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半夜进我房间是要干什么!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016 2019.07.18 16:09

  南柳被“死皮赖脸”的袁士钦留在了家里过夜。

  南柳留下也不全是因为袁家到了时辰就闭门的规矩,主要还是因为她有点累了,真的是想睡觉了。

  要不然,她才不管你什么规矩不规矩的,袁家的规矩是给袁家人定的,想关她,那是不可能的,她翻墙、翻屋顶都是要翻出去的!

  ……

  袁士钦让丫鬟给南柳收拾了房间。

  南柳进去之后,一点没磨叽,直接趴在床榻上就睡下了。

  没一会儿,安静的房间里就传出了清浅均匀的呼吸声。

  呼吸声在房间里均匀起伏了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南柳睡的这间房间的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穿着宽袍的袁士钦从外面走了进来。

  袁士钦的模样看着像是刚刚沐浴完,鬓角的发有些微微的浸湿,眉目看着也是神清气爽,毫无倦容。

  他进了房间之后,脚步放的极轻,缓缓的朝床榻走。

  走到床榻边停住脚步,顿在原地看着床榻上的南柳。

  南柳趴在床榻上睡得横七竖八的,被子也没盖。

  袁士钦脸色平静的看着南柳看了一会儿,然后微微俯了俯身,朝南柳伸出了手。

  手伸出一半,南柳忽然抬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袁士钦顿住动作看向南柳。

  趴在床上的南柳眼睛都没睁开,

  “你想干什么。”

  袁士钦没出声,平静的看着南柳。

  他以为南柳这是在说梦话。

  可是下一瞬……

  南柳忽然猛一用力,将袁士钦的胳膊拽了一下,力道大到直接将袁士钦给拽倒在了床榻上!

  ……

  袁士钦仰躺在床榻上,愣愣的看着翻身坐在他身上,一脸清醒的南柳。

  南柳勾唇,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就知道你留我在你家准没好事,我可防着你呢!”

  说完,将袁士钦的双手打量了几眼,

  “来来来,让我看看,你又带了什么好玩意,是小蛇还是什么别的奇怪的虫子?”

  袁士钦没搭理南柳的话,缓了几下让脸色平静了下来,伸手去推南柳,

  “起来。”

  南柳不依,

  “我才不起,你上次拿那条肥大的老鼠把我吓得半死我都还没报仇!我就不起来!”

  袁士钦双肘撑在床榻上,不管不顾的直接坐了起来,将南柳推到了一边。

  南柳不情愿的还在挣扎着用腿去盘袁士钦的腰,不想让他脱离自己的禁锢,

  “我就不起!大半夜偷偷摸摸跑到我房间里,也不出声,你就是没安好心!”

  袁士钦将南柳的腿拿开,逃似的从床榻上站了起来,

  站起来的时候,南柳还很不服气的朝他背上踢了一脚!

  踢得袁士钦的身形趔了趔。

  袁士钦的眉头跳了跳,站在原地忍了又忍,这才忍住没转身跟南柳打起来。

  南柳踢完袁士钦之后,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盘腿坐在床榻上气哼哼的看着袁士钦的背影。

  袁士钦转身的时候,南柳的眼神跟刀子一样正盯着他看,

  “说,大半夜来我房间干嘛。”语气沉沉的,跟在审问犯人似的。

  袁士钦脸上没什么神情,准备开口。

  但是,话到嘴边,他忽然顿住了。

  然后,脸红了红。

  南柳瞅着袁士钦瞅了一会儿。

  见他莫名奇妙的脸红了,她疑惑的蹙了蹙眉。

  想了一会儿之后,南柳像是忽然想明白了似的,赶紧用手捂住胸口,睁大着眼睛瞪着袁士钦,

  “大半夜的穿成这样偷进我房间,你不会是……不会是……”

  后面的话南柳都不好意思说了。

  但她没让自己的不好意思表露出来,装得一脸淡定,

  “咱俩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可不能这样,你就算是需要也得去找别的女人啊……”

  袁士钦没反应过来南柳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你……还会玩船灯吧?”

  ……

  南柳愣住,

  “……啥?“

  ...

  袁士钦要带南柳去一个地方,让南柳跟着他。

  两人在走廊里走着的时候,袁士钦斜着眼睛瞟了南柳一眼。

  他有话想说。

  “你刚刚都睡着了,怎么知道有人进来。”

  袁士钦真的是很好奇这一点。

  难道说出身将门之家,警惕性天生比常人都要强?

  这一点,他从小就在思索了。

  因为他从小到大跟南柳在一起玩的时候,在南柳的身上就看到了这一点。

  南柳的反应速度,指挥能力,警惕性都比同龄的孩子要强上许多。

  就连他自己也只能是靠耍些南柳听都听不懂的文字上的小聪明才能把南柳糊弄得团团转。

  所以,问完之后,他很期待南柳的回答。

  南柳双手插着腰打了个哈欠,不在意的答,

  “反正就是知道。”

  “怎么知道的。”袁士钦不满意这个回答。

  南柳扭头看了袁士钦一眼,暗暗嘟囔,

  “……怎么那么多事儿。”

  嘟囔完之后,正儿八经的大声回答,

  “怎么知道的你得问你自己啊,整天把身上弄的那么香,一走过来,谁不知道是你来了。”

  袁士钦停住脚步。

  南柳没察觉到,还在自顾自的往前走。

  走了几步之后,她感觉到不对劲,往旁边看了一眼。

  见没有袁士钦,她扭头往后面看。

  袁士钦见南柳看过来了,抬脚又重新往前走。

  走到南柳身边也没停,接着往前走,

  “我身上才没有香味。”

  南柳撇了撇嘴,抬脚朝袁士钦追了过去,

  “我还不知道你,你从小到大身上都有这股淡淡的香味,比我家海棠小娘子身上的味道还要好闻……”

  ……

  两人说话间,不知不觉的已经穿过走廊,走到了厅堂前的院子里。

  院子的中央里有一弯小浅湖,湖中是假山和嶙峋怪石,此时无风,湖面平静的如一面镜子。练白的月光洒下来,落进小浅湖里,如同给明镜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

  袁士钦看着这弯浅湖,唇角勾了勾。

  南柳也看见了浅湖。

  她有些不解,

  “在这放船灯?”

  袁士钦的眼中泛着耀眼的光,点了点头。

  然后抬脚朝小浅湖边上走。

  南柳仰天打了个哈欠,无奈的跟着袁士钦一起往前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