玄接着道:“主人不必担心,只要主人到达元婴期后自然可以取回一部分记忆和冰道传承。”

  太玄不可能将有关于若辰的一切一口气像说书一样的说完,更何况是万世的记忆,这样会累死一条龙的。

  当然了,若辰也不想一直问下去。

  突然太玄神色一变,说道:“外面有几个小鬼快要到了,主人我们先离开这里。”

  若辰这才想起自己还在冰神殿中,这里与外界根本就是两个世界,而太玄说的外面自然是洞府外的世界。

  若辰点了点头,想要转身走出去,却发现这里根本没有门。

  若辰尴尬的一笑,道:“太玄,我们要怎么出去啊,这里也是你带我进来的,应该知道怎么出去吧?”

  若辰问的问题有些愚蠢,他自己都觉得问的有些多余。太玄可是这里的守护神龙,怎么能不知道出去的方法,而且自己真的是蛮天的话,这里就是自己的家啊,家里的门不知道怎么打开,你说尴尬不尴尬。

  “主人你现在能感觉到冰魄神珠的契机嘛?”

  若辰扩散神识,确实有一股奇怪的力量与自己相链接。于是若辰点了点头。

  “那好,你现在只要感受外面的气息就能从这出去了。”

  若辰张开甩手,神识从天灵发出,与外界产生联系,很快白光一闪,若辰消失在密室中,再次出现时,已经在外界的洞府内了。

  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神奇,这么美妙。让若辰有点忘乎所以的感觉。

  毕竟是小孩嘛,贪玩的心还是有的,又试着感应了冰魄神珠的契机,突然又回到了那些巨大冰雕那里。又试着感应外界,又出现在洞府内。

  当若辰感觉还没玩够想再次玩一下时,太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主人,我们还是快走吧,以免生发事端。”

  若辰听到太玄的话,才知道太玄之前所说有人即将到达这个地方是什么意思了。

  太玄接着解释道:“由于刚才冰魄神珠对主人产生灵魂牵引,所以激发了能量,这股能量足够招来一些这个大陆一些比较厉害的修行者。凭主人现在的实力还不是能够抗衡的时候。”

  “那我们要怎么走,现在走出去很快就会被他们发现,也跑不掉啊!”

  若辰确实有些担心这个问题,但是太玄接下来的话却很快打消了他这个顾虑。

  “主人放心,在冰神殿的时候,神珠就已经重新跟你签订了灵魂契约,所以主人才能进出自如,已经成为灵魂的一部分。我剩下的龙元能够现身于百里之外,我在教主人一套隐藏气息的秘法,到时候就能避开这些人。”

  太玄一番讲述后,若辰听得明明白白,也全都记住。

  太玄从冰魄神珠里飞出,以人形的形态停留在空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若辰感觉有一时间段,太玄的身体会虚幻,但是很快又消失。

  若辰并不觉得好奇,从进去神珠,再到出来,一切事物都好像平淡无奇,是不是因为神珠对精神的冲击力太大,还是因为若辰现在还是处于一种朦胧状态,自己也说不准。

  太玄用手在空中轻点几下,随后一道白光阵法出现,阵法刚好将若辰整个人笼罩住,随着阵法连续闪动,若辰消失在原地,整个洞府只剩下那一堆堆白骨,和覆盖整个洞府的冰锥。这些冰锥是太玄从神珠里出来后,周围空瞬间压缩凝聚,而后温度骤然下降,随后便产生冰花和冰锥将整个洞府笼罩住。

  若辰之所以不受太玄冰龙气息的影响,是因为神珠的原因,现在的若辰,哪怕深处万年冰窖中修练也没有丝毫影响。之前是受太玄的神元保护,现在不一样了,冰魄神珠重新认主,以神珠的冰寒之霸道,任何冰之气息都将成为它的养份。

  若辰离开洞府后不久,前后有四五道身影出现在洞府内。

  一名白衣少女,手持长剑。另外三名都是男的,两个中年人,和一位花甲老人。

  老人率先开口道:“此处竟有如此强的冰之气息,若不是我等开起法外护身,估计想进来都难。”

  说完老者伸出手脂去触碰那些冰锥。可肢体刚刚接触到这些冰锥,便有一股寒气顺着他的手指开始侵袭他的全身,吓得他赶紧倒退几步,随后大喝一声,一道光芒自体内发出将寒气驱散。

  其他几人见状都是倒吸一口冷气。这老者也是当世强者,修为达到元婴后期,这等实力在几人中也是佼佼者,而这看似无奇的冰锥尽然能够伤了他,这不得不让几人震惊这冰锥的恐怖之处。

  再看看那些一堆堆的白骨,更是让几人毛骨悚然。于是在他们的眼里看来,这些人都是再这里寻到宝物而大开杀戒,最后被宝物本身强大的寒气所杀,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想而已。他们并不知道这些冰锥是刚刚留下的,而几人也是突然感觉到有灵力波动才能很快发现这里。但是刚到这里,灵力消失了,只留下一堆白骨和满洞的冰。

  “这必定有宝物,大家合力将这些冰摧毁,一定就在里面!”

  老者坚信宝物肯定就在冰锥里,不然这里怎么会有冰出现。

  另外三人也是这么觉得,于是各自甩出法宝,齐齐用各种功法朝那些冰锥汹涌而去,一时间整个洞府光芒四射,无比华丽。

  一番狂轰滥炸之后,冰锥终于清除干净,连那些白骨都摧毁的一干二净,整个洞府除了四人,一片空荡。

  于是四人在地上密切寻找,可惜都一无所获。

  这世间能够散发灵力的,一是修行者,二是宝物。

  四人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明明已经感觉到有灵力波动,怎么一进来怎么都没有呢。那只有一种可能可以解释,那就是有人来过,并且将宝物带走了。

  几人同时抬头看了看上方的洞,几缕阳光照射而下,刺在了洞府的地面上,也刺在了几人的脸上,让几人多了几分光韵。

  白衣女子对着其他三人拱手一礼,随后原地消失。

  另外三人也相互交流了下眼神,也随即离开,不知去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