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我跟你爹说你强迫我……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496 2019.07.23 12:28

  “八月初五日,日升耳天中,江南杨柳道,谒渴行人匆。忽临曲江,清波荡漾……”

  柳阳诵着诵着,胸膛不自觉就挺了起来,说话也不结巴了,说出的句子流畅利索,简单明了。

  他作的是一首咏叹曲江的小词。

  在他咏诵的时候,袁士钦没有在意他刚刚紧张到无礼的行为,反而一脸认真的在听。

  不过,整个前厅也就只有袁士钦在听……

  慕容柱尽量装作在去听。

  但是,他实在是听不懂柳阳唧唧歪歪在说些什么玩意。

  柳细细也没在听。

  她虽然支持自己儿子去搞好学问,但是,她也习惯了柳阳在她耳边呱啦呱啦念书的时候忙着修饰脸上的妆容。

  至于南柳……也就那样。

  反正她跟慕容柱一样,也听不懂个什么,好好吃饭多惬意。

  由于这些人的无视,导致柳阳诵完之后,前厅里一片寂静,连个叫好声都没有。

  柳阳的一对浅眉皱得都跟两条蚯蚓似的趴在额上。

  他紧张兮兮的偷瞄了袁士钦一眼。

  见袁士钦不仅没有出声说些什么,额角反而还跳了几跳,他脆弱的心理防线瞬间就崩散了!

  赶紧手忙脚乱的伸手指了指一边坐着的南柳,跟要哭出来一样,

  “袁学士,她比我还笨呢,她字都认不全!”

  前厅里瞬间安静下来。

  柳细细跟慕容柱缓缓的看向南柳。

  正在啃猪蹄的南柳顿住,在这片寂静中,满嘴油渍的抬头看向袁士钦。

  袁士钦也正在看着她。

  见她抬起了头,便移开了视线,重新看向柳阳。

  抬手拍了拍柳阳的肩膀,一脸认真,

  “这首小词做的很不错,你年纪还这般小,能做出这样的词已是很不错了。”

  全然没有了上次让袁皓去揍人家的霸道模样。

  柳阳激动的连连点头,

  “嗯,我知道了,袁学士。”

  见柳阳这般喜欢做学问,而前厅又没人出声接他的话头,袁士钦随意的又问了柳阳一句,

  “可中意哪家书院,以后想去入读的?”

  “嗯,有,我以后想去梁州的文麓书院读书,听说那里有许多有识之人。”说话的时候,柳阳的小身板绷得挺直,俨然一个小学者的模样。

  袁士钦深思着点了点头,

  “文麓书院是个好书院,值得一去……”

  柳阳见袁士钦竟然赞同自己,心里顿时汹涌滂湃,有一肚子的话想跟袁士钦交流探讨,但袁士钦移开视线,话锋一转,忽然转到了另一个话题,

  “说到书院……我办的学堂也已基本落定了,南柳你什么时候去?”说话的时候,饶有兴趣的看着忙着吃饭的南柳。

  南柳还没出声,慕容柱赶紧在一边接腔,

  “明天就去,明天就去。”

  南柳嘴里包着鼓鼓一嘴的肉,斜着眼睛瞪了慕容柱一眼。

  ...

  在饭桌上吃饱之后,南柳一刻没停留,起来就回了房间。

  刚回房间没多久,袁士钦也到了她房间。

  袁士钦来的时候,南柳正无聊的坐在床榻边上,踢踏着两截小腿想着下午该怎么溜出去玩。袁士钦进来的时候,她跟没看见一样,自顾自的就坐在那里,动都不动一下。

  袁士钦走进房间之后停住脚步,

  “我来把明天去学堂要带的书先给你拿过来,免得你明天去了之后连书都没有被人笑话。”

  “袁士钦,你就做梦吧,我不会去的。”南柳别着脸,看都不看袁士钦。

  袁士钦一手端平着书,一手负在身后。

  听完南柳的话,他笑了笑。

  南柳听见笑声,火气登时就起来了,

  “你笑什么啊!”

  袁士钦将书放到圆桌上,大大咧咧的走到南柳旁边,也在床榻上坐了下来。

  挤得南柳一脸嫌弃的还往旁边挪了挪。

  袁士钦坐下之后,用肩膀抵了抵南柳,

  “好了,不就是晚上把你踢到湖里去了嘛,我那么小的时候,你不是也把我踢进去过,咱俩这算是扯平了。”

  南柳用力的动了几下肩膀,将袁士钦的肩膀抵了回去,

  “那能一样嘛!我那是无意的好吧,你这是故意的!你知道那浅湖下面的淤泥有多深嘛,我鞋子都还陷在里面没拔出来!”

  袁士钦抿了抿唇,忍住了溢到嘴边的笑意。

  但南柳眼尖的瞄见了他的这个微动作,抬手朝袁士钦的胸膛上就是一巴掌!

  “你还笑!”

  袁士钦被拍得吃痛的哼了一声,抬起一手捂住胸膛不出声。

  南柳斜着眼睛瞟了袁士钦一样,

  “别跟我装行不行,我打得又不重……”

  袁士钦皱着眉头抚着胸膛就是不出声。

  南柳偷偷看了刚刚拍袁士钦的那只手一眼。

  掌心确实是有些发麻……

  南柳收起视线,目视前方,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

  “……我也没那么大的力气,别想讹我,你揉一下就好了......”

  袁士钦垂着头没出声,但手动了动,按照南柳说的,揉了揉胸膛。

  刚揉一下,他的眉头就蹙得更紧了,嘴里发出了一声清浅的“咝”的抽疼声。

  南柳实在是听不去了,没办法的转身,拿开袁士钦的手,伸手去揉他的胸膛,

  “这你都不会,还把自己揉得疼的直叫唤,你说你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

  袁士钦迅速抓住南柳的双手,按在自己硬实的胸膛上,那副优柔愁苦的神情猝然消失,一脸笑意的垂首看着南柳。

  南柳愣了一瞬,还没反应过来,

  “你干嘛?”

  袁士钦看了看南柳的双手,然后又看了看南柳憨憨的神情,心情格外愉悦,

  “读书当然是有用的。”

  南柳皱了皱眉头,双手开始慢慢的挣扎,想要挣开袁士钦的手。

  看她那犹犹豫豫的模样,应该是还没想明白此时的情况。

  袁士钦紧抓着南柳的双手不放,脸庞往前凑了凑,用诱导性的语气开口

  “去我的学堂吧,夫子我能教会你很多东西。”

  南柳顿了顿。

  然后,立即反应了过来,气得都要跳起来了!

  “袁士钦,你这个骗子!我还在疑惑我哪用了那么大的力气!”

  袁士钦笑着挑了挑眉,没出声。

  南柳才不愿屈服,腾的一声从床榻上站了起来,挣扎着往后退,想挣开袁士钦的手。

  还坐在床榻上的袁士钦笑着轻轻一拉,就将重心不稳的南柳拉了回来,让她的双手交叉横在胸前,把她给摁在了床榻上。

  袁士钦俯身看着南柳,

  “别费力了,我不放你,你是走不了的。”

  这句话说完之后,袁士钦想了想。

  然后放软了声音接着说,

  “再说了,我都给你赔不是了,不要再生气了。”

  都动弹不了了,南柳仍然还很倔强,

  “反正我不去。”

  “你不去,我就跟你爹说你在房间勾引我。”袁士钦一脸坦然。

  南柳咬了咬牙,

  “你咋那么无耻呢。”

  袁士钦手上的力道重了重,

  “说我无耻?我现在就把我的衣袍脱掉,到时就跟你爹说你强迫我……”

  说着就真的腾出一只手,作势要解自己的腰带。

  “袁士钦,你住手!”南柳压低声音怒吼。

  袁士钦无动于衷,手上的动作亦没停。

  “……我去!但有一个条件!”

  袁士钦收回手,一脸笑意的看着南柳,

  “你说。”

  ...

  袁皓在将军府里四处找袁士钦,听到有小厮说见他朝南柳的房间去了,他跟着寻了过去。

  找到南柳的房前的时候,袁皓见房门开着,直接就走了进去,

  “公子,学……哎呀呀呀……”

  袁皓闭着眼睛扭头就出了房间。

  那般姿势……非礼无视,非礼无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