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大宋清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谪仙叔叔来救命

大宋清欢 空谷流韵 2067 2020.07.29 08:07

  姚欢惊得遽然回头,不禁从惊到骇,本能地、却胡乱地抬起双臂挡在头面部,同时护住胸口,整个人往后退去。

  妈耶,可不就是看到了鬼。

  但见天井没有围墙的那一面树丛后,窜出一个人形活物,白袍及地、长发遮脸、只露出一副血红嘴唇,旋即迅速地伸出枯瘦如柴的十指,就往姚欢抓过来。

  姚欢只觉得一颗心都要从喉咙口跃出,好在尚未慌不择路,直直扑向厕间的门。

  然而“咚”地一声,门并未被撞开。

  姚欢吓疯的同时又难以置信,曾府那小丫鬟竟然从里面把门锁上了!

  她还来不及拍着门板呼救,就感到一双冰凉的手扼住了自己的脖子。

  咽喉从剧痛到梗阻,莫说喊,很快连吸气都困难了。

  “鬼”揪着她的脖子一拽,拽离了门板,将她往地上摁。

  姚欢尚还冷静的一点脑细胞,向她发出信号:这不是在侵犯她,而是要置她于死地。

  “鬼”大约因为开局顺利,急促喘息中,又“哼”、“嗯”地发出得意的闷笑声。

  姚欢一个激灵。这明显低频的嗓音,来自雄性。

  不管是男人,还是男鬼。

  危急时刻,面朝下狗啃泥姿态的姚欢,右手扒啊扒的,居然扒到了方才曾府小丫鬟丢下的水瓢。

  姚欢攥紧了水瓢,血怒上涌,拼尽力气往后一捅。

  只听“啊”一声惨叫,姚欢但觉脖子上一松,背上的压迫感也瞬间消失。

  她急速地回头,果然见“鬼”躬腰捂着下身要害部位,痛苦地晃着脑袋,一头黑色长发几乎要碰到地面。

  上辈子,在现代的都市里,姚欢有一回坐地铁,遇到咸猪手。她起初不想惹事,努力想躲开,周遭的乘客却恶声恶气地斥骂她:“挤什么挤,看看还有地方给你挤吗?好好站着不会吗?”

  那一刻,姚欢因委屈而更加愤怒,恰逢雨天带着折伞,她不再犹豫,抄起伞柄就往身后男人的肚子上捅——被捅得惨叫的咸猪手男,反过来扯住她要报警,就在她快要被咸猪手男的无耻和周围乘客的冷漠气疯的时候,一个人站出来拂开咸猪手男的爪子,隔在他们中间,一字一顿地说:“你报警就报警,我可以做人证,我还有物证,你刚才的不要脸动作,我手机都录下来了。只录了你下面,没有这位小姐的脸,所以不要以为不敢公开。”

  后来几年发生的事,姚欢不愿意再留有记忆,但方才被“鬼”欲至于死地的瞬间,同样的姿势让她作出了复刻前世的反应。

  只是,握着伞柄的一捅,是气愤,尚且保有不真的伤人的余地,而抓起水瓢的一捅,则是求生,后者那一记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姚欢趁“鬼”还在呻吟,兔子一样又窜到厕间的门口,一边拍门,一边竭尽全力地喊:“姨母,姨母救命,救命啊!”

  这尖利的呼救声穿云裂帛般,撕开了曾府宁谧的上空,厕间那头的沈馥之岂会再听不到。

  果然,门那边脚步声穿来,伴随着沈馥之先惊后怒的斥骂:“开门!小贱婢子,别跑,钥匙呢!”

  紧接着,咚咚咚,门剧烈地摇震起来,沈馥之开始从里面踹门。

  曾府宅邸的包工队,看来很追求工程质量,连厕间的门,也是做得厚实、装得牢固,那门震归震,沈馥之一个女人须臾间如何就能踢得开。

  沈馥之于是弃了门,又去扒窗户,却只撕开了几个纸洞,掀不开木框子。

  此时,地上那“鬼”好像缓过气来,艰难地直起身子,又往姚欢扑来。姚欢无法,又欲往那无墙遮挡的树丛一边跑,不知钻出树丛可有救。但天井空间狭窄,她哪里来得及绕开那“鬼”。

  “你个贱女人,还我弈心,还我弈心!”

  “鬼”的个子比姚欢高不少,莫看瘦骨嶙峋,力气却大。他一边嘶吼着扯住姚欢的头发,一边把她往井边拉,继而竟然空出一只手抓住姚欢的后背衣裙,似乎想把姚欢整个地投入井中。

  姚欢仍拼命挣扎,不顾一切地扒住井沿。

  她看见井中的水,映出高天流云,也映出她急剧晃动的脑袋。

  这么快,就这么快,半个月还没到,我的第一次穿越旅程就结束了?写我的作者还没上青云榜呢……最关键的是,他奶奶的,我连害我姚欢的人究竟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上辈子把我折腾至死的是癌症,我也就认了,是老天要收我。但这一回是谁,是谁!

  俗话说,人是婆娘狠,鬼是娃娃凶。要杀人的鬼不是娃娃,要保命的人却是个女人,一时之间,姚欢就像怕水的猫抓着救命木板般,纵然指甲抠出了血,也死死抓着井沿。

  就在人鬼双方僵持的一刻,一旁墙头上蓦地传来男子的厉声高喊:“恪儿,住手!想想你娘!”

  随着这一声,姚欢感到背上的鬼爪子再次一松,她抓住机会双膝跪地,终于让重心落在井边的地上。她觉得双腿直发软,又抖得厉害,控制不住地哇哇大哭起来。

  墙上的男子蹲下身子,瞅准依墙而种的一棵树,笨拙地跳过去,抱住树干,稳了稳身体,跌跌撞撞地爬了下来。

  一俟双脚挨了地,男子便怒冲冲地奔到那突然之间有些呆愣的“鬼”跟前,嗵地一拳头招呼在他肩膀上,压着嗓子喝道:“小畜生,光天化日就发疯,你连鬼都不如,鬼还有二两脑子!”

  “欢儿,欢儿!你应姨母一声!”厕门那边传来沈馥之的哭腔。

  赶来救人的男子听闻,忙大声回道:“娘子人无恙。”

  又更提高了音量,冲着厕间另一头喊:“我是四郎,我是曾纬,来人,快开门!”

  言罢,他跨到蜷在井边的姚欢跟前,和缓了嗓音道:“莫怕莫怕,无事了,我曾家不是地府。”

  姚欢惊魂未定,喘着粗气勉力仰起头,看到一个剑眉星目、靛色襕袍的男子,虽衣着普通,面上的煦色韶光淡淡漾开,却像个冲和脱俗的谪仙。

  另一边,“鬼”也缩在了地上,黑发白袍窝在一起,像一团石灰粉混着烂泥。

  那“鬼”突然间也嘤嘤呜呜地哭起来。

  “小叔叔,是她,是这个女子,她把我的弈心害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