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死缠烂打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290 2019.08.15 10:00

  周焕跟小虫子猛的冲到路边将马车拦下之后,就气势汹汹的往马车边跑,

  “小虫子,快点,我听见南柳那货的声音了,就在上面!”

  小虫子想跟上,又有点犹豫,在原地磨蹭了一会儿,

  “公子……你是不是听错了,这看着不像将军府的马车啊……”

  “磨叽个什么,她就是不想载我们,专门换的马车,上就完了……”

  马车里的南柳拔出插在鼻孔里的手,火气撩撩的砰的一声推开马车门,

  “是哪个王八蛋!”

  周焕没搭理南柳,折回去拽着小虫子就往马车这边走,

  “信小爷我说的了吧,赶紧上去,我可累……”

  忽然看到南柳身后探出来的那张脸色很不好的面容,周焕僵在了原地。

  南柳看着周焕的脸色,又扭头看看黑着脸的盛海棠,忽然觉得很过瘾,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没了,

  “哟,周小公子这是又想搭个车啊?”

  ...

  如周焕小公子的愿,他成功搭上了车,还是无比奢华的那种。

  ——豪商盛家的宽敞大马车!

  周焕谨小甚微的坐了上去,大气都不敢出。

  小虫子一见是盛海棠,又见周焕这副怂样,都没敢进马车里坐,可怜巴巴的跟车夫一起坐在马车前面。

  马车里面很安静。

  只有盛海棠跟周焕两人。

  南柳跑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周焕上来之后,她从马车上跳下来就跑了,说是自家马车还等着她。

  现在,只有周焕跟盛海棠的这辆马车格外吓人,马车平缓的驶向前方,一点颠簸都没有,马车里的两人都跟老僧入定了似的,各坐一角,僵直着身子动都不动。

  周焕虽然局促的要死,但是他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哈……真是巧啊……”尴尬的搭了一句话。

  盛海棠没什么好脸色,抬着下巴瞟了周焕一眼。

  ……搭讪都不会搭,也太怂吧,就这水平还想追求我?

  “这不算巧吧,是你跑过来拦的我的车。”

  周焕:“……”

  周焕接不下去话了。

  这天给聊死了……

  ...

  南柳从盛海棠的马车离开之后,蹦蹦跳跳的往自己马车停放的位置走。

  边走边忍不住想像周焕跟盛海棠两人单独同坐一辆马车的情景。

  那得打的多火热?

  也不知道最后到底是谁把谁给拿下。

  南柳觉得,总的来说,周焕应该还是心仪自家海棠小娘子的,上次海棠一时性急给了他一巴掌,可能把他吓着了。

  别人不知道,南柳可是知道的,自己海棠小娘子性情最是温顺贤良的,只要周焕看到了这一点,一定会爷们起来的!

  周焕也没啥坏毛病,也就是喜欢听听姑娘们唱曲,不算太坏,两人站在一起,般配。

  想着这些,南柳捂着脸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真是美好。

  边笑边往马车边上走。

  隔得老远的时候,她就看见了自家的马车。

  到了马车旁,车夫看见南柳,神情看着有些异常,似乎是有话想说。

  南柳想着车夫想说的可能是中午的事,没在意,给了他一个笑容。

  那事都是袁士钦那坏家伙做的,都赖他,别人都是被牵连的!

  南柳想起袁士钦就来火,上了马车开马车门的时候,力气不自觉的就大了许多。

  砰的一声将马车门给拉了开!

  端坐在马车里面的袁士钦朝南柳露出一个笑容,

  “回来了。”

  南柳保持着往马车里进的动作顿了一会儿。

  然后一言不发的进了马车,关上了马车门。

  边上的车夫也没敢吭声,见南柳进去了,也就赶紧跳上马车,开始驾车。

  马车里。

  南柳瞅了袁士钦一眼,然后嫌弃的伸手推他,

  “往那边坐,这是我的位置。”

  “这里这么大,谁说这是你的位置。”

  “这就是我的位置!我们一家人一起坐马车的时候,这就是我坐的位置!我爹都不跟我抢的!”

  袁士钦看了一眼自己身下的位置。

  然后往边上挪了挪,将位置让了出来。

  南柳得意的抬着下巴,双腿一伸,放在了那个位置,身子斜靠在马车壁上,舒坦的吐了一口气。

  袁士钦看着南柳的动作看了一会儿。

  “你不问我为什么在你的马车上?”

  南柳眼睛看着别处,

  “懒得问。”

  “我准备跟你一起去你家告诉你爹你早上迟到,上课睡觉,下课一问三不知这些事情。”

  南柳的手颤了颤,

  “你敢。”

  袁士钦看着南柳的怂样,笑了笑,语气忽然变得温柔起来,

  “我敢,或是不敢,都看柳南公子你了。”

  南柳斜着眼睛瞅着袁士钦,没出声。

  袁士钦垂着头看着南柳伸在他让出来那个位置上的腿,伸手抚上了南柳的脚踝,

  “到我家给我做饭吃,我就不说。”

  南柳嗖的一声缩回自己的腿,白了袁士钦一眼,

  “做白日梦。”

  袁士钦顺势挪了挪,又坐回了刚刚那个位置,往南柳身上瞟了一眼,

  “不愿意是吧,那你别想再借我的衣服穿。”

  说着,伸手就要去扒南柳身上的男装。

  南柳都快气疯了。

  “这是我今天穿来的!不是你的!”

  “就是我的,我也有一件这样的。”

  越说,袁士钦忍着笑越扒得起劲。

  南柳捂着衣服领口,一个劲的躲,

  “袁士钦,你个王八蛋!”

  两人正闹着,马车后面忽然咣当响了一声!

  像是什么东西从马车上掉下来了似的。

  南柳跟袁士钦顿住动作,看向马车尾。

  就连车夫也被这声给惊得勒住了缰绳,停下了马车。

  马车停稳,袁士钦跟南柳依次下了马车,到马车后面查看。

  灰扑扑的像条毛毛虫一样在地上往前蠕动的柳阳见两人下来了,红着脸赶紧捂住眼睛,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

  ...

  袁皓带人来将袁士钦接走了。

  南柳跟灰头土脸的柳阳坐着马车回家。

  “你什么时候藏在马车后面的箱子里的?”南柳斜睨着柳阳

  柳阳眨巴着可人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左顾右盼,

  “……我没有藏……”

  话音刚落,肚子忽然咕咕的叫了几声。

  南柳看向柳阳的肚子,忽然想起来早上在府门前看见过柳阳,然后这人一眨眼就不见了,该不会……

  要真是这样,那可就不好了。

  ……说不定就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了。

  比如说这身还没来得及换下的男装。

  柳阳的肚子响过之后,他眼巴巴的在马车里环顾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了角落里南柳早上没吃完的油饼子上。

  南柳瞟了柳阳一眼,伸手将油饼子拿了过来,在柳阳的面前晃了晃,

  “好弟弟,想吃吗?”

  柳阳再怎么会怼人,终究也还是个十岁的孩子。

  听完南柳的话,他口水哈啦的点了点头。

  南柳勾唇,

  “那咱们玩件好玩的事好不好?我给你吃饼子,你呢,就把有些事情放在心里不要说出去行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