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你怎么又来了!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129 2019.07.21 11:47

  南柳第二天偷偷摸摸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秋秋都急坏了,可劲的追问南柳昨晚去哪了。

  南柳只是摆手,话都不想说。

  没啥好说的,想想都来气。

  ...

  待在家里的时候,南柳只能被迫穿上在她看来很累赘的裙裙裤裤。

  趁着家里人都在前厅的时候,南柳将裙摆提得高高的,一溜烟溜到了后院,然后定定看着后院里排列整齐放着的一排红缨枪……她心里是真的直痒痒。

  好想上去拔枪舞几下……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的身体不由控制的一点一点朝枪架移动。

  移到枪架边,她装作一脸坦然的目视前方,私底下,手却在暗暗的朝其中一杆枪伸过去。

  随着手离枪杆的距离越来越近,南柳的心里也是一阵一阵的激动。

  就快要拿到了!

  就在手刚握住枪杆,正要拔出来的时候,

  “闺女!”慕容柱的声音忽然从南柳身后传了过来!

  南柳吓得心里一个颤抖,立马松开枪杆,嗖的一下收回了手。

  慕容柱已经到了南柳的身后,

  “闺女,你怎么一个人在后院?”慕容柱的语气听着有些兴奋,尽管还未说到他想说的事情。

  慕容柱是一副粗犷的长相,由于那些在疆场厮杀的岁月,他的脸庞上留下了些许浅淡的刀痕。

  第一眼看着他,本是有些吓人的,但由于他此刻喜庆的神情,那些刀疤被满脸的笑容衬托着,看着也可爱了不少。

  南柳堆起满脸的笑,转身看着慕容柱。

  故意不回答他的问题,开始转移话题,

  “爹,你这终于忙完回来了!你都好几天没回……回……来了。”说着说着,南柳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了。

  因为慕容柱忽然沉下了脸,

  “你是不是又手痒想舞枪了。”

  南柳赶紧摆手否认,

  “才没有!爹,你不要胡说!小心我报官,说你胡说八道!”

  “你爹我就是官,你还想报哪个官。”边说,慕容柱边转身往前厅走。

  “跟上来,到前厅有事跟你说。”

  南柳扭头,用无比眷念的眼神看了身后那“可爱”的枪架一眼,然后默默的跟上慕容柱,往前厅走。

  这次,她连裙摆都不敢提了,怕又被慕容柱骂,只好是就这样任由裙摆长长的托在地上,磕磕绊绊的往前走。

  没走几步,就扑通扑通摔了好几跤。

  “爹,你走慢点,等等我啊!”南柳绝望的朝慕容柱的背影大喊。

  可慕容柱麻利的几个大跨步一迈,早就没了踪影。

  南柳从地上爬起来,哀怨的叹了口气。

  ……还是利索的男装穿着舒坦。

  ...

  前厅里,柳细细,柳阳都在,慕容柱跟南柳来了之后,就算是到齐了。

  “什么?!”听完慕容柱说的事情,南柳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瞪着两只大鱼眼看着慕容柱。

  慕容柱悠然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闺女,别那么看我,我已经回复了士钦了,这事没得变,就这么定下了。”

  南柳收回目光,脸色一沉,扶着椅子的扶手腾的一声重新坐下,

  “我不去,你回复了就你自己去。”

  一旁的柳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慕容南柳,你可别那么不知好歹哈,袁学士开学堂教学,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知道袁学士学问有多高吗!”

  南柳扭头,伸手就去拽柳阳的袖子,要把他拽到自己面前狠揍一顿,

  “他学问高你去学啊!你怎么不去啊!”

  柳阳被南柳的模样吓得赶紧往柳细细的背后躲,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太没有风范了。”

  这边的几人闹着的时候,柳细细若无其事的坐在一边观赏自己新做的好看指甲。

  南柳要揍柳阳,她也不拦;柳阳老是仗着自己看得书多,拐着弯骂南柳,她也不拦。

  反正就是闹呗,谁闹赢了谁就是老大,谁闹输了谁就是老二。

  最后,还是慕容柱的一声吼,喝停了胡闹的两人,

  “都给老子停下来!”

  南柳跟柳阳两人顿住。

  “柳柳,你必须去跟士钦学习学问。别人老是笑话我们慕容家,打仗很厉害,但学问却是一窍不通,大字不识几个,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咱们家必须出个学问人!”

  南柳一脸委屈,

  “咱们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孩子,不是还有二弟三弟……”

  “他们都在外镇守一方的安宁,就你一人在家,只能由你来。”

  “那还有慕容轩嘛……”

  “别啰嗦了,让你去,你就去!”

  ...

  南柳气呼呼的从前厅离开的时候,柳阳还一脸惋惜,暗暗嘀咕,

  “……我也挺想去的,但是……”

  想到之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袁士钦的无礼,他就没勇气了。

  最可怕的是,还当着他的面被人打了屁股……虽然是他指使的。

  作为读书人,在袁学士面前无礼到了这般模样,实在是愧对“读书人”这三个字……

  柳阳耷拉着小脑袋,垂头丧气的,不想出声。

  在他旁边的柳细细跟慕容柱两人在南柳离开之后,也开始了新的话题,

  “细细,我刚刚那声吼有威慑力吧,直接把南柳那丫头给镇住了,你看她平常多跋扈啊,不管管都不行了!”

  “阿柱你是最厉害的……”

  “还有我刚刚端起茶杯喝茶的那个动作够有范吧,我可是学了好久……不过那里面什么玩意茶是真不喝,比不上酒的半分。”

  “阿柱,茶是我们庐陵人最爱的,你不许这么说……”

  ……

  柳阳在边上听得打了个寒颤,迈着小短腿赶紧跑了。

  再听下去,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

  翌日。

  南柳起床收拾好了之后,啥也没干,直奔慕容柱的房间。

  她觉得有必要再争取一下。

  她怎么能当袁士钦的学生呢!

  那家伙就是一个十足的小气鬼!坏透了!那天晚上被踢下水的事情,她可还记着呢,这怎么能去当他的学生啊,去了还不被欺负死啊!

  南柳觉得今天一定要争取到。

  哪怕过去之后,慕容柱还在睡觉,她也要把他给拽起来重新商榷这件事!

  但是,还未到房间,南柳就看见了比慕容柱还在跟柳细细睡觉还要离谱的事情!

  ——袁士钦正端着一脸合适的笑在前厅跟慕容柱说话。

  慕容柱看着袁士钦时那一脸稀罕的模样,让南柳看着心里很不舒坦。

  南柳几步走进前厅,没好气的出声打断两人的谈话,

  “你怎么又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