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就连你都是我的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1651 2019.08.09 10:00

  饮完茶,袁士钦放下茶杯,看了各站一边还在争吵的南柳和周焕一眼,用手指叩了叩桌面,

  “二位要不坐下细细的说。”

  南柳跟周焕同时腾的一声坐下,

  “坐下说就坐下说!”

  然后,两人就当着袁士钦的面用唾沫星子打了一场华丽的仗。

  袁士钦垂着双手,一言不发,安静的听着。

  等到南柳七拐八拐、磕磕绊绊的终于把昨天晚上看见的情景完整的描述了一遍之后,袁士钦跟周焕终于明白了南柳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袁士钦忽然觉得没意思了,抬起垂着的双手,拿起书卷浏览。

  周焕听明白了南柳说的事情之后,咬着牙瞅着她,

  “胡说八道!那就叫玩女人了?!”

  南柳的情绪倒是平稳了下来,

  “那都不叫玩女人,什么叫玩女人?那些小娘子个个貌美惊艳,我亲眼看见你都笑了,别想狡辩!”

  说完,气鼓鼓的用眼神将周焕跟袁士钦一同都扫了一眼,嫌弃的补充了一句,

  “男人都这德性。”

  这话听得袁士钦不高兴了,放下书卷看向南柳,

  “胡说八道。有的男人们是一个德行,有的男人们是另一个德行。”

  “你才胡说八道!”南柳反驳。

  “你们男人就都是一个德性,将来都是寻花问柳、三妻四妾的坏家伙。”

  袁士钦正在往自己的茶杯中注茶,听到这句反驳,茶杯都还没倒满,他就放下了茶壶,

  “慕容南柳,你不能因为周焕玩女人就这样把所有男人都一棒子打死,这世上还是有些男人不喜三妻四妾……”

  周焕不可思议的伸手推了推袁士钦的肩膀,打断他的话,

  “你也跟着胡说是吧!我什么时候玩女人了!”

  袁士钦抿了抿唇,不出声了。

  周焕看向南柳,

  “昨天那些小娘子都是乐妓,人家个个都有自己拿手的乐器,弹得可是相当好听……人家只卖艺不卖身的!”

  南柳看着周焕,没出声。

  脸上是一副很明显的不相信的神情。

  周焕急的用手捅了捅袁士钦,

  “你说话啊,你也知道的。”

  南柳挑眉看向袁士钦,

  “你也知道?”

  袁士钦赶紧接话,

  “我知道是知道,我可没去过……”

  …

  “真是不知道呢,你还爱听曲子?”一通解释之后,南柳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周焕,问了这么一句。

  周焕被南柳气得都不想搭理她,

  “我爱听曲子怎么了,比不上你们两人一个搞学问,一个喜舞刀弄枪的?反正我就是喜欢。”

  南柳讪讪的笑了两声,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尽量顺着周焕的话说,语气中有那么一丝安慰的意思。

  周焕也确实生着气。

  因为南柳竟然把他想得这么龌鹾。

  像是想证明些什么似的,周焕敲了敲袁士钦面前的桌子,

  “你还缺学生不?我明天过来上课。”

  袁士钦看了周焕一眼,然后拿起书卷,细细浏览,一脸坦然,

  “交钱。”

  “我交,学费我肯定交。”

  “后期加入学生负担大,交三倍学费。”

  周焕站了起来,

  “袁士钦,你抢钱啊!”

  袁士钦端起手边的茶,抿了一口,

  “没人逼你来。”

  ...

  磨了好一会儿,周焕都没把学费给磨下去。

  不仅没磨下去,磨着磨着还有要上升的趋势!

  周焕赶紧打住,乖乖的应下了那三倍的学费。

  然后,就叫嚷着肚子饿了,要吃饭。

  钱虽然是给你了,但是我得在你这给吃回来!

  决不能亏!

  刚好时间也到中午了,袁士钦也吩咐下去让准备午饭了。

  接了吩咐的丫鬟刚离开,周焕用胳膊肘顶了顶南柳,

  “你去做,他家丫鬟做的饭巨难吃。”

  听到这句话的袁士钦眼睛亮了亮,叫住了离开的丫鬟,跟着督促南柳去换丫鬟做饭。

  他也有点想念南柳的手艺。

  南柳丝毫不忸怩,大家伙都让她去,她一挽袖子,起身就往厨房走。

  走之前,在桌上摸了摸,准备再喝杯茶。

  但是,摸了几下都没摸到她刚刚用的茶杯。

  南柳心里奇怪了。

  刚刚才喝的啊!

  她看向桌面,在上面扫视了一圈。

  没看到,又有些不太确定的往袁士钦跟周焕手上看。

  等看到袁士钦手中送到嘴边又抿了一口的茶杯,南柳的目光嗖的聚成了一束光,

  “袁士钦,你干嘛用我的茶杯!”

  袁士钦垂眼看了茶杯一眼,

  “桌上没有茶杯了。”

  “没有你不知道去拿!”

  袁士钦随意的摆了摆手,

  “不想去。”

  摆手的方向是外面,示意南柳别掰扯了,赶紧去做饭。

  南柳不搭理,扑上去就抢茶杯,

  “是我的,你不能用!“

  袁士钦笑着微微趔身,避开南柳,

  “我都不嫌弃你,你还好意思嫌弃我。再说了,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是我的,哪里有你一样。”

  南柳不理会,挣扎着还要去夺。

  袁士钦伸手,用手指抵住南柳的额头,笑着将她推远,

  “有什么好抢的,就连你都是我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