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传小纸条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159 2019.09.05 21:37

  袁士钦推开房间门,一把将南柳拽了进去,

  “当然是睡觉啊,进来。”

  ……

  房间的地铺铺之后,南柳坐在上面开始脱靴子。

  脱的时候,她有意无意的抬头瞥了袁士钦一眼。

  袁士钦已经躺在床榻上,双手规矩的放在肚子上,双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南柳垂下眼睫,将脱下的靴子摆放好,

  “袁士钦,你有没有看清今天晚上在路边拦我的人是谁?”

  袁士钦的视线动了动。

  但没出声。

  南柳瞥了袁士钦一眼。

  袁士钦这个模样,她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看清了对吧。”南柳扯开叠的整齐的被子,再次出声。

  袁士钦仍旧没搭话,双眼放空的在想些什么。

  南柳在地铺上躺好,拉过被子的一角盖在身上,

  “怎么不说话,是……”

  说到一半,南柳忽然被从天而降的枕头砸中,埋住了脸。

  “安安静静的睡觉,再那么多话把你扔出去。”

  南柳一把拿开枕头,瞪了袁士钦一眼。

  然后气鼓鼓的拿过被子将头蒙住。

  …

  翌日清晨。

  一大早盛海棠就到了袁宅,准备来上课。

  她以前没来过这么早。

  今天来得早,上课只是由头,事实上是还有别的事情。

  南柳今天早上难得的也起得很早,准备上课。

  跟盛海棠一样,她以前没起过这么早。

  今天起得早,上课也只是由头,其实是有别的事。

  两人各怀心事的到了学室之后,乖乖的坐在课桌前。

  学室里就她们两个人,空空荡荡的,两人各专注着各自的事情,没人说话也没觉得尴尬。

  南柳眯着眼睛盯着学室的门口等着其他学生进来。

  盛海棠也是如此。

  两人在盯着的过程中,学室里进来了几个学生,学室里也渐渐闹腾了起来。

  但两人无动于衷。

  又安静的盯了一会儿之后,盛海棠的心里跟蚂蚁在爬似的,按耐不住的往左右看了几眼。

  看到身边坐着的南柳,盛海棠的眼中的光亮了亮。

  ……那模样看着似乎是才发现身边坐着南柳。

  南柳的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学室的门口,盯着进来的人。

  盛海棠往南柳的边上凑了凑,拽了拽南柳的袖口,

  “南柳……我问你件事。”

  南柳的目光炯炯有神,盯着门口动都没动,

  “问。”

  盛海棠顿了顿。

  然后探着小脑袋往南柳的耳边贴,小声的问,

  “我就是想问问……周焕这几天怎么都没……”

  盛海棠还没说完,南柳忽然抬手,让她停住,眼睛盯着学室的门口,嘴里念念有词,

  “…...臭小子,可算来了……”

  盛海棠疑惑的抬头往南柳看向的方向看了一眼。

  学室门口,黄德才有些不自在的垂着头走了进来。

  盛海棠见南柳盯着的是黄德才,不解的想要问问南柳怎么了。

  但是,黄德才前脚刚进学室,袁士钦后脚跟着就进来了,学室里立即安静了下来。

  袁士钦拿着书卷走到上位,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就开始上课。

  盛海棠无奈,只能住嘴。

  但在上课期间,袁士钦在上面讲课讲得津津有味,南柳跟盛海棠开始在下面做小动作。

  两人在传小纸条。

  盛海棠问南柳为什么要盯着黄德才看。

  南柳的回答简单明了。

  “这小子昨晚敢找人揍我。”

  盛海棠拿着小纸条,看完之后,一脸的不可思议看向南柳。

  南柳佯装在听讲,一脸认真的抬着头看着前面,在盛海棠看向她的时候,她咬着牙点了点头。

  盛海棠得到回应,眼神敛了敛。

  然后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袁士钦。

  见袁士钦没有看她,她缓缓的收回视线,看向右前方的黄德才。

  如果眼神能跟刀子一样伤人发肤,那黄德才的后背这个时候已经被盛海棠那火辣辣的眼神给捅几个窟窿出来了。

  盯着黄德才的后背盯了一会儿之后,盛海棠收回目光,拿起笔开始在小纸条上写字。

  “中午下课教训他!”

  写完之后,轻咳了一声,然后将小纸条折好放在桌子上,暗搓搓的用胳膊肘往南柳那边推。

  南柳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南柳的暗示,伸手去捡。

  都还没捡着呢,一只修长好看的手忽然在她之前伸了过来,将小纸条捡了起来。

  南柳跟盛海棠同时抬头看了一眼。

  本来站在前面讲课的袁士钦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小纸条就在他的手里!

  南柳盯着袁士钦的手,眉头蹙了蹙。

  她有一股上去将纸条抢过来的冲动……

  袁士钦站在南柳的课桌前,虽然手里拿着小纸条,但仍然毫无异常的看着书卷在讲着课。

  其他学生一点没意识到学室里在发生着什么。

  讲着讲着,袁士钦忽然将手中的书轻声放在了南柳的桌子上,但嘴里仍然讲着“君子当自重”之内的话,学生们也认真的在听。

  南柳看着袁士钦这动作,还以为他要打开小纸条看。

  但是没有。

  袁士钦原封不动的将小纸条给撕了。

  撕完,将碎纸片放在书卷中夹住。

  做着这些的过程中,袁士钦没有停下讲课的声音。

  南柳跟盛海棠也一直睁着圆滚滚的眼睛将袁士钦看着。

  袁士钦拿起夹着碎纸片的书卷,一边讲课一边瞟了南柳一眼。

  南柳本来还挺傲娇的抬着头。

  但跟袁士钦对视了一眼之后,被袁士钦严厉的神色吓得有些心虚了,怯生生的缩回了小脑袋。

  ……看什么看,不就是传个小纸条呢,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杀人放火了似的。

  ...

  中午袁士钦拖了一会儿课,将正在讲的那一页讲完之后这才下课。

  黄德才一听见袁士钦喊下课的声音,拔腿就往学室外跑。

  出了学室停都没停,跟阵风似的,嗖嗖的往宅门的方向跑。

  一直到出了宅门,他才舒一口气,慢慢悠悠的往自家马车停放的方向走。

  一边走一边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

  昨晚那么黑,那小子应该是没看清吧……看袁学士那态度,昨晚应该也是没看清。

  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黄德才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回头往袁宅的大门处看了一眼。

  大门处涌出了许多学子,有结伴而行的,也有独行的,都在往自家马车停放的方向走,准备回家。

  见南柳没有跟着追出来,黄德才抬手抚了抚胸口,安慰自己。

  那么黑,那小子肯定没看清我……

  “黄公子,你也走这么快啊!”一个声音忽然在黄德才的前方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