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宋清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邵清的刀(上)

大宋清欢 空谷流韵 2334 2020.07.22 08:12

  “美团,你好厉害!”姚欢盯着美团递过来的鸡爪道。

  她主仆二人正坐在院中通风处,一人一把刀,给激凉了的鸡爪去骨。

  美团将沈馥之平时剞猪腰子和鱼片的锋利小刀给了姚欢,自己则操纵着一把砍猪骨的方片大刀,刀刃上端翘起,仅凭刃底的尖角,小心翼翼地划开鸡爪掌心的皮肤,挖出大骨。

  饶是工具这么不趁手,美团剔出鸡爪大骨的速度,也比姚欢快不少。

  得了姚欢的赞誉,美团倒也不过于自谦:“欢姐儿瞧俺的手法,是不是好像雕花匠?不过和巷子里莆田来的陈木匠家的,还是不能比。陈木匠家专给琴案雕花,据说雕出的琴案,蔡尚书都遣人来买过。”

  “蔡尚书?蔡京呐?”姚欢漫不经心地问。

  美团应了一声。

  姚欢脑中,用浅白的知识储备推算了下,三十年后的靖康之耻时,汴京六贼之一的蔡京快八十岁,那么现在的蔡京,还不到五十岁,正是官场上当打之年。美团叫他蔡尚书,他应已依附于新党宰相章惇,做了户部尚书。

  美团又道:“做过蔡尚书家的买卖,陈木匠在巷子里讲话的调门都高了不少,牛气哄哄的,二娘越发讨厌他家了。哎,欢姐儿,你可千万别告诉二娘,俺和陈木匠的小女儿偷学雕花的事。”

  姚欢平静道:“咱们都是经商的人家,接了贵人家的买卖,四处说叨说叨,涨涨自家招牌的威风,原也是常理。”

  美团抬头望着姚欢:“俺家二娘不是小气,嫉妒街坊攀上了高枝儿。二娘是觉着,蔡尚书会害了二姑爷……哎不说了,俺一个下人,哪有资格说这些。”

  姚欢敏锐地嗅到了信息投喂的味道,忙哄诱美团:“说嘛说嘛,有些前事,我真记不得,还怎生给姨父姨母说合。”

  美团一听,小主人说得很有道理,于是放下那把明晃晃的大砍刀,正要江水滔滔地来上一段大八卦,敲门声忽然想起。

  美团打开门,见是个面相好看但从没见过的青衫郎君。

  邵清作了个揖,三两句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是二娘说过的救命恩人,先生快进来说话!”美团瞄了一眼邵清手中提着的药箱,顿时热络起来。

  但她迎进邵清的同时,反倒把院门开得更大了些,还不忘照顾一下周遭邻里们的好奇心:“给俺家欢姐儿瞧病的郎中哩。”

  邵清迈进院中,结结实实地撞上姚欢的目光。

  姚欢为了试味,正将一只去了大骨的鸡爪蘸上豆酱调料,快活地啃着。

  乍见邵清,抓着半截鸡脚的手忙从嘴边放下来,但口中已有咬下的半截,一时不知是吐出来,还是继续吃。

  邵清见了姚欢这副情形,实也是微微一愣。

  这小娘子,与从前相比,说不出哪里起了大变化。不是因为半边还未消肿的面庞,而是,眉眼间,神情里,少了些东西,又多了些东西。

  汴河边拉她一把、为她瞧伤止血的那次,当然不是他第一回与她相见。

  相蓝(即相国寺),虹桥,以及姚家所在巷子的路口……他在坐牛车来的路上,数着见过她的有限次数,回忆着她面上每次都若隐若现的凄清神色。

  她出了那么大的事,险些丧命,他除了心疼担忧,竟还有几分感激老天。

  他终于可以合理地出现在她面前,让她知晓他的存在了。

  然而此刻,眼前的姚欢,蓦地让邵清有种找错人的古怪感觉。

  这种诡异的惊讶,令邵清的头脑产生了须臾的木讷,他脱口而出道:“哦,你吃,继续吃。”

  姚欢越发尴尬,她微微侧过身去,迅速地咀嚼一阵,掩嘴吐出细碎的鸡骨头,起身扔到簸箕里,方又垂着头过来,向邵清施礼。

  邵清稍稍醒悟,想来自己心绪起伏,眼前这姚氏又有何辜,她知道什么呢。

  邵清于是按下自己的诧异甚至失落,以医家的审视目光,瞧了瞧姚欢的前额与鬓角,又瞥了一眼她的手指,欣然道:“今日也是巧,在下出诊路过,于茶铺听到茶客议论姚娘子的义举,方知娘子与姨母竟就住在巷子内,便来瞧瞧娘子的伤。皮外伤未消肿,倒不是大碍,娘子的手脚,可都能活动如往昔般灵活?”

  若在上辈子的现代社会里,姚欢一定会忍不住揶揄:“我都能坐着啃鸡爪、站起吐骨头了,还要再怎么灵活?”

  但她很快憋住性子里的逗趣习惯,低眉顺眼缓缓道:“昨日下地便不昏了,走路取物都尚好。”

  邵清点点头,从药箱里取出一瓶塞着浅紫绸布的瓷瓶,放在石桌上。

  “这是白矾、麝香、北辽的红花,加上春酿酒捣成的伤药,娘子涂在额头,敷以帛巾,每日早晚换药,坚持一旬,淤青尽散,面上应也不会留下疤痕了。”

  姚欢道完谢,正愁接下去聊啥,美团从灶间端了饮具及时来解围:“先生喝碗俺家二娘秘制的杏皮水吧。天气热,恕俺家未备煎茶。对了,还不知先生贵姓?”

  邵清道:“免贵姓邵,单一个清字。”

  他饮了一口杏皮水,但觉酸凉微甜,滑下喉头时一阵舒爽滋润,没有市面上常见的杏皮水的柴苦味,不由好奇问道:“贵府的杏皮水,如何酿得?”

  美团道:“先生也觉可口?俺二娘舍得放好东西,不但要用河西来的杏干煮,还要放几钱枣泥,比冰糖更去涩味。”

  邵清听得有趣,既打开了讨教的话头,多聊一阵也是自然,他见美团坐下来继续捣鼓盆里的鸡脚,便又问这是做什么。

  美团很知分寸,自己到底是个下人,怎好多接话头,便拿眼睛去睃姚欢。

  姚欢对这位模样清爽、还很有责任心的大宋白衣天使,本就调整到了感激见礼的姿态,方才没法尬聊只是因为找不到主题,此刻说到吃的,顿时兴致骤起,柔声道:“邵先生见笑,这是将鸡脚去了大骨后再腌渍,里外都入味些,吃着也文雅。”

  “哦……”邵清听了,想起方才姚欢手足无措去吐细骨的样儿,不禁抿嘴一笑。

  姚欢乍见邵郎中展颜莞尔的模样,瞬时一呆。

  她在哪里见过他?恍若隔世的亲切感。

  萧医生!萧医生看过她第一个化疗疗程的片子后,很满意,可不就是这样笑了。

  姚欢肩膀一抖,觉得后背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他不会也是穿越的吧?

  不对,不像,笑得像而已,长得一点都不像。姚欢看到邵清收笑时,颊边酒窝退去的过程,终于反应过来,怪不得熟悉呢,更像一个年轻版的赵文瑄嘛。

  “邵先生,你识得赵文瑄吗?”姚欢带着一种暗暗的贼兮兮的调皮问道。

  邵清一愣:“谁?”

  姚欢胡诌道:“一位眉目颇像先生的郎君,只是年纪长得一辈,不知可是和先生沾亲呐?”

  邵清闻言,却是心头一凛,想到一人。

  莫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