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东京捉妖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艾琳之死

东京捉妖传 蜂蜜核桃仁 4151 2019.07.18 16:46

  现代已知的SSR级别妖族,高智慧超高能体的“妖神级别”妖族还未被记录过(妖神级别妖族并不代表其就是妖神,被承认的妖神一直都只有被封印的那十二位,且其中不乏非超高能体和非高智慧体,它们是妖族领袖或精神领袖,据说妖神之心具有起死回生之效)。

  日本现代公开记录的最强的妖族为:SSR级高智慧高能体(例:渊虹),SSR级低智慧超高能体(例:暴怒)。

  ——

  ——

  ——

  灰尘中奔跑着的瘦削身影出现,叶书乐跳进大厦废墟里,金光大盛。

  忽然在废墟最底下发现艾琳,她孤独的,静静的躺在碎墙之间,浑身都是血,脸色白地吓人。叶书乐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钻进去。

  人王出现在废墟最高的地方,身旁站着一个陌生男人,一身蓝色皮甲,脸色也是蓝成一片,眉目如画,极为俊美。

  雪隐令在人王布满黑血的手中,散发出莹莹绿光。

  泥犁塔大厦倒塌后,露出一块块奇形怪状的地基,上面布满繁琐的符咒密码。

  不知道为什么,人类既然已经打算要彻底锁上一样再不拿出的东西,为何又要配上一把钥匙。

  这把钥匙就是雪隐令。

  雪隐令是东京捉妖师协会主席象征,也是雪隐门至宝,来历不明,用途不明。原来却是用以打开太阳神殿封印的钥匙。人王冷笑,就快了……这一天。

  “阿尔忒弥斯,极地星辰,您的力量繁荣了那得莱斯,还有我。”

  人王将手掌里的雪隐令拍进地面,绿色的烟气砰然散开,地面上那些符咒密码被唤醒一般,发出绿光,巨大的阵法缓缓开启,这是一千七百年前,捉妖大师们借助太阳神之伟力布下的“太阳神殿”大阵,这样的大阵有十二座,人类世界推选出了十二位“守护者”分别守护“太阳神殿”。阿尔忒弥斯就被封印在泥梨塔地下的“太阳神殿”内,她号称“极地星辰”,在一千八百年前率领军队占领北极,是北极的霸主。

  符咒密码在慢慢解开,雪隐令失去作用,叮地弹起,于空中画出弧度,一个人影从人王背后窜出伸手接住握成拳头。

  这个人有一张英俊的大叔脸,身材有些臃肿,挺着啤酒肚,两块胸肌也颇有些下垂迹象。

  吉野仓介大拇指捏了捏雪隐令,他看到了鲸落,巨兽撞击大厦,震天动地。

  ……

  ……

  “胖子,麻烦让让。”人王不耐地挥挥手。

  吉野仓介注意力不在他身上,而是走向叶书乐,艾琳被抱出废墟,在平地里静卧。

  两个东京捉妖师协会高级捉妖师呼吸一顿,看着他们的主席,艾琳的脸已经雪白毫无血色,脑后粘稠一片。

  ……

  ……

  人总会死的,东京山都死了几百万人了,未来可能还会死更多人。

  把雪隐令放回艾琳手里,吉野仓介叹了口气站起身,冷冷拔出维京剑。

  叶书乐也站起来,脑袋里空空的。

  两人望向对面的两个妖族,东京最强的两位捉妖师,敌人是双星主宰和那得莱斯鲸魔。

  人类在对战妖族时劣势很大,因为人类的肉体太脆弱,就像顿河,再强也抵不住致命攻击,所以必须时刻不得松懈。

  人王身边的蓝脸帅哥迈出一步,浑身水系妖气沁出,嘴角带笑,气势大盛。

  老剑客不再年轻,拔剑也是默默无言。

  吉野仓介的剑一半源于日本剑道,一半源自古中国剑术,他曾带清水去中国学习。

  人王手里没有剑,下一刻,冰霜巨剑出现在他手里,维京剑刺向人王心脏,这是致命一击。

  冰霜巨剑轻松以剑侧格挡,维京剑尖竟然刺入冰霜巨剑三分。人王表情有些讶异,眼前的人用剑用得非常好,而且看不出来路,人王不禁想要和他较量一番剑术。

  “陛下,‘东京守护’还未有动作……’”

  “那就再等等。”

  人王冲上去与吉野仓介对剑。

  鲸魔瞅瞅一边的叶书乐,心说自己的对手是他吗。

  ……

  ……

  大阵依然张开,两团剑光直上直下,可惜没有第三个剑道高手,不然肯定会为二人的剑术折服。

  人王没有动用他深厚无比的妖气,吉野仓介也没有用刺金之息,纯粹的剑术对决,两人都把力量控制地刚刚好。

  棺椁在墨绿色大阵中央如日中天。

  ……

  ……

  夜空里划过一道分叉的闪电,城市电力瞬间瘫痪一大半,大楼都市,一格格光亮熄灭。

  棺椁悬停于完全打开的大阵,东京上空风云席卷,寒冰和冬霜旋转着出现在棺椁与云层盘旋之间,天地色变,妖神出世。

  吕布骑马来在棺椁前,他的丸子头越来越短,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之类,越来越不在乎了。

  他溜达到这里,就看两个剑术高手对决,一时也看地愣神。忽然被寒气扑面,惊醒过来。

  棺椁内就是阿尔忒弥斯。

  阿尔忒弥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狩猎女神,同时也是野兽的女主人与荒野的女领主,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

  现在,阿尔忒弥斯是妖神之名,十二位古妖神之一的冰锋女王。

  棺椁寒气深重,吕布忍不住想要靠近,胯下的马已经战战兢兢,再无法前进。吕布跳下马,那边还在打。

  “站住!”鲸魔见有人靠近大阵吼叫一声。

  人王斜眼见着吕布,心神一荡,便又想到了他体内的那个令其魂牵梦绕的家伙。吉野仓介双肩满是寒霜,全身上下都是冰霜痕迹,全力出手发觉对方剑技也不如何高超,但杀戮气息太浓,令人无法触其樱锋。

  吕布果然没有站住,他一掌推开棺椁盖子,外棺里还有一层棺材,吕布再次粗暴地掀开棺材盖子,那盖子飞上天去,砸断了路灯。棺材里面有一件美丽的事物,明明是小小的棺材,里面就像是有一片冰天雪地,发出冰蓝色太阳光。

  光芒照亮吕布富有美感的面庞,他由衷感到开心,吕布此生最爱骏马,其次就是这棺中之物。吕布伸手入棺,轻轻抚摸她冰寒的身躯,冷地彻骨,她是完美的艺术,天生的宝贝。

  大手顿了顿,随即猛然探入,紧紧握住,寒气顺着吕布手心直扑经脉,瞬间他肌肉分明的手臂仿佛穿上一层厚重冰甲,吕布眉毛一跳,刺骨的寒冷钻入他心脏,浑身表面已经被寒冰冻住。

  ……

  ……

  北极熊枢梁到达泥犁塔废墟,恂子内亲王从它毛茸茸的背部探出半个脑袋,拨开丛丛熊毛,发觉宫内厅已经很久没给枢梁洗澡,它毛上的香味已经很淡了。

  恂子跳下熊,场中已经有两拨人打起来。吉野仓介与一个魔性肆意的男剑客,叶书乐和一个蓝脸帅哥。刀光剑影,水雾金光。恂子曾在皇居会议厅见过两个东京捉妖师协会的高手,彼时顿河也在,东京捉妖师协会繁盛之极,没想到今天就连它们的总部也毁于一旦。

  她看见了艾琳主席静静躺在空地上,心下骇然。

  冰裂开出缝隙,吕布体内红色暴怒震散包裹身躯的寒冰,他的眼眸也一瞬间变成红色,俄而消散。

  恂子正好看见,目露奇异之色,这男人身高两米,杀气不比那边和吉野仓介打的男剑客低,面容妖异,却魅力非凡。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一时芳心暗动。

  ……

  ……

  吉野仓介一剑逼退人王,虎口和手腕都已经麻木,却越战越勇,感觉皮下脂肪在燃烧,啤酒肚子也因为运动小下许多,垂下眼帘一见,发现肚子竟然还是原先那般大,原来是错觉。

  人王好像不欲再战,目光望向别处,他手里的冰霜巨剑断成好几截,随手丢弃,剑便化为冰晶水汽消失。

  随着时间过去,天地间的异像渐渐平息。

  “阿尔忒弥斯……她不在此。”

  大阵中,只见吕布手里握着一杆奇形的冰纹方天戟,戟上妖气弥漫,两颗蓝色宝珠镶嵌小枝左右,寒芒倒刺,威力无穷。

  棺材里静静躺着的不是妖神阿尔忒弥斯,而是她的武器,一杆方天戟,史称“阿尔忒弥斯霸天下”,或“鬼戟霸天下”、“阿尔忒弥斯之戟”。

  高举阿尔忒弥斯鬼戟,感受着这把神器携带的寒气,吕布心下难耐,迫不及待想要找个对手试试这“霸天下”的威力!

  他用方天戟闻名四海,妖神暴怒之力,阿尔忒弥斯鬼戟为器,吕布觉得此刻就算是那个瘸腿天皇自己也不必再怕。

  “他就是吕布……”

  恂子内亲王想起前首相德川御风离职前的警告,在东京山之战里,最大的威胁就是吕布,此人身怀妖神暴怒,成长迅速,他认为吕布的威胁要大过一切。

  今天见他使用方天戟,而且骑马来的,便有了猜测。

  恂子内亲王往后退去,爬上枢梁后背。

  “谁敢与我一战?”吕布冷笑,心情很不错,他只是随口一说,颇有戏谑之意,因为在场似乎有几个敌手。

  ……

  ……

  “陛下……阿尔忒弥斯不在?难道此地不是‘太阳神殿’?”

  人王注意到大阵中央封印阿尔忒弥斯的聚星棺内空空如也,里面只有她曾掌握在手征战四方的鬼戟,哪有什么妖神。

  ……

  ……

  遥望中都,人王目力望穿城市与星河,在第一区东京公爵府邸,穿过大门,繁花四季不谢的大院,现代气息浓厚的殿宇琼楼,东京公爵盖世英姿存留的无数荣耀琳琅满目,那些华丽的走廊是老几代前的英雄捉妖师、将军和爵爷们、国家宗师们漫步之地。

  在东京公爵府后院有一片方圆几平方公里的人工湖,青山下水波平如镜面,白鹤亮翅于湖边草地。一棵独树下,天皇闭目垂钓,身边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仆为其诵读诗经小雅,女仆吐字有力清晰,受过专业中文训练。

  今上天皇,即明仁天皇,年号正化,他已经在东京公爵府的道远湖垂钓九天十夜,渴饮清酒,饥食湖鱼。

  他身旁是天皇权杖,靠在独树下,散发无上太阳之威。

  远处草地,白鹤行走,几只绵羊看守着一座水晶棺,棺中寒冰覆盖,风雪狂暴,静静躺着闭目沉睡的女王。

  阿尔忒弥斯。

  ……

  ……

  阿尔忒弥斯睫毛弯弯,下巴圆润,长着人类女孩的年轻面容,可细看之下,她的皮肤已经松弛略有老态,眉宇间有妩媚,更多的却是残暴。

  冰冻的蓝色锁骨和周围皮肤上有复杂蓝莲纹,残破冰甲覆盖其双丘圆弧,平滑小腹隐隐有腹肌,马甲线直入战裙;

  这是古风的长裙,覆盖一层软甲,小脚赤着,也是冰冻海蓝之色,布满雪花纹。

  水晶棺中风雪怒号,外面却依然祥和一片,绵羊对青草细嚼慢咽,白鹤悠闲地发呆。

  明仁天皇双目中不悲不喜。二十二年前,前代天皇在针对妖神暴怒的作战中驾崩,那天也是他登基之日。

  前代天皇同时也是前“东京守护”,看守妖神阿尔忒弥斯,他死后明仁天皇代替其成为新的“东京守护”。

  封印暴怒的战斗极为惨烈,全球捉妖师联盟的远征捉妖师团队死伤无数,东京本土捉妖师也是如此。最后不得不以禁忌之力打开妖界之门,将暴怒封印进妖界之门。

  “东京守护”拥有打开妖界之门的权力,但那是有代价的。不止是对开启者的生命反噬,也因妖界之门连接妖族母星;

  前代天皇时代,子星的威胁已经出现眉头,这些地下的妖族遗民蠢蠢欲动,如果母星有异动,全球子星必然响应,那将是一场无尽浩劫。

  明仁天皇叹了口气,他一手建立本州十三宗,其真实目的是想让气武者也加入到对付妖族的战斗中去,可惜这似乎很难,只有毁灭真正来临,才会有万众一心,否则便是空谈。

  ……

  ……

  妖神几乎无法被杀死,特别是妖神暴怒,有神无形,除非打开妖界之门,否则麻烦之极,代价无法估计。

  明仁天皇不会让二十二年的灾难再次降临。

  人王要动阿尔忒弥斯的主意,明仁天皇绝不让他抓住机会。

  ……

  ……

  “你剑术不错,有我儿子水平。”人王暼一眼吉野仓介:“我儿子比我强一些。”

  叶书乐一掌拍散向他进攻的水炮,鲸魔空翻后撤对人王道:“怎么办?”

  人王看着空空如也的聚星棺,还有俨然把“阿尔忒弥斯鬼戟”据为己有的吕布。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什么意思?”

  “阿尔忒弥斯原来一直都不在泥犁塔,我被骗了。”

  人王和鲸魔不再恋战,迅速撤离,吉野仓介和叶书乐苦战不下,也没敢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