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东京捉妖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一场白雪

东京捉妖传 蜂蜜核桃仁 4384 2019.07.21 00:36

  人王与鲸魔消失在东京。

  ……

  ……

  东方破晓,谁也没得到什么,但东京捉妖师协会又一次失去了它们的主席。

  今天的太阳不很明艳,也没有温度,冰冷冰凉。

  吉野仓介跪在艾琳面前如鲠在喉,顿河让他保护好艾琳,他一直没明白顿河的良苦用心。从前他也不明白师父的良苦用心,现在他不但辜负了师父,而且辜负了顿河,甚至……是清水!

  艾琳那天随意把雪隐令拿给他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是个那样好的女孩!

  吉野仓介心里大骂自己蠢货。

  叶书乐听到吉野仓介低低的哭声,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

  ……

  凌晨时天气大变,今早气温逐渐开始降下来。

  天寒地冻。

  白雪纷纷。

  泥犁塔周围普通居民不多,但一晚上也吸引了无数人关注。

  它们指着泥犁塔和旁边被波及的楼房废墟,有人离去有人留。

  吕布抓住“霸天下”上马在街道上左右冲锋,戟出回旋,一套戟法耍完,街边橱窗上冰晶一片,他那匹马已经冻得吐白气。

  “好哈哈哈!”

  枢梁被这霸气的笑声吓了一跳,四肢蹲了下来,睁着大眼可怜兮兮。

  恂子特别注意着吕布,他是个万中无一的高手,且属于人类阵营,她有了拉拢的心思。

  但此前……

  恂子内亲王小心安抚那两位捉妖师,这两人怕已是东京捉妖师协会最后的捉妖师。

  失去艾琳,四门又是一盘散沙,东京捉妖师协会总部都被妖族恐怖式的大鱼头袭击中摧毁,接下来又是乱糟糟的四门大会,或者,再也没有雪隐门也说不定。

  恂子渐感父皇和德川御风前首相压力之大,在对付妖族的决断上,他们有着心怀天下大局的魄力。

  ……

  ……

  北部湾森林是一片原始森林,面积十几万公顷。许多低级妖族就聚集生活在这里,偶尔也有高级妖族,聪明的都乖乖躲在森林中不敢进入人类世界。

  地面的妖族又和地下的子星妖族不同,子星妖族文明程度明显比地面的原始妖族高无数倍。

  人类从前理解的妖族其实就是原始妖族,也难怪人类并不在乎这些低智慧的野兽。

  须国天都骑士逃离至此后,迅速占领北部湾森林,确立了霸主地位。

  本州十三宗行政宗主清水延辅率领十三宗高手,和东京山之战残余的陆军部队全面封锁北部湾,援军还在大量加入。

  一时形成对峙,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实际上人类方不敢轻动占的比例更大。

  妖族方不敢轻举妄动完全是因为清水的命令。

  直到人王回归。

  他没有死的消息令清水大吃一惊,随即人王便命令须国天都骑士与外面的人类包围力量大战,第二次东京山级别的战争展开。

  清水没有办法,父亲完全是和人类不死不休的状态,渊虹也不再听他的,失去渊虹SSR级妖气的支持,沙也加与可可越渐衰弱。

  仓老师和清水还有小花花带着沙也加离开北部湾,他们必须杀死吕布,拿到妖神之心!

  ……

  ……

  酒啤馆的电视播放着一段航拍视频,夜色下,泥犁塔大厦倾倒,尘土席卷数千米。

  背部闪动荧光的巨鲸横陈塔下,人们惊地下巴掉地上,那东西原本只存在于电影里,现实世界看到这样虚幻的巨兽令人久久无法接受。

  鲸魔已经不在,尘埃落定,飞雪连天。

  酒馆里闲人还是多的,一个女大学生道:“前日读到一首乾隆皇帝诗,名叫《飞雪》。”

  “哦?”

  “据说乾隆皇帝有一次和臣子微服私访到了杭州西湖,看着西湖的美景,诗帝见景生情,随口吟诵道:‘一片一片又一片,两片三片四五片,六片七片八九片……飞入芦花都不见。’”

  “噗……”

  “兄台对此诗有何见教?”

  “没有没有,是一首好诗。”

  “这最后一句是纪晓岚补的,私以为神来之笔。”

  “传说而已,当不得真……”

  “我倒觉得这是好诗。”

  ……

  ……

  “听说东京捉妖师协会主席当时在总部大楼内休息,没想到那条鱼掉下来,把楼给砸踏了。”

  “那人呢?”

  “自然是活不了。”

  “这么大的鲸,大家猜猜能有多重?”

  “应该有好几斤。”

  “朋友,你好酒量啊!”

  啪地声,酒杯不轻不重落在台上,清水仰起下巴起身离去。黑风衣下葵文越前康继殷红的剑鞘若隐若现。

  酒馆里众人目送这个剑客离开,沉默片刻这才回头继续饮酒。

  不知不觉路面已经有一层积雪,四月的落雪来得突然,大得离奇。

  小花花紧随其后,她为清水撑起一把黑伞。清水忽然站住,艾琳对他而言,不知是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难过还是心痛,只有一种“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的感觉。

  好像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鲸魔?”

  小花花解释:“那得莱斯鲸魔,SSR级高智慧超高能体,子星那得莱斯最强者,本体是一头体长406米、宽198米、重达千吨的蓝鲸。”

  “妖神级别的妖族吗?”

  “是的。”

  “它的心脏也是妖神之心?”

  “清水先生,传说十二位古妖神的力量来自神灵,十二颗妖神之心是神赋予它们的力量源泉,其余妖族即使拥有超高能体,它们的心脏也只是普通的生物心脏而已。”

  泥犁塔废墟在雪中看起来很迷蒙。

  不远的捉妖师公寓,吉野仓介将艾琳母亲从医院接回家,老人家已经病入膏肓,受不了刺激差点昏厥,现已躺下休息。

  艾琳家里人不多,只有几个远亲,也不在东京。只能吉野仓介为艾琳安排后事。

  小强和小蜻蜓两个人坐在沙发里看电视,清水忽然仗剑从阳台走来,带进一团冷冷的雪。

  “小艾呢?”

  清水问小强。

  小强扭头,先是惊讶,然后指了指房间。

  ……

  ……

  按照四门传统,门主捉妖师死后会以符咒封身,葬于天井山地窟。这种符咒名叫圣灵符,可以保证尸体数年不腐,甚至维持死者体内的“气”不消散。

  吉野仓介察觉到客厅动静,转出厨房,客厅内的地板有些许雪花,小强和小蜻蜓扭脸。

  “有人吗?”

  小强和小蜻蜓默契地同时摇头。

  吉野仓介皱皱眉,缩回脑袋。

  黄昏,东京捉妖师协会A级捉妖师龙梅尔,麦克阿哥,猛哥马利,雪隐门叶书乐等,为艾琳主席送葬。在搬运遗体时所有人惊讶地发现艾琳身边静静躺着两把武器,一把是大太刀“念一”,一把是名剑“葵文越前康继”。

  ……

  ……

  天井山地窟修建于千年前,重修无数次,最近一次是顿河主席时期。没有普通人家繁琐的佛教仪式,捉妖师活着时兢兢业业默默无闻,死后也是平平淡淡,像一片枯萎的落叶,飘着飘着就被黄昏暖阳烧成一朵灰烬。

  一株枝叶茂密的银杏树被风吹得飒飒大响,粗壮的树杈上半坐着清水,他只露出一只眼睛,另一只眼在黑色眼罩下。下方地窟石门正在缓缓落下,捉妖师们向墓地敬酒,或开车,或步行,迤逦回去了。叶书乐也要回学校,他要靠喵龙决斗挣钱修学,将来考上大学……他其实依然很迷茫。

  吉野仓介最后离开,他要回老家结婚去了。

  谁都没有提捉妖师的未来,没有谁敢于站在最前方,整合四门,为未来战斗着的,在前头抗住的人已经死去,顿河主席,还有他的继承人艾琳主席,大家都有私心,谁都想活着。纵然是三位前主席,三门门主大人,说得好听,最后也还是各回各家。

  太阳已快落山,清水进入地窟,属于艾琳主席的耳室头顶上有一盏长明灯,灯下长方形寒冰石台上艾琳闭目,双手交叠于小腹,一袭黑色长裙,入殓师为其化了盛妆,作为性格强悍的女捉妖师,她这辈子都没有化过这么美的妆。

  圣灵符护体,艾琳看起来生机勃勃,美如画卷。

  清水幽灵般站在耳室最边缘,不久前两人还在一起饮酒,吃着海鲜火锅,那时清水想,就这样吧,何必躲着,只要小心点,每天戴美瞳再加眼罩,没人会发现他是妖族。

  父亲曾说过,妖族和人类势不两立,人类也避妖族如鬼神,世界级大战是无法避免的,只要躲起来活着或,战斗至死。

  清水是暴怒之子,即妖神之子,半神之躯,他自然有暴怒之力。清水不练气,实力已经极强,他是半妖,现在他开始修炼妖气,就像父亲一样。人王修炼的是妖神阿尔忒尼斯的冰霜寒气,而他修炼的是暴怒与毁灭,在十二古妖神中暴怒破坏力排第四,阿尔忒尼斯则只排第十一,堪堪强过第十二名的熔岩鼠帝。

  凡练气者都会以气练器、以气为器,或以器养气。

  以气为器,这样物理和法术伤害都是最高的,如人王。

  看个人喜好,以器养气则注重物理攻击,如吉野仓介。

  清水选择了父亲以气为器的修行道路,他不想再折断任何一把剑了,太心疼。

  “我不会让你死,我要你活。”

  清水从虚无中拔剑,那是一把血红色长剑,剑若炙铁,有如实质。

  ……

  ……

  东京都,最新型的新能源警视厅直升机在天空执行巡逻任务,旋翼破开风雪,往前飞去。

  第一区某高级住宅区,雪地已经积起薄薄一层,吕布擎着他的宝贝“鬼戟霸天下”,在小区道路上演武。

  这片住宅区住的基本都是大阪鹰司组效忠莉央的高级社员,他们平时都在大阪处理事务,只有女眷在家。

  莉央看着吕布眼中满满都是爱意。

  其实吕布知道她爱的是自己的勇武,他强大的力量,两人只间若有若无的距离感很清楚,这种距离感需要时间来消除。

  女人对于如何生存总是有特别的天赋,莉央是个善于权谋果决的女人。

  不管莉央是否在利用吕布,还是真的想要依靠吕布在危险的未来世界生存。吕布都痴情于她。

  “我为你准备了一副战甲,将军。”

  “我有。”

  “那副乾隆皇帝大阅胄防护弱,且和你气质不符。我为你准备的是天皇近卫同款纳米级内衬软甲,合金外骨骼战衣。为了配套霸天下,特地做成了黑蓝双色,很帅哦!”

  吕布温柔地笑起来。

  下方男女笑谈时,在盘旋的警视厅直升机上……

  恂子内亲王俯视这片住宅区,她天生目力极好,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身边坐位上坐着一个气宇不凡的男人,前首相德川御风。

  狂风让德川御风老眼紧紧眯着,西装领带乱飞。恂子内亲王则仪容端正不乱,她浑身的真龙之息保护她姣好的皮肤一生不受一丝风吹雨打。

  “你好像不是很能御风啊,老德川。”

  德川御风正要开口说话,被灌了一嘴冷风,呜呜噎噎,连忙缩回座位。

  恂子见他这模样忍不住好笑。

  “他真的是吕布吗?和三国志漫画里不太一样,不像吕布,又有些像。现在看着不像。”

  恂子话开始多起来,德川御风看了眼尊贵的内亲王殿下,沉声道:“您竟然想着拉拢他,这个男人不像可以放弃自由的样子。”

  “那也要一试。”

  “您知道陛下对吕布的评价吗?”

  “不知道,他好像没对谁做过评价。除了评价悠仁是日本第一娘炮之外。”

  “当时陛下只说:‘驯服猛兽可比驯服犬马有意思’。”

  “这评价可算是高的了。”

  “陛下的想法是恐吓他,当初还行,如今你瞅瞅那鸟样……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呢。没什么能解决吕布,只有两个办法。”

  “愿闻其详。”

  “杀了他!”

  “这是第一个吧……第二个办法呢?”

  “降伏他。”

  “如何降伏?”

  “他已经被降伏。”德川御风取过望远镜朝下方看去,嘴里说:“您看吕布身边的女人。”

  恂子很早就看到了吕布身边的莉央,说:“看到了。”

  德川御风放下望远镜,递还给手下说:“两个人满满爱情的味道不是么?头顶上冒出那许多粉色的爱心。”

  见德川御风微笑,恂子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沉思不语。

  “我用了一枚核弹想要解决的麻烦,被那个女人解决了。她真的很聪明。我查过她,名叫东云莉央,毕业于东京大学,会十几门语言,大阪城著名的黑道社团鹰司组女社长,听说是谋杀亲夫,他原先的老公就是鹰司组社长鹰司一郎。”

  “这样说来,这个女人很有手段啊。”

  “女人想骗一个正常男人上床,轻而易举,现在她不但让吕布迷上她,而且还怀上了吕布的孩子……”

  “她怎么这么不要脸!”

  “也许是真爱,殿下,您看起来脸色不好。”德川御风斜着眼珠,目露笑意。

  “我有一计。”

  “哦?计将安出?”

  “你不是说吕布已经被那个女人降伏了吗?那现在我们的问题就变得简单了,相比较于征服一个身怀妖神之力的猛人,不如征服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德川御风点点头,忽然茅塞顿开:“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