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抢横塌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062 2019.08.18 15:00

  袁士钦走到横榻前,盯着南柳盯了一会儿,

  “你应该去扫院子了。”

  南柳睁开眼,疑惑的看着袁士钦,

  “我扫院子?为什么?”

  “你早上来的时候把扫好的院子弄的乱七八糟,你自己说有时间帮忙扫的。”

  南柳凝眉想了想。

  早上的时候…...好像还真有这事……

  南柳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翻身面向横榻里面接着睡,

  “晚上再说吧,我累死了,”

  袁士钦也没苦言相逼,撩了撩袍角在横榻上坐下,

  “下去,我要休息了。”

  他刚坐下,就把南柳惊得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你干嘛啊!”

  袁士钦没说话,手上的动作没停,拨弄着南柳的腿,把她往横榻下面推。

  南柳赶紧缩回自己的腿,用衣袍遮住,

  “你这个流氓!”

  袁士钦斜了南柳一眼,

  “到底谁是流氓,这是我的房间,你睡在我的房间还好意思说我流氓。”

  南柳不服气的拍了拍横榻,

  “你不给我找房间我就睡在这!”

  袁士钦神情淡然的开始在脱靴子,

  “那我就只能对你流氓了。”

  话落,靴子也已经脱掉,抬脚直接上了横榻。

  这个动作把南柳吓的啊啊大叫,连滚带爬的从横榻上往下跑。

  袁士钦满意的舒了口气,惬意的俯身趴在南柳刚刚躺的位置,从床头拿了本书卷,神情舒适的随意翻看。

  南柳光着脚站在地上,又气又急。

  最后,还是只能鼓着腮帮子抱起靴子往外走。

  走之前还不忘大骂袁士钦,

  “你就是个流氓!登徒子!”

  袁士钦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波澜,还在翻看书卷,

  “你都还住我家呢,还说我是登徒子……我要是登徒子,那你可就危险了……”

  ...

  周焕跟盛海棠在厅堂歇息的时候也没闲着。

  盛海棠还好,是被动的。

  主要是周焕,根本闲不下来。

  他的跟班小虫子生怕自家少爷在厅堂歇着可别热着了,可别冷着了,也可别饿着了……

  又是进来送喝的,又是进来送吃的。

  周焕还让他别走,顺便在这给他捏捏肩得了。

  小虫子乖乖的一一照做,一边给周焕捏肩,一边跟他瞎掰扯一些闲话

  两人这一番瞎折腾,终于是把闭目养神的盛海棠给折腾恼火了!

  盛海棠睁眼,怒拍了一下桌子,

  “还有完没完了!”

  这一下把周焕给震懵了,拿着正要喂到嘴边的瓜子,愣愣的看着盛海棠。

  盛海棠冷着脸指了指小虫子,

  “你,出去。他再叫你,你也不准再进来。”

  小虫子呆呆的看着盛海棠,有点害怕。

  但是出不出去,他还不敢定夺,垂首看了看周焕。

  周焕也有些怕怕的看着盛海棠,不自觉的朝小虫子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小虫子见周焕这样,心里对盛海棠就有些不服气了。

  自家千娇百贵的小公子怎么就被你随意使唤了!

  “公子……”小虫子不满的唤了周焕一声,想用这种方式提醒周焕不能太怂了。

  只不过,周焕还没应声,盛海棠先开口了,

  “吵死了,你还不走!”

  周焕吓得赶紧站起来拽着小虫子就往外推,

  “快快……快出去……”

  小虫子一步三回头的将周焕看着,心里一万个不乐意。

  公子,不能这么怂啊……

  ……

  将小虫子推出去之后,周焕小心翼翼的挪着步子走回了座位。

  盛海棠瞟了他一眼,

  “要不也你出去算了。”

  周焕僵住。

  随后干干的笑了笑,

  “哈哈,小娘子就是喜欢开玩笑……外面那么热……”

  盛海棠眼中的光瞬间聚成一束冷芒,

  “你再叫我小娘子,我就把你丢出去。”

  这句话让周焕猛然想起了那个响亮的耳光……

  立刻噤了声,大气都不敢出。

  盛海棠斜睨了周焕一眼。

  见他这般谨小慎微,这才满意的重新惬意的闭上眼睛。

  没人出声,厅堂里安静的就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了。

  周焕天生静不下来,这快要凝固的状态憋的他都快要窒息了!

  忍了许久之后,他扭头看了一眼盛海棠。

  只看了一眼,然后赶紧收回了目光。

  抿了抿唇,看了看自己的脚尖,

  “那个……你的学费是交的三倍的吧。”

  ……

  周焕每次一想到要跟盛海棠搭话,脑子里浮出的第一个话题,就是这个。

  盛海棠没有睁眼,一手撑着额头,朱唇轻启,

  “你能不能闭嘴。”

  周焕立刻咬住唇,吭都不吭一声了。

  厅堂里再次陷入寂静。

  良久之后,盛海棠出声,

  “我爹只交了原定的学费,你交了三倍,肯定是被坑了。”

  …...

  下午的课,南柳又是浑浑噩噩的混了过去。

  混到傍晚下课,学生们下课都要回去了。

  盛海棠也要回去,南柳猫着腰,借着其他人身影的掩映,拽着盛海棠的裙角准备跟着她混出去。

  这动作引得其他的学生纷纷侧目相看。

  盛海棠可是这学室里唯一的一个姑娘家,长的又好看,平常跟大家说话都好言好语的,可招其他学生喜欢了,都盼着海棠小娘子能多看自己一眼。

  南柳这样公然拽着盛海棠的袍角,跟盛海棠这般亲近,可是打翻了一众醋坛子!

  男人吃起醋来比女人差不了多少。

  “袁夫子,柳南不想补课又要逃出去!”平地里突然炸出这一嗓子!

  南柳吓得手都哆嗦了几下,裙角也不拽了,撒腿就跑!

  没跑几步,咚的一声撞上了一堵肉墙。

  “袁夫子,我拦住了!”

  南柳揉着额头往后退了几步,瞪眼看向拦住她的人。

  一个黄姓的小氏族公子,黄德才。

  见南柳瞪着他,黄德才还得意扭了扭腰,吐了吐舌头,小声的嘲笑,

  “你跑啊,你接着跑了!看夫子来了不好好教训你!”

  黄德才的身后站着一众帮忙拦住南柳的狐朋狗友跟着嘲笑的盯着南柳。

  南柳白了这些人一眼,然后绕过这些人接着往前走。

  刚走一步,衣领子就忽然被人拽住,

  “柳南同学,你已经拖大家的后腿了,再不加把劲努力,测评的时候可是会不及格的。”

  南柳急得都要哭了,一边挣扎一边小声的哀求,

  “袁士钦,放过我今天这一次吧,我是真的听的都要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