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女儿装也甚是好看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578 2019.07.13 07:00

  刚转身,府门都还没关,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

  “你完了。”

  南柳被吓了一跳,扭头瞪向说话的人,压低声音怒吼,

  “柳阳,你吓死我了!”

  说话的时候,双手还扶在府门上,说完之后,回过头接着关府门。

  南柳身后十岁的柳阳端庄的一手执着书卷,一手负在身后。

  听完南柳的话,他的眼睛从书卷上微微移开,一脸不屑瞟了南柳一眼,

  “我不吓你,你都已经死定了。”

  南柳已经关上了府门。抱着怀里的盆栽绕过柳阳就往府里走,

  “我懒得跟你啰嗦,别烦我。”

  “慕容南柳!”柳阳突然提高声音对着南柳的背影嚷了这么一嗓子。

  南柳都要跳起来了!

  折回来伸手就去捂柳阳的嘴,

  “要死人了,你闭上嘴啊!”

  柳阳往后推了几步,拿着书卷挡在胸前躲开了南柳的手

  但说话的声音也放低了下来,

  “你爹已经回来了,你最好别轻举妄动。”

  南柳心里咯噔了一下,

  “真回来了?”

  柳阳不动声色的看着南柳,不语。

  南柳最讨厌他这个死样子了。

  她收了收脸上的神情,故意装作一脸不在乎,

  “回来了就回来了呗,我……”

  “把你手里那玩意给我,你就能进去了。”柳阳打断南柳的话。

  南柳垂头看了看怀里的盆栽,

  “……”

  “你爹真的回来了,就在房间跟我阿娘说话。”

  ……

  “给你。”

  ……

  南柳空手离开的时候,不服气的瞥了柳阳一眼。

  “你这个臭小子,下手不要太狠,我可是你长姐!以后收拾你的机会多的是!”

  柳阳端正的站着,怀里抱着南柳的盆栽,一脸严肃,不说话。

  等着南柳气呼呼的转身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似的,垂下头看着怀里的盆栽,伸出手轻轻把玩,暗暗嘟囔道,

  “又不是我亲姐……”

  ...

  南柳回到房间的时候,秋秋正从房间里往外走。

  两人都是神色慌张的忙着在走路,没有抬头。

  走到房门口的时候,谁也没停,砰的一声撞在了一起!

  撞完之后,南柳顿住脚步,身形未动,可怜的秋秋被撞得连连往后趔趄了好几步,最后还是没稳住,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哎呀!”秋秋气急的大叫了一声。

  她后面本来还想接着说什么来着,但抬头一看撞着的人是南柳,立马就噤声了,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屁股上的灰都来不及拍,拽着南柳就往里屋走,

  “我的小姐啊,你可算回来了,赶紧进去把这身衣服给换了!”

  南柳也没磨叽,任由秋秋拉着往里屋走。

  走的时候,还一脸关心的撩秋秋的裙摆,

  “哎,你屁股摔的没事吧?”

  ……

  秋秋将南柳拽到里屋之后,南柳三下五除二的把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换上了一身艳丽的女儿装。

  她的女儿装都是慕容将军着专人比着她的身材做的,做出来的衣服将她身材的比例衬得极好。

  而且衣饰的料子用的也是托熟人从梁州买回的顶好的料子。

  这两样掺合在一起,做出来的衣服自是不会差。

  南柳换上的是一套浅蓝色的齐胸襦裙,肩上披着幽蓝薄衫,脚踩漆白小短靴。

  这样一看,确实很有些深闺大院里未出阁的小少女模样。

  慕容柱为了自己能有一个“真正”的闺女,真的是煞费了苦心,

  就算是对自己的小娇妻柳细细,他都没这么上心过。

  从梁州买回来的好料子全给南柳做衣服了,没留一匹给柳细细,弄得柳细细每次看见南柳的衣裙,都眼红的不得了。

  ……

  南柳换完女儿装出来之后,累得吭哧吭哧的,

  “我最烦的就是穿这种累赘衣服了,裙裙裤裤,拖泥带水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规定女人必须要穿这种衣服的!”

  秋秋没应声。

  她没时间跟南柳讨论究竟是哪个混蛋规定女子必须要穿这种累赘的裤裤裙裙这种问题。

  她一刻都没闲,南柳从里屋出来之后,她赶紧跑去收拾南柳换下的男装,将上面的浮灰拍掉,找个包袱给包起来藏床底下。

  南柳看见之后,心疼的要死,

  “我的宝贝衣服,穿脏了连洗都不敢洗,还藏在床下……真是委屈你了……”

  ...

  袁氏大宅。

  袁士钦回去的时候,府里的晚饭都准备好了,都已经端上桌了。

  厅堂的大圆桌上,饭菜摆了一桌子。

  圆桌前坐着一脸严肃的袁家老爷,似是在等着袁士钦。

  袁士钦刚进府门看到厅堂里烛火通明之时就意识到自己回来晚了。

  袁公的自我约束度很强,定下的袁家家规也很严明。

  每天的晚饭时间是固定的,到了时间,饭菜上桌,用饭之人都要在饭桌前坐着。

  甚至每天吃的东西,都是考虑到人所必食的食物固定下来的。

  ……

  袁士钦走到厅堂外面的时候顿住脚步站了一会儿。

  往厅堂里看了一眼,然后才重新抬脚往厅堂里走。

  “……爹。”袁士钦在饭桌前顿住脚步,朝上位的袁公喊了一声。

  袁公的眼神未动,语气淡淡,

  “什么时辰了。”

  袁士钦的眼神躲闪了几下,

  “……我有事耽误了,以后不会了……望爹莫要怪罪。”

  “晚饭过后,《建言策》誊抄一遍,明早给我过目。”轻描淡写的语气。

  袁士钦颔目垂首,

  “知道了。”语气平稳的没有一丝波澜。

  袁公不再说话,拿起桌上的手帕擦了擦手。

  袁士钦看见袁公这个动作,这才撩起袍角在桌边坐下。

  刚坐下,袁公丢掉手里的帕子,将圆桌上的饭菜扫了一眼,再次开口,

  “饭菜都撤了,再上新的。”

  ……

  新的饭菜全部端上之后,袁公才拿起筷子。

  袁士钦也跟着拿起了筷子。

  吃饭的过程中,饭桌上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自从几年前袁夫人不幸染病离世之后,这父子俩用饭之时就是这种状态,一顿饭下来,几乎都不说话。

  袁公性格深沉,规矩又极多,袁夫人在的时候,还偶尔会耍耍赖,故意坏些他的规矩,活跃家里僵硬的气氛,袁公也就宠溺的一笑而过了。

  自袁夫人离世之后,这个家里已经很久都没有笑声了。

  ……

  不过,今日有了丝丝的不一样。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袁公突然出了声,

  “我明日要去趟梁州,归期尚不明确。你也不小了,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看顾好家里。”

  袁士钦手上的动作顿住。

  一会儿之后,他才重新握着筷子去夹菜,

  “爹突然去梁州所为何事。”

  袁公放下筷子,拿起桌上的帕子擦了擦嘴,一本正经的看着还在吃饭的袁士钦。

  袁士钦吃着吃着忽然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太对,抬头看了一眼。

  看到袁公的模样,他愣了愣。

  反应过来之后,有些茫然的赶紧也放下了筷子,拿帕子抹了抹嘴角,

  “爹……”

  “我此次去梁州,是去向今上请辞。你年龄不小了,袁家的爵位,你该承袭的也是时候承袭了。”

  袁士钦的眉头蹙了蹙。

  袁公注意到了袁士钦这个不满的细微动作。

  他睨了袁士钦一眼,从鼻子里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都到了这个年纪了,还是一事无成,还想如何。”

  说完,似是不愿再待下去似的,起身就走了。

  袁士钦一个人坐在饭桌前没动。

  等到听到袁公的脚步声远了之后,他重新拿起筷子,毫不在意的接着开始吃饭。

  边吃边嘟囔,

  “我才不觉得我一事无成……”

  连着往嘴里扒了好几口饭菜之后,袁士钦便放下了碗筷,起身快步往外走。

  袁皓不解的赶紧跟上,

  “公子不吃了?”

  “还吃什么吃,赶紧去抄《建言策》啊,人家明早就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