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宋清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穿越得了个牌坊(下)

大宋清欢 空谷流韵 2952 2020.07.12 20:34

  白发老将军章捷,将杨管家的一番话听了,面色陡变。

  他“噌”地翻身下马,将鞭子扔给属下卫士,大步迈到姚欢跟前。

  “小……这位姚家娘子,你的……你的婚誓之人,可是殉职于洪德城?”

  姚欢于缩肩忍痛之中,实则已将老管家杨翁向章捷禀报的缘由,听得分明。

  她竟然能理解此世人们的语言。

  除了一些舌尖音和短促的入声词外,年轻郎中的温言细语,姨母的爽利斥责,章老将军的森严问讯,杨管家的简练叙述,姚欢听来,都不算费力。

  然而,她不敢开口,或者说不知如何开口。从表达的口音到表达的内容,她都惶然无把握。

  看来,她虽穿越到这具古代姑娘的躯壳上,却并未完全融入这姑娘的神志与记忆中。

  但唯独章捷提到的“洪德城”三个字,陡然如利刃般,剜得她心头一恸,更甚于弥漫头部的重伤。

  顷刻间,姚欢无法控制地,从抽噎到咧嘴哀哭起来。

  揽着她的姨母,死死盯着姚宅老管家杨翁,眸中怒意到底熄了三分去。

  “这杨管家,向大帅禀报原委时,言语间倒是悯恤欢娘的。想来他一个老仆,奴契在主家手里,哪里能制住那恶妇,只能眼睁睁看着欢娘上喜车。”

  姨母嘀咕须臾,冲杨管家点点头,算是表示有限的和解。

  因又见姚欢啼哭不已,姨母便替代外甥女向章捷禀道:“章大帅,这杨翁是俺姐夫家世仆,亦算得看着俺外甥女长大。他所言属实。俺姐夫,本就是北方姚家的一支,他虽是书吏,却有一老友在西军效力。俺外甥女与那位军爷的儿子从小青梅竹马,早早便定了婚约。姐夫姐姐搬来开封府后,他两家仍商定,待俺外甥女过了十八岁,便回庆州与那儿郎完婚。未料得去岁头上,俺姐夫正病重时,庆州来人报信,说那儿郎和他父亲,都在打西夏洪什么城的时候,殉身疆场了。”

  姨母说到此处,葱葱玉指倏地点向一旁那战战兢兢的送亲媒婆:“我外甥女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她明明在我姐夫西去之前得到父亲应允,要为那殉职儿郎守节,此生不再从人。偏你这官媒娘子,是俺姐夫那恶毒继室的亲戚,两婆娘合计着,将我外甥女卖去曾家,给那半死不活的药罐子冲喜……”

  姨母那最后半句话甫一出口,杨管家脸色一变。

  而那送亲媒婆则仿佛顷刻间醒悟过来,恢复了战斗力,抢上前来,冲姨母啐道:“咄!你这泼妇当真不知好歹,竟这般口吐秽言,诬毁堂堂曾枢相的孙儿。曾府累代皆是国朝名臣,姚娘子能去做曾府的孙媳妇,已不知是前世积了多少德,才有今世这高攀的福分!”

  “住口!”章捷一声断喝,如平地惊雷,吓得媒婆扑通跪地,不敢再开腔。

  章捷是老于军旅的宿将,战场上瞬息万变,他都能很快理清头绪,今日这偶遇的一场风波里,出来说叨的角色,又个个伶牙俐齿,因而他已完全弄明白了。

  章捷此番自环庆路回京,一方面是向天子奏禀西路军的边防军情,另一方面还要去拜会自己的兄弟兼上司——宰相章惇。而这两位章姓大员,将要在会面中商议的,可不止是打西夏人那么简单。

  章捷万没料到,自己今日竟撞上了知枢密院使曾布的孙子娶亲,而且还是这么一出已然大白于街市上的闹剧。

  当朝知枢密院使曾布,跻身宰执班底的重臣,长孙曾恪却是个庶出,先天羸弱,且据传不能人事,东京官场确有所闻,章惇也和章捷提起过。

  “人若废了,赫赫曾府,聘个小门小户但也算是官身人家的女子进门,姑且放在庶长孙房里做做样子,倒也说得通。”章捷自语道。

  紧接着,有些念头在他脑中飞电般闪过。

  再度昂首扫视周遭众人时,章捷那如炬双目中,竟也隐隐有了一层泪光。

  “洪德城,”老帅哽咽道,“是大宋子民都应该记住的名字。夏人嗜利猖狂,数十年来屡寇我境,不重惩何以休兵宁土?洪德城一役,我大宋环庆路军酣战一场,西夏兵将窜逃坠崖者不可胜数,我大宋一血前耻、大涨士气。好男儿马革裹尸,心爱之人誓为他守节,这般深情义举,位在枢密院的曾相公,曾公子宣,他怎会视而不见、强人所难?”

  章捷说到曾布的职位和表字,故意加重了咬字力度,生怕在这嘈杂街市传得不够远似的。

  继而,章捷又指着那官媒婆娘道:“定是你,串通姚家继室,蒙骗了曾府!你既是朝廷的官媒娘子,老夫穿着这身朝廷命官的袍子,便可管得你。徐业,赵延……”

  名叫“徐业”和“赵延”的两名精干卫卒听得唤,忙疾步上前听令。

  “徐业,你此刻便押着这官媒娘子、姚宅的管家和喜嫁队伍去曾府,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再替老夫向曾相公告个罪,就说本帅人老了,爱管个闲事,况且这姚家娘子的夫婿又是战死在我军中的,本帅的军功,可都是这些孩儿们拿血肉一寸寸挣来的,本帅岂能辜负了他们的家眷遗孀。教曾枢相知悉,本帅作主,今日这女娃子,不去他曾府拜堂了。”

  “赵延,你护卫着姚娘子和她姨母,去她们想去的地方,若有人阻拦寻衅,就把本帅和徐业说的最后头那句话,再原样说一遍。”

  “喏,属下明白!”

  姚娘子抗婚怒触柱,章老帅仗义救孤女——此刻,周遭围观的东京百姓,不少人甚至连之后几日“瓦子”里艺人们的说书题目都能脑补出来了。

  真是一出感人肺腑、酣畅淋漓的活剧呐。

  看完好戏不欢呼的群众不是好市民,于是顷刻间,鼓掌声,喝彩声,“小娘子刚烈”、“章大帅公道”的赞誉声,轰轰然从四面八方响起。

  章捷的脸上终于现出长者的慈蔼之色,他松了眉峰,向姚欢问道:“你愿去何处,心理可有计较?”

  姚欢虚弱地抬手,去搂姨母的脖颈。

  姨母喜道:“天可怜见,今日总算遇到大恩公作主,你从此以后便可放放心心地与姨母过活了。”

  姚欢心想,我还能去何处,甫一穿越来,撞个头破血流不说,竟还抱上了个贞节牌坊!先捡个看上去对自己最有善意的人投奔呗。

  章捷吩咐的护卫赵延,已去叫了一辆路过拉客的驴车,人群中又有几个热肠子的妇人,相帮着姨母将姚欢扶上车内。

  姨母刚一叠声地道完谢,忽地想起一事,又往那喜车队伍冲去,拦住杨管家道:“欢娘的嫁妆呢!”

  杨管家一愣,旋即会心,指着队伍中的两个箱子。

  姨母朗声道:“我的欢娘,乃她父母的掌上明珠,我姐夫姐姐虽不是大富大贵之家,留给她的也必不止这些。今日先将这原本就是她所有的物件取走,其他帐,改日再算。”

  言罢,气咻咻地指挥着挑箱子的小厮们,将东西放去驴车上。

  章捷瞧着姨母扎起的袖口,辨出那上面几处油渍,不由暗道,这姚家的小姨子倒是个又精明又泼辣的,想来是市井里开食肆的商户,今日若不是她会哭会闹,曾相公的丑,恐怕,还出不到位呐。

  章老帅面上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促狭讥色,转身要上马时,目光蓦地又落在一个人身上。

  那个为姚家姑娘验伤包扎、自称郎中的年轻男子,正随着四散开的人流,缓步离开。

  “小郎君留步,”章捷叫他。

  年轻男子回过头,一脸恭敬,向章捷作揖行礼。

  章捷的嗓音低了三分:“你这后生,今日行了个大善。”

  年轻男子谦逊回言:“谢大帅,草民祖上是坐堂医家。”

  章捷冷呵呵地一笑,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唔,我是老了些,但眼睛不花,又坐于马上,看得分明,姚家娘子撞向木柱时,你阻了她一把。”

  男子不语,却将头更低了些。

  章捷盯着他道:“事起突然,你不过是途经,却能反应如此机敏,着实不易。你年岁几何,现下在何处坐诊?”

  男子禀道:“草民邵清,字静波,今年二十有三,祖父与父亲虽都行医,但望我从文,因而草民于医术只是粗通,无力行医救人。草民有一间私塾,暂且给左邻右舍的娃儿们开蒙授课,散学后便研读经典,准备科考。”

  章捷点点头,沉默片刻,方又开口:“邵郎君,你且安心备考,但改日若另有打算,我西军亦是求贤若渴的所在,文士未必没有用武之地。”

  邵清行了大礼道谢,目送章捷与侍卫们策马而去。

  然后,邵清转过身,望着桥头木柱上殷红的血迹,蓦地有些惘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