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表面的打闹,背后的关心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059 2019.09.07 21:55

  袁家大宅对外只称作是宅院,不称府邸,并不是因为袁家大宅的占地、规模算不上一个府邸的规模。

  名义上对外称宅院,是袁公定下的要求。

  实际上袁家人住的这个大宅院,比得上颍川任何一家或是驻城将军、或是官员、或是富商的府邸。

  袁家四世三公的荣耀摆在那里,如今的皇族刘氏之人还在打天下的时候,袁家人就为着这刘氏在拼命了,这世代积累下的荣耀和财富不是颍川任何一家能比得上的。

  此时袁家大宅后院的一处凉亭,站着两个人。

  袁士钦和袁皓。

  袁士钦用了中午饭之后,就来到了这个凉亭,负手立在亭边等着。

  一直等到袁皓翻墙而入。

  袁皓进来之后,站在袁士钦侧后方,等着袁士钦开口。

  “解决了?”说话时,袁士钦看着凉亭下的水塘。

  夏季已经过去,深秋即将来临,水塘上的莲花莲叶莲子一片残败。

  初秋的风轻轻一吹,萧条的残叶簌簌落下,落进水塘,腐烂沤化,再为塘中的莲藕提供最后一次养分。

  袁皓等着袁士钦专注的看着水塘的目光移了移,这才开口回应,

  “解决了。马儿虽疯魔得有些凶猛,但好在没伤着人,官府的人来了之后,打发的时候也容易了不少。”

  袁士钦听完这话,负在身后攥着的手这才缓缓地松了开。

  袁皓瞟到了袁士钦这一细微的小动作。

  瞟到之后,也没出声,抿着唇默默的垂下了头。

  两人安静无言的时候,一阵风忽然朝着凉亭这边吹来,吹得水塘上的大片干枯莲叶纷纷坠落。

  看着这景象,袁士钦眼中忽然有玩味的光芒闪过。

  他伸手扶住凉亭的柱子,身体前倾,往水塘中看了看。

  干枯的莲叶落在水塘上没有立即落下,悠悠然的在水面上飘着。

  水塘平静的水面上以每一片残叶为中心,颤动着泛起一圈一圈的小涟漪。

  “你教训他了?”袁士钦再次开口。

  袁皓点头,

  “教训了。我等他自己撑不住从马车上掉下来才去将受惊的马儿拦下。”

  袁士钦的目光顿了顿,

  “摔得可严重?”

  袁皓颔首,

  “属下心里有数,黄家那些整天闲的无事的姨娘们可不好缠,自是不会让他摔得太重。伤筋动骨倒没有,不过皮肉之痛是怎么都逃不脱的。”

  袁士钦勾唇,轻笑一声,

  “袁皓,我忽然发现你越学越精明。”

  袁皓瞄了袁士钦一眼,也笑了笑,一脸恭敬的拱了拱手,语气吊得千回百转,

  “都是跟公子学的。”

  袁士钦收回扶在柱子上的手,拍了拍手上的浮灰,

  “我可没教你,出去了可别胡说,坏我名声。”

  袁皓收起拱在胸前的手,哼哼的笑了两声,

  “教没教公子心里自然有数,也不知道是谁慌里慌张的赶紧把我叫来,让我去降伏惊马的,还嘱咐我不能优待了黄……”

  袁皓正说着,袁士钦的脸色忽然沉下来,

  “你脸上怎么回事,降马的时候伤的?”

  这个模样的袁士钦倒把袁皓给吓蒙了,

  “啊?脸……脸上?”

  袁士钦没应声,几步走到袁皓身边,凑近查看了几眼。

  看完之后,沉着脸看向袁皓,

  “或是黄德才伤的?官府的人伤的?”说话时的语气跟神情,好像袁皓只要点头说个是,他就灭了人家似的。

  袁皓懵懵的抬手胡乱往脸上摸了摸,摸到眼角处感觉到抽抽的疼,他这才反应过来袁士钦在说什么了。

  提起这个,袁皓可是有话说了,

  “公子,这不是降马的时候伤的。”

  袁士钦没接话,看着袁皓,等着他后面的话。

  袁皓挑着眉,一脸傲娇,

  “也不是黄德才伤的,更不是官府的人伤的。”

  袁士钦的眼睛眯了眯。

  袁皓闭起眼睛,无比享受这个打人脸的时刻,

  “这是你家南柳挠的。”

  袁士钦呼之欲出的神情明显的顿了顿。

  他看着袁皓,没出声。

  袁皓瞄了袁士钦一眼,然后一脸可怜样的摸了摸伤口,

  “你让我滴溜她进来的时候,她非不进来,还跟我动手,一爪子就挠在了我脸上。公子,这你得负责。”

  袁士钦往后退了几步。

  袁皓赶紧上前几步跟着。

  “公子,你得负责!”

  袁士钦直接掉头走,

  “……看来她比惊马还要危险,你以后还是离她远一点的好。”

  话音落地之后,人已经离开凉亭,走出很远。

  袁皓嗷嗷直叫的追了上去,

  “公子,你别想跑!这你得赔钱!赔我医药费!”

  ...

  袁士钦从后院走出来之后,正要去二楼的书房躲起来,忽然撞见了一个人。

  看见这人,袁士钦赶紧停住脚步,稳住神色,放缓脚步,徐徐而行,气质端的稳重大气。

  “袁夫子!”那人一见袁士钦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袁士钦没什么神情,

  “盛姑娘。”

  盛海棠朝袁士钦小跑过来,听见袁士钦对她的称呼,她怪不好意思的,

  “袁夫子,我都是你的学生了,你就别叫我盛姑娘了,怪别扭的。”

  袁士钦看了盛海棠一眼,没出声。

  无事献殷勤。

  非奸即盗。

  盛海棠见袁士钦不接她的话,干干的笑了几声。

  袁士钦仍旧没什么神情。

  盛海棠觉得自己太难了,实在是笑不下去了,

  “……袁夫子,其实我是有点事问你。”

  话音刚落,袁皓吭哧吭哧的就从后院里追了出来。

  袁士钦跟盛海棠听声音,同时往袁皓看过去。

  袁皓追出来正准备大喊,忽然看见袁士钦在跟盛海棠站在一起盯着他看,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怔了一会儿之后,袁皓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看了袁士钦一眼,然后赶紧将已经张开了的嘴闭上,乖乖的走到远处的走廊上候着。

  盛海棠的眉头皱得跟两条蚯蚓似的看着袁皓离开。

  你倒是说句话缓和一下气氛啊!

  你家公子这严肃样,我撑不住啊!

  不管怎么盯着看,袁皓反正是脚步没停的走了。

  盛海棠只能是咬着牙硬着头皮自己上,

  “啊……哈,袁夫子啊,我刚刚不是说问你点事嘛……我是想问问你,呃……那个姓周的公子,最近……好像没来上课是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