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单独补课的“福利”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091 2019.08.11 23:46

  袁士钦在书房给盛海棠找上课用的书卷的时候,南柳陪着盛海棠在外面等着,

  一起等着的还有周焕。

  经过南柳在中间的解释,盛海棠也知道了那天事情的真相。

  但是,她仍然懒得搭理周焕。

  就算不是那档子事,在大街上跟那么多小娘子拉拉扯扯的,成什么体统!亏得还是世家大族!

  反正在盛海棠的心里,周焕的形象就那么固定住了——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还有点好色。

  南柳跟盛海棠靠着书房门等着袁士钦出来,周焕一个人眼巴巴地扒拉着走廊的柱子等着,人还站在走廊外面站着。

  三人在外面等着的时候,就南柳跟盛海棠时不时低语几句,声音还很小,除此之外,就没声音了。

  周焕看着对面的两人,憋的难受。

  他其实是有话想说的。

  但是看着盛海棠的脸色,他有点害怕,担心一句话没说对,一个嘴巴子又呼啦过来了,连事先提醒都没有。

  不过,忍了许久之后,周焕还是没忍住的问了出来,

  “……喂,你半路插进来当学生交了多少学费?”

  南柳跟盛海棠对视了一眼。

  然后,看向周焕,

  “你问谁?”说话的是南柳。

  周焕没应声,眼睛看着盛海棠。

  南柳用胳膊轻轻碰了碰边上的盛海棠,

  “海棠,他在问你。”

  盛海棠都没看周焕,眼睛看着别处漫不经心的答,

  “问我什么啊。”

  周焕见盛海棠搭理自己了,脑袋赶紧往前凑了凑,轻声的说,

  “我问你过来交了多少……”

  砰!

  一个声音打断了周焕的话。

  是袁士钦走了出来拍了一下找出来的书。

  袁士钦拿着手里的书卷递到盛海棠面前,

  “拿着。”

  盛海棠接住,

  “有劳袁夫子。”

  这个称呼让南柳瞥了瞥嘴,拽了拽盛海棠的胳膊,低声嘟囔,

  “……叫什么袁夫子……他算哪门子夫子,就叫他袁士钦。”

  袁士钦双手负在身后,轻咳一声,

  “慕容南柳,我昨天浪费休息时间又教了你一遍的那些东西可会了……如果还是不会,那就得准备抄了。”

  南柳眼睛上翻看着别处,

  “哎呀,海棠,我们去学室看看吧,别的同学好像都来了,等下去了之后你坐我旁边吧……”

  边说边拉着海棠绕过袁士钦往前走,装作听不懂袁士钦在说什么。

  袁士钦看着南柳踩着小碎步匆忙离去的背影,勾唇笑了笑。

  等着吧,看你今晚什么时候能回家。

  想完这些,袁士钦抬脚,也往学室走。

  刚迈出去一步,周焕黑着脸拽住他的衣摆,

  “我也交学费了,我的书卷呢?”

  袁士钦没说话,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一会儿之后,衣袖一挥,甩开周焕,接着往学室走,

  “没了。跟别人一起用吧。”

  周焕气得抬脚就追了上去,

  “不行!袁士钦,你偏心!为师不尊!你小心我去告你啊……”

  ...

  几人闹闹呵呵的到了学室的时候,里面基本已经坐满了。

  海棠一个女学生的加入,可引起了这些公子哥儿们的很大关注,所有人的眼睛一眨不眨的都把走进来的盛海棠给盯着。

  看着这些人的目光,南柳心里美死了,屁颠屁颠的带着盛海棠在自己座位旁边坐下。

  等到袁士钦进来之后,正式开始上课。

  虽然来了新学生,但今天的课仍旧是跟以前一样的进度,并没有因为新学生的加入而重讲以前已经讲过的东西。

  在讲课上没什么不同,但在上课的学生上可是有了很大的不同。

  因为这群人中多了一个周焕。

  周焕盯着盛海棠挺直的背影,心里就是觉得放不下。

  不行,必须得问清楚。

  周焕火急火燎的夺过旁边同学手上的东西,然后撕了一页纸下来,拿起毛笔急匆匆的在上面写了一行字,之后,迅速揉成一团,朝盛海棠扔了过去。

  纸团擦着盛海棠耳边的发,直直落在了她面前的桌子上。

  正在专注听课的盛海棠感觉到动静,垂眼看了桌上的纸团一眼。

  然后,拿起展开。

  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一小行字,

  “你到底交了多少学费?我交了三倍!我是不是被袁士钦坑了?”

  看完还没等盛海棠思索,一只手忽然伸过来一把抓住了她正在看的纸团,然后迅速收回。

  动作一气呵成,快到都出虚影了。

  盛海棠没敢动,装作无事的模样,一脸平静的抬眼往前看。

  站在上位拿着书卷的袁士钦凝着眉,眼神犀利的看着她这个方向

  盛海棠暗暗咽了口口水,没敢动弹。

  手里攥着纸团的南柳额上也冒着虚汗,但还是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摸索着牵住盛海棠的手,给她打气。

  别怕,他不敢拿我们怎么样,你爹都交代过他了,他不敢揍你,也不敢揍我……吧……

  袁士钦往南柳跟盛海棠的方向看一会儿之后,也没说什么,垂眼看着手中的书卷,接着开始讲课。

  “似此新辰非昨夜,为……”

  袁士钦的声音一出,从盛海棠的身后忽然呼啦一下飞过来一堆纸团!

  周焕都惊呆了。

  这是干啥?

  看来不止周焕有事找盛海棠,还有不少人一见面就“有事”迫不及待的想要找盛海棠。

  不过,南柳一下子就把他们的机会给掐死了,大袖一挥,把载着“诉不完的情话”的纸团全部挥到自己怀里掩住。

  她是担心盛海棠被袁士钦发现说她捣乱。

  二来……她可不想自己的海棠小娘子被这些家伙给拐走。

  纸团刚入南柳的怀,前面站着的袁士钦轻缓的放下书卷,伸出修长的手指翻动了几页,语气平静的开口,

  “柳南扰乱上课秩序,袁皓,将她带出去。中午下课之后再单独补课。”

  南柳:“……”

  没等南柳出声,在外面候着的袁皓几步就走了进来,走到南柳的桌子旁,拎起南柳就往外走。

  这速度快到南柳都怀疑袁皓是不是就在外面等着进来抓自己!

  看着南柳被带出去,袁士钦眼底有笑意泛起。

  但想到一些事情之后,他眼中的笑猝然消散,

  袁士钦抬眼看向学室后面那群有些闹腾的此时却是一脸茫然的学生们,

  “快要入秋了,秋困泛滥,为了提升听课效率,大家就站起来听课吧。”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