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袁夫子,这句话可还是你教我的……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158 2019.08.08 10:00

  “刚刚讲的听懂了吗?”袁士钦放下书卷看着南柳。

  南柳连连点头,

  “听懂了听懂了。”

  “给我解释一遍。”

  “解……”

  南柳抬眼瞥了一本正经的袁士钦一眼,然后撅着嘴缓缓的垂下了头,嗡声嗡气的答,

  “懂是懂了……但解释不了。”

  袁士钦没看南柳,重新拿起书卷,

  “那你就是没懂,我再给你讲一遍。”

  南柳脸上的神情扭曲了几下,还是忍不住的爆发了,

  “再讲你个头啊!跟王八念经似的!”

  啪的一声!袁士钦拿着手里的书卷在南柳的头上敲了一下。

  敲完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她。

  南柳被敲的吃痛的咬了咬牙,瞪了袁士钦一眼。

  袁士钦抬手,朝着南柳的脑门又是一下。

  南柳瞪着袁士钦,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放在桌面上的手。

  见到南柳这个动作,袁士钦毫不客气的再次抬手,朝着南柳的脑门又是一下。

  这一下的力道可比前几次重多了,把南柳敲得跟小鸡啄米似的脑袋往下点了好几下。

  南柳皱着眉头,眼睛上翻,看向被袁士钦敲了好几次的脑门,又伸手摸了摸。

  摸了几下之后,两眼一闭,仰头耍赖般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不想上课了,我想回去……”

  吼完,伤心的趴在了桌子上抽抽搭搭的落眼泪。

  袁士钦双手抱胸,很是得意的看着被逼得崩溃了的南柳。

  他就是喜欢看南柳被她欺负的没法反驳,还被自己给气哭了的模样。

  看了一会儿之后,袁士钦嘴角漾着浅笑,伸手摸了摸南柳的头,

  “好了,别哭了。”

  南柳抓住袁士钦的手一把丢开,不仅没有一丝动容,还哭得更大声了。

  袁士钦看了看被扔到一边的手。

  又看了看南柳。

  南柳哭得越来越撕心裂肺了。

  袁士钦的眉头几不可闻的皱了皱。

  顿了一会儿之后,袁士钦将凳子往南柳身边挪了挪,再次伸手摸了摸南柳的头,

  “好了,别哭了。”这次的动作跟语气比刚刚温柔多了。

  南柳这次没有丢开袁士钦的手,但是哭声也没停下。

  “你别哭了,不想上课,我就不给你讲了,以后……”

  话还没说话,南柳腾的一声坐直了身子,抹了抹嘴角挤出来的几滴眼泪,一本正经,

  “那就不讲了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袁士钦盯着南柳的侧脸。

  南柳满不在乎的用小指掏了掏耳朵,也不看袁士钦,

  “袁夫子,这句话还是你教我的……”

  ...

  周焕到袁宅的时候,南柳跟袁士钦两人正在冷战,谁都懒得看谁,背对着背各坐在房间的一角。

  周焕走进来看到这阵势,冷笑一声,

  “怎么了?狼狈为奸的这两人这是要散伙了?”

  一想起这两人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干什么事都不通知他,他心里就觉得窝火!

  明明都是一起长大的,总感觉自己像是被半路抛弃了似的。

  话音落地,南柳斜了周焕一眼。

  “谁跟谁狼狈为奸了!‘狼狈为奸’是个贬义词,你使用的时候注意点行不?”

  绷着脸坐在另一墙角的袁士钦听到南柳的这句话,唇角勾了勾。

  南柳扭头,

  “袁士钦,你是不是傻,他用贬义词骂你,你还笑!”

  被发现了,袁士钦也懒得再掩饰,一脸坦然的站起,走到房间中央的桌子旁坐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我没听到。”

  周焕跟南柳同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脸皮可真是厚。

  ……

  袁士钦淡定的将茶斟好之后,正要递到嘴边,周焕伸手一把抢了过来,送到自己的嘴边一口饮了下去。

  然后将杯子扔到袁士钦面前,吊儿郎当的跷着二郎腿在袁士钦的身旁坐下,

  “快快,再给我倒一杯,我都被你们两人给气死了!”

  袁士钦看着周焕,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让你再……”

  周焕瞅了袁士钦一眼。

  袁士钦的眼神跟刀子一样冷森森的盯着他。

  “再……”周焕还在挣扎。

  ……

  “……我给你倒吧,别生气,袁大学士,我一凡夫俗子跟您开开玩笑,闹着玩的,别介意哈……”

  一边说,周焕一边点头哈腰的给袁士钦拿了一个新杯子,殷勤的倒满递到袁士钦的手边。

  坐在角落的南柳起身,走到圆桌旁,抢在袁士钦前面接下了那杯茶。

  在喝下之前,瞅着周焕咂了咂嘴,

  “你可真没骨气,上就完了!你一个大老爷们,还打不过一个大老爷们啊!”

  话毕,仰头,将杯中茶一饮而尽。

  周焕心里本来就堵着事,被南柳这几句话一挑,立马就跟南柳怼上了,

  “你别说话!我都还没找你呢,你还过来想跟我吵架!”

  “你找我干嘛,我惹着你什么了。”南柳一脸平静的将喝空的茶杯放下,然后双手掐着腰看向周焕。

  吵架的架势已经摆好,放马过来吧。

  周焕见南柳还真较上劲了,气呼呼的也双手掐在腰上,

  “你说呢,你最近又在跟士钦盘算什么好玩的事,又不通知我?老是这个样子,老是把我抛下是怎么回事?”

  没胆子跟袁士钦吼,周焕把话都往南柳身上扔。

  南柳一听这一通没由来的指责,又想到昨晚看到的事,眉毛顿时一挑,顺着周焕的话倔强的反驳,

  “要我们通知你?你可没时间吧,整天忙着玩女人,还有时间理会我们的通知?!”

  南柳的这番话,可把周焕给轰炸的嘴都合不上了。

  袁士钦也是没忍住的眉头上扬了一下,脸上满是掩盖不住的看戏的神情。

  缓了好一会儿,周焕才勉强合上了嘴,立时尖着嗓子脸颊红红的愤怒大骂,

  “慕容南柳!你胡说什么呢,小爷我什么时候玩女人了!”

  “哼,我都看到了!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怪不得我家海棠小娘子不愿搭理你,搁我我也不搭理你!害得我蒙在鼓里还一个劲的替你约海棠出来……我呸,你这个坏蛋!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都还看走了眼!”南柳越骂越起劲。

  这两人掐着腰隔着桌子对骂的时候,袁士钦跟没事人一样拿起茶壶要给自己倒杯茶喝。

  都倒了两杯了,他都没喝上。

  茶壶提在手里,袁士钦朝茶盘上看了一眼。

  好巧不巧,茶盘上只放了两个茶杯。

  一个被周焕用了,一个被南柳用了。

  没有新茶杯了。

  袁士钦没什么神情的顿了一会儿。

  然后,拿起南柳用过的那个茶杯斟满茶。

  送到嘴边,一饮而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