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袁夫子可是口渴了?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035 2019.08.25 23:27

  吃完早饭之后,袁士钦先去的学室,南柳回房间梳洗。

  学室里已经坐满了,大家都已经到了。

  袁士钦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握着书卷走到学室门口的时候,学室里的学生齐刷刷的站了起来,一脸恭敬的看着袁士钦。

  袁士钦没什么神情,抬脚往学室走。

  抬起的脚刚落地,他的肩膀忽然被人从后面猛的撞了一下!

  撞得袁士钦身形不稳的往前趔了趔。

  模样看着有些狼狈……

  南柳站在门口用眼风瞥了袁士钦一眼,嘴角阴险的勾了勾,但说出来的话却是一套一套的,

  “哎呦,袁夫子啊,真对不住啊,我着急进学室,不小心撞着你了……”说话的时候,言辞恳切,一脸痛心。

  袁士钦扶着被撞的肩膀,面无表情的看向南柳。

  南柳哪会傻到站在原地等袁士钦瞪自己,刚刚那番话说完之后,撒腿就跑进了学室,乖乖的在自己的座位前站好。

  南柳座位旁边的盛海棠见南柳总算来了,担心的赶紧暗暗抓住她的胳膊,低声询问,

  “……怎么现在才来啊?”

  南柳抿着唇,偷笑着给盛海棠使了个眼色,

  “有点事耽误了,别担心,没事。”

  盛海棠还想再说些什么,但上面袁士钦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大家就座吧,现在开始上课。”

  南柳调皮的冲盛海棠眨了眨眼,然后拉着她坐下,开始听课。

  课跟平常一样,其他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南柳听得却想死,不知道袁士钦叽里呱啦说一大串到底在说什么。

  其实她也努力过,也想着好好听几句,自家老爹可是交了学费才把自己弄进来的,怎么着学费也不能白交给上面正在讲课的那个小混蛋啊!

  可是,有句话说的是真对,有些时候真不是努力了就能把事情做好的。

  南柳努力的去听袁士钦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

  可是每次都是刚勉强听明白了他嘴里蹦出来的第一句话,他又接连蹦出来了好几大串话,听得南柳两眼发昏。

  去你的!

  鬼才听得懂你讲的课!不学了!

  今天袁士钦讲课的时候,南柳依旧是平常那副模样,用手拖着下巴,瞪着两只鱼眼左看看右看看。

  看着看着,忽然就跟袁士钦四目对视了。

  袁士钦嘴里还在不动声色的讲着课,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南柳。

  南柳一脸无辜的跟他对视了一会儿。

  看着看着,南柳的眼睛滴溜溜的在眼眶里转了几圈,忽然裂唇嘿嘿的笑了一下。

  笑完,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视线移开的同时,慢悠悠的抬手,用手揉着肩膀,

  揉的肩膀就是袁士钦刚刚被她撞的那边肩膀。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袁士钦的唇角抿了抿,握着书卷的手不自觉的加重了力气,捏的书卷的一角都变形了。

  这两人对视做着小动作的时候,盛海棠也没闲着。

  从上课开始,她就一直在四处张望。

  今天,周焕那小子还真硬气的就没来。

  盛海棠蹙着眉头正在张望着,袁士钦忽然喊了她的名字!

  小姑娘被吓得一个激灵,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一脸紧张的看着前面的袁士钦。

  完了完了,肯定是刚刚没好好听课被发现了……这下死定了……

  盛海棠局促的偷看了一眼南柳,希望她能暗中捞自己一把。

  可是南柳像是一点不在意盛海棠此时“有难”这件事,挺直了腰板坐着,目光炯炯的盯着前面的袁士钦。

  盛海棠暗中用脚踢了她好几下,她都没什么反应。

  盛海棠无奈的仰头,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下没活路了……自己也是个半吊子,袁学士讲的课听得也是云里雾里的,起初本就是打算来混着玩的,这下……玩出火花了。

  ……

  盛海棠一个劲的在担心自己,南柳也在一个劲的担心她自己。

  南柳一点不担心盛海棠会有什么事。

  她敢保证,今天盛海棠一定是怎么站起来的,就会怎么安然无恙的坐下。

  因为,袁士钦喊盛海棠的名字的时候,正跟南柳对视着。

  当时袁士钦看着南柳忽然喊出盛海棠的名字时候的神情,看得南柳心里猛的咯噔了一声。

  这是有阴谋啊……

  南柳还没想出袁士钦打算干什么坏事,袁士钦再次开口了,话是对着盛海棠说的,

  “学向勤中得,萤窗万卷书。三东今足用,谁笑腹中空。你可说得出这两句诗在谈论些什么?”

  南柳的拳头猛的攥紧。

  又来这招!

  南柳咬着牙,嗖的抬头看向盛海棠。

  我家海棠啊,你应该是不知道吧……你不能知道啊……

  盛海棠目视前方犹豫了一会儿。

  “呃……”有些吞吐,似乎不太确定自己的答案。

  袁士钦微微一笑,像个和蔼的长辈,

  “无妨,尽管说出你所理解的意思。”

  盛海棠瞄了袁士钦一眼,

  “……这两句诗说的大概是……是说学问是需要勤奋才能得来,就像前人囊萤取光、勤奋夜读,度很多书,苦学几年,学问也就有了,那时候谁还会笑话你胸无点墨,没有学问。”

  听完之后,袁士钦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让盛海棠坐下。

  南柳都呆住了,愣愣的看着盛海棠坐下。

  “柳南同学。”盛海棠刚坐下,袁士钦再次出声。

  南柳被吓得猛的扭头,看向袁士钦。

  袁士钦笑得一脸无害,

  “站起来。”

  南柳垂下眼睫,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缓缓站起,猛的抬头,笑得像朵明灿灿的太阳花一样看着袁士钦,

  “袁夫子啊,你叫我啊。”

  整个学室里的学生都将南柳看着。

  就连盛海棠也是一副跟吃了苍蝇似的神情看着南柳。

  南柳一点不在意。

  见袁士钦也在笑,她晃了晃肩膀,接着套近乎,

  “袁夫子是不是讲课讲得口渴了,学生去给你倒杯润嗓子的茶水来吧!”

  说着,南柳撒腿就准备往外跑。

  袁士钦出声止住,学着南柳的模样,笑得格外灿烂,

  “不用了,夫子口不渴,夫子只是需要你回答一个问题就好了。”

  整个学室里的学生又齐刷刷的将视线投向袁士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