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风流债找上门了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161 2019.09.09 18:49

  红绡楼的实木大门被推开。

  一个小脑袋怯生生的从门外探了进来,

  “……打扰一下,我想问问周焕在不在这?”

  二楼正揪着小虫子衣领子的周焕听见声音,疑惑的瞄了瞄。

  瞄清之后,他吓得魂都没了,扑通一声直接卧倒,背靠围栏遮挡自己!

  小虫子低头瞅着周焕,

  “公子,你……”

  “别出声!蹲下来!”

  周焕一把将小虫子拽得也卧倒了下来。

  用力太过突然,小虫子没端住手中的豆花,碗一歪,豆花飘飘洒洒的泼了周焕一头……

  周焕斜眼瞪着小虫子,恨不得用眼神捅死他。

  探进脑袋来打探消息的盛海棠话落之后,隐约听见了二楼砰砰锵锵的声音。

  她好奇的抬头往二楼看了一眼。

  一楼忙活着的众人在盛海棠探进脑袋之后,就一直盯着她看。

  见盛海棠抬眼往二楼看,众人也齐刷刷的抬眼跟着往二楼看。

  从楼下看二楼的实木围栏,可以看到围栏外面雕刻的精巧夺目的雕花。

  雕花在透过窗的阳光的照耀下,有熠熠的光在闪着,非常好看。

  但是,除了有好看的雕花,整个二楼,一眼望去,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盛海棠有些不死心的专注的又看了一会儿。

  一楼的人仰头望着二楼的时候,也看到了二楼没有人。

  但她们也没出声说些什么,只是偶尔看看二楼,又看看盛海棠。

  有几个好事的小娘子甚至是直接用直白的目光上下打量盛海棠。

  盛海棠感觉到了这种目光。‘

  这让她很不舒服。

  盛海棠收回目光,礼貌又有风度的朝一楼的小娘子们颔了颔首,

  “看来你们这还没开张,想来小女子要找的人也不在这,真是打扰了。”

  小娘子们愣愣的看着盛海棠,像是未见过这种好家世教育出来的这么礼貌漂亮的姑娘似的,都看呆了。

  见盛海棠颔首,她们手忙脚乱的赶紧也颔了颔首,以示红绡楼的人也是懂礼数的。

  盛海棠冲这些人笑了笑,

  “告辞。”

  说完,转身,走出红绡楼。

  离开之前,还不忘将红削楼的实木大门关好。

  ……

  盛海棠走后,红绡楼安静了一会儿。

  但尽管安静下来了,周焕仍是不敢站起来看一眼。

  小虫子试探着用袖子擦了擦周焕头上的豆花,

  “……公子,她好像走了……我帮你看看?“

  周焕嫌弃的推开小虫子的手,压低声音呵斥,

  “看什么看!她认识你,要是看到你,我就死定了!”

  小虫子委屈巴巴的瞥了瞥嘴,将袖子上沾着的豆花往身上擦了擦,

  “看到就看到,公子你怕什么……”

  “虫子,我再跟你强调一遍,公子我从没有怕过!公子我是嫌麻烦!”周焕一脸正色的用手指着小虫子的鼻尖。

  小虫子垂着头,哼哼唧唧的不说话。

  周焕白了小虫子一眼,然后一把夺过他的袖子,往自己脑门上擦,

  “赶紧给我擦擦,烦死了,臭哄哄的!”

  大概是也确定了盛海棠已经离开了,周焕的声音大了不少。

  小虫子不说话,攥着袖子跟搓皮球似的一个劲的搓着周焕的脑门。

  没一会儿就把周焕搓得疼的叫唤了起来,气得伸手去拽小虫子的头发,

  “小兔崽子,就说了你几句,你这就要谋杀啊!”

  红绡楼的实木大门突然吱呀一声再次打开,完美的截断了周焕的尾音。

  周焕一听见这吱呀的一声,立即顿住动作不敢动了,跟同样呆住了的小虫子对视着,大气都不敢出。

  推开门的还是盛海棠。

  这次,她站在门外古灵精怪的冲一楼看着她的小娘子们眨了眨眼,

  “是这样的,那位叫周焕的公子借了我一百两银子没还我,他要是来你们这了,希望你们能派人去北街的盛家通知,跑路费盛家双倍掏哦。”

  说完之后,盛海棠确定在场的人都听懂了,这才重新关上门,安然离开。

  二楼的围栏处。

  周焕已经懵在了原地。

  小虫子有些担忧的推了推周焕,小声的询问,

  “公子,你又出去借钱了?还一百两……老爷知道会揍你的……“

  周焕的目光挪了挪,瞪向小虫子,

  “借什么借!我没找她借钱!”

  小虫子抬眼看向别处,一脸不置可否的神情,

  “……公子你哪次在外面借钱了不是这么说的。”

  周焕气得呲了呲牙,正要开骂,楼下忽然有人出声,

  “刚刚那小娘子生得可真水灵哈!”阴阳怪调的语气,故意拔高的音调,让周焕听着就觉得别扭。

  “是呀,说话也真是礼貌,也不知道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小娘子。”

  “听她报盛家的名号,应该是盛家人吧……”

  “哎呀,管她是哪家的呢,反正都是咱周公子惹来的风流债。”

  “周公子,风流债都找上门了,可别躲了啊!”

  周焕一听这些话,不服气的想站起来反驳。

  小虫子赶紧拽住,

  “公子,可别,你说不过她们……”

  周焕不愿意,挣扎着还是要站起来。

  小虫子赶紧伸出手安抚,

  “公子,咱不跟她们计较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主要是她们要是发火了会把我们丢出去的,你别连累我,公子……”

  ...

  将军府。

  南柳将裙摆提起打成结,露出穿着裘裤的两条利索的大长腿,宽大的袖摆也被她捋起扎在肩膀上。

  整个人看着精神抖擞,跟准备干架的小公鸡似的。

  都收拾妥当之后,南柳伸手摸了摸肩上扛着被她藏在房间藏了许久的狼牙棒,冷着脸看着对面的颜士钦,

  “这是我家,你先出手吧,免得你说我欺负你。”

  颜士钦一脸无奈,手里握着的长枪软绵绵的落在地上,

  “我知道错了,我们先别打,你先给我点吃的好不好,昨天晚上我私自调兵去玩,被我爹给发现了,他气得都把我给赶出来了,我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吃东西了,饿死了……”

  在外围的阴凉处观战的柳细细挥舞着大鸡腿兴致勃勃的吆喝,

  “打!小策,打赢了就有吃的!”

  颜云策无力的看了柳细细一眼,

  “柳伯母,我打不动啊!”

  柳细细再次大力的挥舞了几下手中的鸡腿,

  “没事,打,打起来就有劲了!”

  喊完,笑意盈盈的在椅子上坐下,将大鸡腿放进柳阳手边的盘子里,

  “这孩子,真真实心眼,叫我柳伯母……”

  说到这里顿了顿。

  然后脸色一变,看向柳阳,

  “儿子,说真的,我有那么老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