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不愿意就没饭吃!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047 2019.08.07 00:49

  “快、快,快给我拿衣服换!”南柳进了袁士钦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两扇房门之后,就一边抚着因为跑得太快起伏的胸口一边对袁士钦吆喝。

  袁士钦对着房间里的铜镜扶了扶腰间的墨玉腰带,一脸平静,

  “我昨天都说了,今天不会再给你借衣服。”

  南柳弯着腰靠着房门歇了一会儿,没有立即接袁士钦的话。

  等到缓过来之后,她瞅了都没瞅袁士钦,直接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翻来翻去的开始挑选看得上眼的衣服。

  袁士钦也没阻拦,仍旧站在铜镜前整理仪容,

  “你翻也没用,我不会借给你的。”

  “我要穿这件。”南柳拿着一件点缀着淡色墨竹的白衣对袁士钦示意。

  袁士钦正伸手去取腰间的墨玉腰带,听到南柳的话,他的眼睛都没朝南柳的方向看,

  “不行。”

  话毕,又补了一句,

  “把柜子里的暗灰色腰封给我扔过来。”

  本来都收拾好了,但袁士钦忽然觉得把墨玉腰带换成低调儒雅的腰封要好一些。

  他刚吩咐完,一个暗灰色腰封就朝他这边飞了过来。

  袁士钦伸手接住,然后接着开始摆弄。

  在这期间,他没搭理南柳。

  等到都收拾好了之后,他看向南柳,

  “穿好你的女装,然后……”袁士钦顿住。

  南柳朝袁士钦嘿嘿笑了一声,

  “我穿好了。”

  她穿的是刚刚从袁士钦的衣柜里翻出来的那件衣服。

  袁士钦没什么神情的注视着南柳,一直没出声。

  没出声的原因——南柳穿着这衣服确实还挺好看的……

  见袁士钦没说话,南柳不放心的补了一句,

  “我之前还让你帮我洗了一件男装,你要是不让我穿这件,那你把我那件拿来,我穿那件。”

  ……我那件比你这花花草草的衣服可好看多了。

  提起这茬,袁士钦这才猛然想起来这件事。

  他躲过南柳的注视,有些心虚的朝床榻下面瞟了一眼。

  上次洗到一半给藏到床榻下面了……后来似乎是忘记了……

  见袁士钦还不出声,南柳准备接着出言威胁,

  “……”

  袁士钦态度一转,打断她的话,

  “走吧,去学堂。”

  说完,生怕南柳接着问下去似的,转身就往外走。

  果然,刚转身没走几步,有人就从后面拽住了他。

  袁士钦顿住脚步,扭头往后看。

  南柳拽着袁士钦的袖子,朝他眨着无辜的双眼,

  “你这衣服借都借了……再给我弄点吃的吧,我早饭都还没用……”

  ...

  袁家大宅里,袁皓跟阵风一样朝袁士钦的房间跑。

  这都什么时辰了,学生们都到齐了,袁士钦都还没去讲课,知道情况之后,可把袁皓给急坏了。

  在袁皓的印象中,袁士钦向来都是重时重事的,除非迫不得已,不然今天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

  袁皓真的是越想越心惊。

  他不是忧心没人去给学室里的学生上课,而是忧心袁士钦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公子这么有才学,难道被心怀嫉妒之人绑走灭口了?

  那可怎么办啊?

  要不要报官?

  可是公子的名气那么大,说出去了会不会引起颍川郡的混乱?

  ……

  袁皓急的额上热汗直冒,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子。

  到了房门前,袁皓紧张得心脏砰砰的跳。

  一直到他慌里慌张的一把推开房门,看到房内的情景……乱跳的心脏顿时止住,愣在了原地。

  房间内。

  袁士钦面向房门坐在圆桌旁,慢条斯理的用着早饭。

  他的身旁坐着狼吞虎咽好似八百年没吃饭的南柳。

  袁皓愣愣的看着袁士钦,嘴张了张。

  “……”没说出话来。

  移开目光看了一眼南柳和桌上的琳琅满目的早饭之后,嘴又张了张,

  “……”仍旧没说出话来。

  南柳包着满嘴的饭盯着袁皓好久了。

  见他这般跟吃了苍蝇似的模样,忍不住的嘟囔,

  “袁皓你是噎着了还是咋的了,嘴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袁士钦瞥了袁皓一眼。

  只一眼,随即便淡淡的收回了视线,

  “我知道已经是上课的时辰了,我用完早饭就去。”

  人家都这么说了,袁皓只能悻悻然的点了点头,然后退出了房间,顺手关上了房门。

  出去之后,袁皓感觉就在刚刚上了挺有意义的一堂课。

  房间里,南柳跟袁士钦两人跟没事人一样仍旧享用着美味的早饭。

  南柳见袁士钦吃得不少,剩下的都快不够她吃了,忍不住的朝袁士钦翻了一个白眼,

  “你早上没吃饭?”

  “吃了。”

  “都吃过了你还跟我抢着吃!”

  袁士钦一脸平静,

  “没吃饱。”

  “……反正你别吃了!我也都还没吃饱!”

  袁士钦看了暴跳的南柳一眼。

  然后放下筷子,将桌上的盘子都挪到南柳的跟前,

  “吃吧。”

  南柳也不管,让她吃她就吃。

  还要大口大口的吃。

  这样才吃得香

  袁士钦一手撑在圆桌上托着下巴,嘴角含笑的看着南柳的吃相。

  ...

  盛家大院。

  盛家是颍川有名的富商,宅邸建的很是恢宏,四进四出,奢华宽敞。

  盛海棠一个人坐在后院一间装潢讲究的房间里,神情专注的拿着小木槌敲击着眼前的物件。

  房间里的那一套物件在盛海棠手中小木槌的敲击下发出厚重深沉又别有韵味的乐声。

  乐声透过房间飘出之后,能够传得很远。

  但只敲了几下之后,盛海棠就停住了动作。

  然后有些慵懒的将小木锤丢到一边,无聊的仰起头看着屋顶沉沉的叹了口气。

  没意思。

  南柳这才去了学堂两天,她就觉得没意思了。

  ...

  袁士钦上午耽误了些许的时间,所以上午的课讲得很潦草,匆匆的就结束了。

  其他那些有底子的学生们还好一些,听完上午的课,勉强还能消化。

  最苦的就是南柳。

  一整个上午,她都不知道袁士钦到底在说些什么。

  袁士钦就知道南柳肯定不明白,所以下课之后给南柳开了个小课。

  南柳雄赳赳的大吼不愿意。

  袁士钦说不愿意中午就没饭吃。

  ……一碗饭干倒一个英雄汉。

  硬生生的把南柳给逼得自己退了回来,乖乖的坐在袁士钦的旁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