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122 2019.07.11 07:00

  “小姐,你怎么又把这给脱了!”丫鬟秋秋尖着嗓子的声音划破空气,从里屋里传了出来。

  坐在外屋细心擦拭自己的宝贝狼牙棒的南柳跟没听见一样,始终是双眼放光的盯着手中的狼牙棒。

  这可是她新弄回来的兵器,可稀罕了。

  想想在院子里挥舞这把凌厉狼牙棒时的感觉,南柳就觉得心里激动得不行了,立即起身,扛着狼牙棒就往外走。

  丫鬟秋秋从里屋跑出来,挥舞着手里的一抹绯红大声止住,

  “小姐,你里面都没穿这个呢,不能出去!让别人看见多不好!”

  南柳顿住脚步,垂首看了看胸前,

  “我用裹胸布裹住了,看不出来。”

  秋秋才不信她这鬼话,几步走到南柳跟前,拉着她就往里屋走,

  “小姐,赶紧进来穿上,不然夫人看见了又要笑话你了。”

  南柳不屑,

  “切,就那个小娘子,任她笑去吧。”

  尽管嘴上倔强,南柳还是被秋秋拉着进了里屋。

  秋秋砰的一声关上里屋的房门,将手上的东西塞到南柳的手里,

  “给,穿上吧。”

  说完,转身往床榻走,接着开始收拾南柳扔得乱糟糟的床铺。

  “小姐,你应该知道是怎么穿的对吧?”秋秋忙活着的时候,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

  南柳翘着二郎腿悠闲的歪坐在椅子上,一脸爱惜的摩梭着狼牙棒上冷芒闪闪的棒牙,秋秋塞给她的东西被她随意的搭在椅子扶手上。

  听到秋秋的话,她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

  脑子里想的却是:哎呀呀,这棒牙真是漂亮!

  听到南柳回答了,秋秋便也没再问下去了。

  她将床榻上的薄被叠好之后,弯着腰开始整理床上的铺单。

  正整理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站直身子!

  眼风瞟到秋秋这一动作的南柳吓得赶紧丢掉狼牙棒,拿起扶手上的东西,胡乱的往脖子里套。

  秋秋站直身子之后并未转身。

  “小姐,我忽然想起来周小公子约你午后去游船赏花展呢。”

  这倒是让南柳起了兴趣。

  她取掉套在脖子里的玩意,往房间里环视了几圈,

  “周焕今天来了?”

  秋秋将事情跟南柳汇报到了之后,心里松了一大口气了,接着开始收拾床榻,

  “来了,还留了一封信。”

  南柳刚刚就是在房间里找是不是有信留下。

  秋秋话落之后,她也找到了信的所在位置。

  南柳起身,走到放置着铜镜的梳妆台前,拿起上面的那封信,拆开看了看。

  “南柳,午后浔阳渠边有今年夏季的最后一场花展,一起过来看吧,顺便把我海棠小娘子也带来哈,好哥们,就指望你了!”

  看完之后,南柳翻了个白眼。

  就知道你小子别有所图!

  ……

  秋秋还在唠唠叨叨的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没有动静了。

  她顿住动作,疑惑的扭头看了一眼。

  里屋的门大开着!身后哪里还有南柳的身影!

  秋秋撒腿跟着就去追,

  “小姐啊,你不能再穿这身男儿装出门了!将军看到会罚你的!”

  …

  浔阳渠横跨颍川郡,将颍川分成了像模像样的东西两城。

  南柳跟盛海棠到的时候,渠上已经有了好些游船了,很是热闹。

  两人刚走到渠边,还未细看,一个好听的声音忽然就从边上的一条游船上传了过来,

  “海棠、海棠,在这呢,我在这等你!”

  南柳翻了个白眼。

  不用看她就能听出来是周焕这个小混蛋的声音。

  南柳身边站着的盛海棠小娘子似是也听出了这声音,不满的嘟囔了几声。

  南柳瞟了盛海棠一眼,没敢出声,调了个头,拉着盛海棠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

  向那边走的时候,微微抬头向周焕在的游船看了一眼。

  这一眼,没看到周焕,却看到了船头站着的一个男子。

  男子站在桥头的时候,一手负在身后,身边围着不少谈笑宴宴的子弟,他却隔着远远的独独看着南柳,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南柳见对方看着自己,礼节性的也笑了笑。

  心里却在冷哼:怎么这个小混蛋也在!

  ……

  “海棠海棠,我来接你了!”本来还在游船上的周焕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岸,嗖嗖几下就跑到了南柳跟海棠面前,热切的跟海棠搭话。

  盛海棠拉着南柳从周焕面前绕了过去,

  “我们自己能过去。”

  说完,兴致勃勃的凑到南柳的耳边询问,

  “南柳,你带我来这是有什么好玩的啊?”

  南柳干干的笑了几声,暗暗瞟了被留在后面的周焕几眼,

  “……可好玩了,什么好玩的都有……”

  她带盛海棠过来的时候,可没敢提前跟她说是周焕要她这样做的。

  后面的周焕听见盛海棠的话,赶紧朝两人跑了过来,

  “对对对,好玩的很多啊!海棠小娘子,不是我跟你吹,今天这浔阳渠边可是热闹着,你……”

  盛海棠没再出声,拽着南柳的胳膊,步伐加快了很多。

  ……

  几人到了渠边的时候,游船上的船夫划动船桨将游船划到渠边,几个人小心的上了游船。

  南柳刚上去,还没站稳,游船忽然动了一下,差点把她给颠下去!

  南柳怕怕的抱着游船的桅杆,扭头看着滚滚的渠水,动都不敢动。

  刚刚站在船头笑着看着南柳的男子,看到南柳这个模样,像是绷不住了似的,笑出了声。

  南柳斜了男子一眼,

  “袁士钦,你再笑,我就把你丢到浔阳渠里去。”

  围在袁士钦身边请教学问的子弟们听见声音,都好奇的回头看着南柳。

  一见南柳的模样,这些人有些懵圈了

  “咦,这是哪家的公子啊?怎么这般面生?”

  “你可见过?”

  “不曾见过。”

  “不曾见过。”

  ……

  袁士钦不出声,饶有兴趣的看着南柳,等着她回答。

  南柳也听见了这些子弟们的碎话。

  她松开桅杆,气势汹汹的走到这些人面前,很狂野的提了提腰间宽厚的腰带,

  “我乃柳公子!”

  “柳公子是属哪个氏族的?”

  南柳有些语塞,

  “哪个氏……柳公子自然是柳氏之人!”

  这些子弟互相看了几眼,

  “似乎没听说颍川有什么柳氏大族,你可听说过?”

  “不曾听说。”

  “不曾听说。”

  ……

  有子弟转身看向袁士钦,一脸恭敬的请教,

  “袁学士可曾听说?”

  袁士钦欣然一笑,

  “听说过。这位柳公子我也见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