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喝水造就的事故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153 2019.08.30 22:06

  正午,袁宅,走廊尽头的房间里。

  袁士钦跟南柳吃饱喝足之后,惬意的在房间内的横榻上各躺一头。

  南柳闭着眼睛准备睡觉,袁士钦在看书。

  看书看了没一会儿,袁士钦忽然弓起腿碰了碰南柳,

  “我渴了,起来去给我倒杯水喝。”

  南柳没动,闭着眼睛,说话有些有力无气,

  “你自己没长脚啊,不会自己去。”

  “我在看书备课。”袁士钦的语气很坦然。

  南柳没睁眼,嗤笑一声,

  “你还备课……那我还在养精蓄锐,为下午的课做准备呢。”

  袁士钦跟没听见南柳的话似的,拿着手中的书拍了拍她的脚腕,

  “快去,我渴了。”

  南柳烦躁的抬脚蹬掉袁士钦的书,

  “我还渴了呢,你怎么不给我倒啊……真是烦死个人,睡个觉都不让人好好睡。”

  说着,皱着眉头翻了个身,面向横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睡。

  袁士钦安静了半晌,没有出声。

  良久之后,南柳感觉到横榻上有动静。

  似乎是袁士钦起身了。

  接着,就听见了有脚步声,在往桌边移动。

  南柳睁眼,扭头看了一眼。

  果然是袁士钦拿着书,在往桌边走。

  南柳舔了舔嘴唇,想着自己确实也有点渴了,再次翻了翻身,面向外面,看着袁士钦的身影,

  “袁士钦,我也渴了,帮我倒一杯过来。”

  袁士钦没应声。

  脚步也没停,稳稳当当的接着在往桌边走。

  南柳想着这家伙平常动不动就是这样一句话不吭的模样,也没再出声,一手枕在头下,侧躺在横榻上,静静的等着袁士钦给自己倒水。

  袁士钦走到桌边,放下书,提起桌上的白玉窑瓷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先是将杯中水一饮而尽。

  然后又倒了一杯。

  南柳喜滋滋的赶紧招了招手,

  “快拿过来,我渴死了,中午的红烧肉块感觉有点炒咸了,吃得我……”

  话还没说完,南柳就忽然顿住了。

  因为她看见袁士钦端着再次倒满的那杯水,在桌边坐了下来!

  南柳坐起身子,

  “你坐那干嘛!给我拿过来啊。”

  袁士钦面无表情,也没应声,一手拿着书,一手握着水杯,专注细致的浏览书卷上的内容的时候,时不时的将水杯送到嘴浅抿一口。

  南柳瞅着袁士钦,有些恼火的用脚蹬了蹬床榻,

  “袁士钦!你都下去了,帮我倒一杯过来怎么了!”

  袁士钦平静的用拇指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脸色没有一丝波澜。

  南柳气得斜眼将袁士钦瞪着,歪着嘴哼哼唧唧了几声。

  然后,还是乖乖的自己下了横榻,往桌边走。

  走过去的时候,还气鼓鼓的用眼睛瞪着袁士钦。

  走到桌边之后,南柳故意狠跺了一下脚,想扰乱袁士钦看书的思路。

  袁士钦没搭理她。

  南柳见自己没被搭理,不屑的瞥了瞥嘴,伸手去拿水壶。

  手还没碰着水壶,袁士钦抢在她前面将水壶提到了自己的面前!

  南柳怔了一会儿,

  “袁士钦,你干嘛?”

  “我的。”袁士钦面无表情。

  南柳伸手去夺,

  “什么你的,快给我,我渴死了。”

  袁士钦提着水壶站起,躲开南柳的手。

  南柳顿住动作,瞪着袁士钦,

  “你玩真的是吧?”

  袁士钦不应声,眼睛也看着别处。

  南柳不再废话,直接朝袁士钦身上扑,

  “一个大男人真是小气死了!不就是刚刚没给你倒水嘛!就不给我喝了……我偏喝!我今天就要喝!”

  袁士钦往后退了几步,躲开了南柳。

  躲的时候,水壶里的水也被浪的溢出来了些在壶口。

  南柳一次没扑上,不服输的接着还要往袁士钦身上扑。

  袁士钦眼中的光闪了闪。

  然后忽然错开南柳,几步绕到桌边,拿起注满水的被子喝了一大口。

  迅速的将水在嘴里咕噜咕噜漱了几口,之后打开壶盖,哗啦啦的将包了一嘴的水吐进茶壶……

  然后……南柳就愣住了。

  袁士钦勾唇一笑,抬手擦了擦嘴边的水渍,将水壶递到南柳面前,

  “给,喝吧。”

  南柳都僵在了原地,

  “袁士钦,你咋那么不要脸呢?”

  …

  自从在街上差点被马车撞到,周焕见识到了小虫子那莫名奇妙的身手之后,就一直追着小虫子问到底是怎么炼成,非让人家小虫子教他。

  一直到晚上,两人都快走到府门口了,周焕还是不死心的一个劲的追问。

  小虫子被问得烦死了,

  “公子,要不咱俩换一段时间的身份,我来做公子,你来做小虫子,我保证没几天你就能学会。”

  周焕摸着下巴想了想,在心里慎重考虑这件事。

  如果真是这样……我看这事行……

  两人说话的时候,已经距离周府不远了。

  小虫子等着周焕回答的时候,眼睛无意识的往府门口瞥了一眼。

  这一眼瞥得小虫子挑了挑眉,用手指戳了戳还在深思的周焕,

  “公子,要不然你跟那位在一起待一段时间也行,我保证你也能炼成。”

  听着这话,周焕疑惑的看了小虫子一眼。

  见小虫子看着府门口的方向,他顺着小虫子的视线也看了过去。

  府门口是正在张望的盛海棠。

  盛家那豪奢的马车就停在她的身边。

  周焕一见府门前是盛海棠,跟耗子似的嗖的就缩起了脑袋,猫着腰连连往暗处躲。

  小虫子被周焕的模样逗得笑了笑,伸手去拽他,

  “公子,是谁才说的不怕人家的……你可别躲啊。”

  周焕皱着眉头,使劲的用眼神示意小虫子别出声!

  等到小虫子顺从的也跟着缩到周焕的身后躲在暗处,周焕还不服气的压低声音反驳,

  “我这是怕嘛?我才不怕的好吧!我是嫌麻烦!这小娘子太麻烦了!”

  ……

  周府门口。

  盛海棠已经在这门口处等了有一会儿了。

  下午学堂下课之后,她就过来了,一直等到此刻月上柳梢、繁星满天。

  她来这就是好奇今天周焕怎么没来上课,想看看这家伙是不是被自己给打傻了。

  要真是这样,那自己还真的是要负责的。

  怎么负责?

  家里有这么多钱……给他点钱?

  人家好像也不缺钱吧?

  ……但是……也没人会嫌自己钱多的吧?

  对,就给他点钱吧,免得他死皮赖脸的赖上我们盛家了!

  盛海棠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在心里定下了主意。

  只不过,除了这些,有一件事盛海棠也挺关心的。

  这家伙怎么还没见回家?

  ……难道就在家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