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7.10上架
  • 20.82

    连载(字)

213位书友共同开启《英气十足似少年》的古代言情之旅

见习叶小强 见习blzwang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算命瞎子的预言:绝配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165 2019.07.10 07:00

  颍川多名士望族。

  皇权不太巩固、割据混乱的年代,由于百姓的追捧,这些望族在地方上的影响力很大,从中央调派下来的大臣官员要想治理好地方,还得先跟这些望族搞好关系。

  当然了,能得到百姓的喜爱,这些望族也不是什么坏家伙们。

  颍川的望族以袁氏为主。

  故事就是从袁氏大宅开始。

  ...

  街北的袁氏大宅今天气氛有些不一样。

  因为袁氏今天要添新人了。

  ……不是成亲,是袁夫人要生孩子了。

  这么热闹的事,宅内却是一片寂静。

  就连产房内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袁公双手负在身后,紧拧着眉头在产房外踱步。

  正踱着,产婆突然悄无声息的掀开帘子,走了出来,

  “袁公,生了,是个小公子。”

  “……”袁公顿住脚步愣了愣。

  发应过来之后,赶紧走到产婆跟前看孩子,

  “这一点动静都没有就生了?!”

  …

  一个时辰之后的街南镇北将军府。

  “夫人说肚子疼,快去都护府叫将军啊!快去!”

  也不知道吼这一嗓子的人到底是谁,反正这一声大吼就像是一串炮仗似的,瞬间就将好端端的将军府给炸开了!只要是听见的人吓得呼啦一下全部涌出了将军府,连滚带爬的往都护府跑!

  “先找稳婆啊!先找稳婆!谁快去找个稳婆过来!”

  涌出将军府跑到一半的人听见这一嗓子,又慌得赶紧掉头,要去找稳婆。

  后面跟着的要去都护府找将军的人没防备,没有停住脚步,两拨人完美的在大街上撞在了一起……

  这一撞,撞的路边的行人都知道了原来是将军府的慕容夫人要生了。

  ……

  慕容将军得到消息从都护府往回赶的时候,那可真是……胯下的马跑的都要飞起来了!

  “我夫人要生了!有劳各位让一让!”急吼吼的声音洪亮如钟,镇的街道都抖了抖

  街上的行人都是一边无奈的笑着一边赶紧避让。

  “慕容将军,生了儿子可要请喝酒啊!”有人笑着跟慕容柱调侃。

  “少不了你的!”

  ……

  慕容柱赶回府的时候,慌的盔帽都歪了,刚跑到府门前就心急的大吼,

  “我夫人可是生了?!”

  “……”

  将军府里人仰马翻鸡飞狗跳,尖叫声一声接着一声。

  每个下人都急急忙忙的自顾自抱着怀里的东西崩溃大叫着从慕容柱的跟前匆忙走过,根本没人有空搭理他。

  慕容柱急的抬脚赶紧往府里走。

  刚走了一步,府里突然就传来慕容夫人一声极其凄厉悲惨的叫声!

  听得慕容柱心肝一阵一阵的发颤,赶紧加快了脚步,

  “哎呀呀呀!我的夫人啊……”

  ...

  镇北将军府内慕容夫人的这一声吃痛的大吼,动静可是大到颍川郡内不少人都听到了。

  城墙跟下穿着像模像样道袍的算命瞎子听到声音之后,微微仰头侧望天空,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同样坐在城墙跟下闲聊的其他人见到瞎子这个模样,心里来了兴趣了,

  “大师啊,你这笑容颇有些深意啊。”闲的无聊,故意调侃的语气。

  瞎子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须,仍旧是高深莫测的笑着,不予回应。

  “莫非大师悟到了什么天机,可否给我等凡人泄露一二啊?”这时的声音已经带了明显的笑意。

  瞎子大师笑着起身,拿起自己的招牌跟小板凳,走了。

  “一个沉稳静默如九天之龙,一个混海翻腾自由奔放如怒江小鲤……呵,般配。”

  ...

  三岁。

  袁夫人将忸忸怩怩的袁士钦拉到身前,

  “小士钦,快看看,这是南柳呢。”

  站在慕容夫人跟前的慕容南柳睁着好看的大眼睛将有些忸怩还有些傲娇的袁士钦看着。

  小袁士钦两只小手放在身后,倔犟的别着头看着别处,就是不看南柳。

  南柳见他不看自己,好奇的蹒跚着步子上前,伸手点了点他的肩膀。

  小袁士钦没反应,很倔犟的保持着原来的动作。

  南柳又点了点。

  还是没反应。

  南柳觉得有些好玩,咯咯的笑着又点了点。

  这次的力道有些大,像是在推人家似的。

  小袁士钦的嘴慢慢的撅了起来。

  南柳笑着又连点了几下。

  ……这次终于是绷不住了,小袁士钦转身抱住袁夫人的腿哇哇痛哭了起来,委屈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这哭声吓得南柳迈着小短腿赶紧也朝自己娘亲的怀里扑。

  ...

  五岁。

  南柳一脸好奇的看着袁士钦,软糯着声音问,

  “你会说话吗?我已经五岁了,我都会说话了,你几岁了?”

  袁士钦小大人模样的双手抱胸,不回应。

  “你喜欢吃什么?我阿娘做的糕点很好吃,你要不要吃?”

  “……”

  “如果你想吃,可以去我们府上吃,我给你看我阿爹给我做的木马好不好?”

  “……”

  “你玩过木马吗?”

  “……”

  南柳急的小脸红通通的,气呼呼的抬手往袁士钦的脑门上拍了一巴掌!声音软软的大叫,

  “你倒是说话啊!”

  袁士钦扭头,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泪去找自己母亲。

  ...

  七岁。

  正是晌午,太阳很大,照在身上辣得人全身刺疼。

  慕容将军府巨大的门楣下有一片阴影,在这样的天气下,这片阴影看着很诱人。

  此时的阴影下就引诱来了两个小人。

  袁士钦跟南柳撅着屁股趴在地上饶有兴致的逗着盅里的蛐蛐

  “袁士钦,你快上啊,我的蛐蛐等下都把你的给打败了!”

  “我在上了……它好像不听我的……”

  府门前的宽敞大道时不时有些携裹着热浪的小风吹过,吹到门楣下两个小人这边的时候,两人身上的清凉衣袍随风飘曳了几下。

  看着格外和谐。

  ...

  十岁。

  袁士钦终于来看南柳的木马了。

  南柳的阿爹又给南柳做了一个大号的木马。

  袁士钦坐在木马上摇啊摇,南柳在一边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

  说着说着,袁士钦忽然出声打断她,

  “南柳,你脖子上的红绳绳是什么?”

  南柳伸手往脖子上摸了摸,

  “这个……这是我阿娘让我穿的,她说女孩子长大了都要穿的。”

  袁士钦从木马上下来,走到南柳的身边,

  “可以解开吗?”

  南柳不太确定的想了想,

  “……应该是不能吧,我阿娘说这很……”

  袁士钦迅速窜到南柳身后,伸手将南柳脖子上的红绳绳给解了开!

  解完好奇的看了一眼,然后撒腿就跑。

  南柳隔着衣物只感觉某个地方嗖的一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