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一起午睡哈~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1184 2019.08.01 07:00

  “那……不关门,咱把上课时间缩短一下好吧,袁夫子?”南柳咬着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袁士钦。

  袁士钦没有应声,端正的吃着饭。

  南柳看着袁士钦看了一会儿,眼里伪装出的无助、彷徨渐渐被不解、嫌弃取代。

  最后,终于是受不了了,

  “袁士钦,咱能不能好好吃饭?吃个饭跟上刑场似的,坐那么端正干嘛。”她这是在故意找架吵。

  袁士钦的脸色没起一丝波澜,

  “我昨天听袁皓说郡里其他的学堂都是五天一休制的上课,我在考虑……”

  南柳立马堆满一脸谄媚的笑,

  “袁夫子还真是夫子相十足,一看就是庄重的读书人,无论什么时候的坐姿都那么正式庄严,真是不辜负读书人三个字哈……”

  南柳这比翻书还要快的变脸速度引得袁士钦嘴角挑了挑,溢满了笑。

  南柳也看见了袁士钦嘴角的笑,但是一点没在乎。

  笑吧,使劲笑吧,只要你把上课时间缩短就行。

  袁士钦放下筷子,端起手边的汤。

  喝了几口之后,这才出声,

  “考虑之后,我觉得不太适合我的学堂,还是效仿不了。”

  啪的一声!

  袁士钦还没来得及放下的汤碗被南柳一筷子打翻,摔在了地上。

  汤碗摔成了碎片,碗里的汤溅在了袁士钦的袍角上。

  南柳气得红通着脸,瞪着袁士钦,

  “袁士钦,你很过分。”

  袁士钦垂着头在看地上被摔碎了的汤碗。

  看了一会儿之后,他抬头看向南柳,忽然笑了笑。

  那是一种很无赖的笑容,

  “反正就是不效仿,摔我的碗我也不效仿。”

  气死你。

  南柳仰着脖子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埋头吃饭,不想再搭理袁士钦。

  她自己心里都有数的,从小到大这么多年,袁士钦只要一无赖起来,反正她是干不过他。

  ...

  午饭过后,袁士钦看了一会儿书,然后去午睡。

  下午的课还早,还能休息一会儿。

  南柳本来没有午睡的习惯的,但午饭之后在袁家大宅里待了没一会儿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

  袁宅太安静了。

  一到中午这一会儿,感觉袁家的所有人都变得谨慎了许多似的,连走路都是轻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南柳间或听袁士钦提过家里规矩多,这只来了一上午,南柳感觉算是长了一些见识了。

  跟袁家这规矩森严的模样比起来,南柳感觉自己家的将军府跟放牛场似的。

  ……

  南柳想午睡,也不知道去哪,随便摸索着,就摸到袁士钦的房间去了。

  袁士钦在房间里的横榻上小憩,房间的床榻被帘子横隔着。

  袁家的规矩,不是夜间,不允上榻。

  南柳进来的时候,袁士钦抬眼瞥了她一眼。

  南柳困的不行了,眼睛都快闭上了,不过也还记得跟袁士钦说一声自己是来干嘛来了,

  “困死了,我来睡会儿。”

  袁士钦重新闭上眼睛,翻了个身,一手枕在脑后,

  “就在桌子那趴着睡吧,你知道上床榻是什么后果。”

  南柳没反驳,乖乖的坐在椅子上,趴着桌子睡。

  她确实知道上床榻去睡是什么后果,因为她小时候试过……后来被袁公罚抄《女诫》,抄得她都哭了……

  ...

  今日午间不是太闷热,小憩起来很是舒爽,没一会儿的时间,袁士钦就沉沉的睡着了。

  正睡得好好的,袁士钦忽然感觉身上莫名多了某些重量。

  他动了动……竟然动不了!

  袁士钦蓦的睁开眼,往身上看。

  南柳正傻兮兮的流着口水,趴在他身上呼呼大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