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第一回合,旗鼓相当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056 2019.09.11 13:37

  好不容易有惊无险的一起平安的用完了晚饭,南柳跟袁士钦也该离开回袁宅了。

  南柳今晚本是不想到袁宅,想在家住一晚上的,但是看着袁士钦的脸色,她有些不敢吭声。

  只能是闷着头跟着他一起回去。

  从府里出来的时候,南柳先出来的,袁士钦还被慕容柱拉着在里面说话,南柳一人在府门口等着。

  等着等着,还没等来袁士钦,先等来了颜云策,

  颜云策看见门口等着的南柳的时候,嘿嘿笑了几声。

  南柳沉着脸瞥了他一眼,

  “笑屁啊笑。”

  颜云策没还嘴,双手抱胸倚靠在将军府门前的石狮上,看着坐在台阶上的南柳,

  “没想到你还去读书了呢。”语气阴阳怪气的,能听得出淡淡的幸灾乐祸。

  南柳把玩着手里捡的草根,懒得看颜云策,

  “那是我自己要求去的?我爹逼我去的。”

  “那你爹应该没逼你穿男装去吧。”颜云策坏坏的笑着,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南柳被颜云策故意拔高的音调吓了一跳,赶紧回头去看有没有人听见。

  见没人这才收回视线,气鼓鼓的压低声音怒吼,

  “这么大声干嘛!能不能小声点!”

  颜云策没再说什么,仰头望了望天,觉得很好笑似的笑了几声,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跑去读书,还女扮男装,结果没上几天,无缘无故的还被人给记恨了,要找人揍你……哈哈哈,慕容南柳,你混得也真够惨的。”

  南柳被嘲讽得脸黑了黑,

  “你还说,我告诉你,要不是见黄德才那臭小子竟然找得是你,我早就动手把他请的帮手给揍了一顿l了!见你是熟人这才懒得动手的!你还好意思腆着脸在我面前说!”

  颜云策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玩的事似的,夸张的哈哈笑了几声,

  “你还想揍我……那天晚上我要不是见被揍的人是你,早就让手下围上去把你揍成肉饼了!”

  南柳猛的扔掉手里的草根,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咋的了,不服气,要不再打一次!”

  “打就打,我可不怕你!”

  “怕的是王八蛋!”

  南柳一把撸起宽松的长袖摆,挥起拳头就朝颜云策砸了过去。

  重重的一拳砸过去,结果砸在了一个软绵绵的掌心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袁士钦握住了南柳朝颜云策挥过去的拳头,将南柳的手拉了回来。

  南柳抬头看了一眼,见是袁士钦,没敢吭声,乖乖的垂下了头,任由袁士钦握着她的手。

  颜云策见袁士钦出来了,还一上来就来了这么一手,麻溜的站直了身子,昂首挺胸,双手也不抱胸了,有模有阳的负在身后,然后,用眼角的余光斜睨着袁士钦。

  袁士钦看都没看颜云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停马车的方向。

  话却是对颜云策说了一句,

  “让南柳被同学欺负是我管教不言,这是第一次,我不计较,若是再有,定不轻饶。”

  颜云策被说的有些心虚,但还是厚着脸回了一句,

  “跟我又没有关系,我就一帮手,你跟我说干什么……真是莫名奇妙……”

  袁士钦用眼睛斜了颜云策一眼,懒得再跟他说些说些什么,拉着南柳往马车边走。

  走到马车边,扶着南柳踩着脚蹬先上马车,然后袁士钦自己抬脚再上去。

  一只脚刚踏上脚蹬,袁士钦忽然顿住动作。

  没头没脑的突然说了一句,

  “是我让人去通风报信的。”

  这种情形下,袁士钦虽然没指名道姓,但颜云策能感觉到他这话是对自己说的。

  他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头,一时没太反应过来袁士钦这话是什么意思。

  已经钻进马车里的南柳听到袁士钦这句话,还以为他是对自己的说,赶紧从马车里探出小脑袋,

  “你说什么?什么是你让人去通风报信的?”

  袁士钦没再说话,推着南柳的脑袋将她推了进去。

  然后,自己也抬脚上了马车,进了马车里。

  车夫动作麻利的撤掉脚蹬,坐上马车,调转马车头,驾车离去。

  看到马车离开,颜云策才后知后觉的猛然反应过来袁士钦的话是什么意思!

  气得追着马车大骂,

  “竟然是你这个混蛋让人去报的信!太可恶了!小爷就说事做的那么细,怎么就被我爹给发现了呢!原来是你这个奸细!”

  颜云策都快被气昏了,都想跳起来骂!

  ...

  跟袁士钦说完话,又在房间磨叽了一会儿的慕容柱忙完之后,这才准备到府门前送客。

  他之前跟袁士钦交代过的,等会儿会出去送他们,因为柳阳忽然叫着脖子痒,像是被什么小虫子咬了,他手忙脚乱的在房间查看,这才耽误了一会儿。

  慕容柱要去送客,柳阳喜滋滋的也跟着跑了出来,他要送袁士钦。

  但是,等到这一老一小到了府门前,有些傻眼了。

  哪里还有个人影儿!都各回各家了!

  柳阳怔在原地怔了一会儿。

  等到他反应过来,气呼呼的跺了跺小脚,

  “看吧,都是你磨叽,袁学士都走了!”

  吼完,撅着小嘴,转身就往府里走。

  慕容柱被柳阳埋怨得有些无措的原地站了一会儿。

  然后,也赶紧转身进了府,想着该怎么去安抚柳阳了。

  ...

  回袁家的马车,行驶的不疾不徐,极其平稳。

  马车里,南柳跟袁士钦相对而坐,静默无言。

  南柳感觉有些局促,抬眼瞄了瞄袁士钦,

  “呃……”

  “……”

  袁士钦没什么反应。

  南柳嗯唧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她憋得难受的往左右看了几眼。

  然后又撩开车窗的帘子,把头探出去透气,

  “……你怎么不说话,袁士钦。”南柳攥着车窗帘子,突然出声。

  袁士钦没看南柳,笔直的目光动都没动,

  “没话说。”

  南柳侧着身子贴着马车壁,手里攥着帘子小心翼翼的又看了袁士钦一眼,

  “怎么就没话说了,你以前话不挺多的嘛……”

  袁士钦顿了顿。

  “不想说。”

  “怎么就不想说了……”

  袁士钦终于抬眼看了南柳一眼,

  “懒得跟你说。”

  南柳的两只大眼水汪汪的跟袁士钦对视着,

  “怎么就懒得跟我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