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到底是谁不害臊?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045 2019.08.02 23:43

  袁士钦蓦的睁开眼,往身上看。

  南柳正傻兮兮的流着口水,趴在他身上呼呼大睡……

  袁士钦怔了怔。

  然后伸手推南柳,

  “起来。”

  南柳的眉头蹙了蹙,闭着眼睛一把拍掉袁士钦的手,

  “你别弄我……让我睡会儿。”

  袁士钦的脸上没什么神情,又推了推南柳,

  “我让你起来。”

  南柳被推得烦了,皱着眉头抱住袁士钦讨人嫌的双手,压在身下,免得他再推来推去。

  手被抱住之后,袁士钦没有一点犹豫,起身用脚将南柳踹了下去。

  南柳被踹下去之前,堪堪的抱着袁士钦的手挣扎了几下。

  袁士钦眼都没眨一下,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

  ……

  南柳倒地之后,因为惯性,还在地上咕噜滚了几圈。

  不过,她也没有立即起来跟袁士钦对着打,躺在地上顺势抱住桌子腿接着睡。

  袁士钦见南柳没什么动静了,也懒得再管她,翻身接着睡自己的。

  睡了一会儿之后,随手拿起横榻上的一条毯子朝南柳扔了过去。

  毯子在空中划过一条好看的弧线,朝地上的南柳飞去。

  听到细软的布料落地声之后,袁士钦微微睁眼看了一眼。

  落在地上的毯子只有一小半搭在南柳身上,剩下的一大半孤零零的落在地面上。

  南柳感觉到身上有异物之后,随手扯了扯,又翻了个身。

  这下,整条毯子就都在她身上了。

  袁士钦的唇角勾了勾,露出了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浅淡笑容,之后,阖眼接着睡。

  两人都陷入熟睡之后,房间安静了许多。

  房间里,一人优雅的睡在横榻上,一人糊里糊涂的抱着桌子腿睡在地上,两人就着这幅状态一直睡到午后其他学生来上课。

  下午的课,在南柳看来,仍然无聊。

  她坐在课桌前的时候,是靠一直盯着书卷里爬进来的一只蚂蚁才熬过漫漫的课堂时光的。

  好在也总算是熬过去了。

  …

  下午的课结束的时候,天色正处于将暗未暗的时刻,一股朦胧的蓝灰色包裹着颍川郡,使得颍川郡看起来格外魅惑神秘。

  南柳窸窸窣窣的在袁士钦的房间换回女装也并未花费多久,出来的时候,天色并未全黑。

  袁士钦双手抱胸倚在房门前,南柳拉开门出来的时候,他瞥了她一眼,

  “明天还是乖乖的穿女装吧,我明天可不借衣服给你了。”

  南柳双手掐腰,格外神情气爽的深吸一口气,

  “谁稀罕穿你的衣服,宽大宽大的,腰上我都折了好几圈进去都还大……你还真是挺胖的。”

  “我那叫硬朗,不是胖。”袁士钦一脸坦然。

  南柳憋着笑瞅了袁士钦一眼,

  “说这话还真是不害臊。”

  说完,脸上的笑都还没彻底绽开,袁士钦忽然抓住她的双手,一下就把她摁在了房门上抵住!

  似是想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己说的话。

  南柳瞪大着眼睛,被吓坏了。

  袁士钦绕有趣味的观赏着南柳脸上的神情,然后缓缓凑近南柳的耳垂,呵气般轻悄出声,

  “到底是谁不害臊,嗯?”

  南柳扭头看向别处,不敢看袁士钦。但手上的挣扎没停。

  袁士钦微微松了松力道,南柳刺溜一声就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迅速弯腰从袁士钦的胳膊下面钻了出去,往袁宅大门的方向狼狈的跑去。

  边跑边喊

  “……我明天不带男装来了,你还要借我衣服穿。”

  袁士钦悠然的转身,双手负在身后,眯着眼睛淡笑着看着南柳离去的背影,

  “我反正不借。”

  ...

  南柳跑了好一阵儿才跑到将军府的马车停放的位置,然后才停了下来。

  一停下来,就抚着胸口哼哧哼哧的直喘气。

  正喘着,身后忽然伸过来一双手,轻抚她的后背,

  “慢点,跑那么快干嘛。”

  南柳脸上的神情怔了怔,扭头看了一眼,

  “海棠?”

  ……

  南柳吭哧吭哧弯着腰喘了好半天,这才缓过来,然后拉着盛海棠上了马车。

  盛海棠还挺担忧的询问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跑这么快,跑得多累啊。

  南柳左想右想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想出一个让自己心满意足的答案,干脆几句话给敷衍了过去。

  反正她就是不想承认自己是被袁士钦给吓出来的。

  盛海棠听出了南柳话中的敷衍,便立即止住了嘴,没再多问。

  这个女子就是这样,很是知性优雅。

  这个话题结束之后,盛海棠将自己早上去将军府的事情给南柳讲了一遍。

  她本来想告诉南柳自己早上去找过她,没找着这才过来这里的,其他无关紧要的事,她根本没打算提的。

  可是,讲着讲着,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将周焕两个字给说出了嘴。

  南柳立马来了兴趣,一个劲的追问发生了什么。

  然后,盛海棠就顺其自然的将早上遇见周焕的事情也讲了一遍。略过了扇人家耳光这件事。

  因为事后想想,她自己都觉得太唐突了。

  难得的是,南柳听完这件八卦事件之后,并没有兴奋的大大的评论一番,只是若无其事的倚靠着马车壁,把玩腰间的玉石吊坠。

  盛海棠也没再说什么,学着南柳的模样悠闲的倚靠在马车壁上,伸手撩开马车帘子,观赏着街边的铺子前人们都忙着在挂灯笼照亮门前的路的繁忙景象,嘴角不由自主的溢出温柔的笑。

  南柳看着盛海棠唇边的笑,心里一动,还是问出了口,

  “海棠,你觉得周焕哪里不好啊?我见你对他的态度挺冷淡啊……”

  盛海棠的目光没动,仍旧笑着看着马车外面,语气淡然,

  “那你还想我怎么对他啊。”

  南柳犹豫了一会儿。

  “……至少……我觉得他人还不错,我跟他一起长大的,可知道他了。你就不考虑考虑……”

  话音还未落,盛海棠忽然朝南柳招了招手,

  “你过来。”

  南柳面露疑惑,不明白盛海棠这是闹哪样,但还是顺从的挪了过去,

  “过来干嘛,我跟你谈正事呢。”

  盛海棠嘴角的笑渐渐变了味道,

  “我也跟你谈正事呢。”

  说完,指了指马车外的一处景象,

  “你自己看吧,就这还人不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