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就是在打坏主意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100 2019.07.25 01:40

  从将军府离开的袁家马车上,除了袁士钦坐在里面,袁皓也坐在里面。

  平日里袁皓是在外骑马随行的,今日是袁士钦忽然说让他进马车里坐。

  袁皓跟袁士钦这样坐在马车里还挺不自在的,神情怪异的老是动来动去。

  袁士钦没搭理他的不自在,马车离开将军府平缓的行驶了一会儿之后,他将一个粘了些许灰尘的包裹朝袁皓丢了过去,

  “拿着,拿回去给洗了。”

  袁皓被有些硬实的包裹砸得揉了揉胸膛,

  “这是什么?”边说边解开了包裹。

  包裹解开之后,露出了里面的一件男袍。

  男袍不比女袍的柔和,做出来之后,看着必须立挺,才能衬出男子身形的伟岸。

  所以男袍的肩头、袖口处都是加缀了极硬质地的料子,就连腰带都比女子的腰带宽厚许多。

  这样一件男袍揉成一团包在包裹里砸在身上,确实是有些疼。

  袁皓呲着牙又揉了揉胸膛,然后好奇的将包裹里的男袍拿了出来,

  “公子,你什么时候做了这么一件衣服……哎,不对……”

  袁皓疑惑的拿着衣服朝着袁士钦又比了比,

  “公子,这小了吧?”

  “这是南柳的,她在家不敢洗,怕被她爹发现,让我拿回家给她洗。”袁士钦随口答。

  袁皓看了看男袍,然后瞟了袁士钦一眼,露出了一个讳莫如深的笑容,

  “公子,你这衣服都给人家洗上了,你这是……”

  袁士钦似乎没有太注意在听袁皓的话,心情很好的靠在马车壁上,撩起帘子往外看了一眼,

  “她说只要把她这件衣服给洗了,她就来我的学堂。”

  袁皓将衣袍随便揉成一团,重新包进包裹里,故意调侃,

  “公子,你无缘无故的办个学堂,然后非要让人家来你这学堂,你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啊?”

  “对。”袁士钦一脸坦然的大方承认。

  这倒让袁皓有些吃惊。

  公子好歹是个读书人吧,说起这种事怎么脸不红心不跳?

  袁士钦朝袁皓身旁凑了凑,

  “你知道……”

  袁皓赶紧往边上躲,连连摆手,打断袁士钦的话,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种事还是公子自己琢磨吧,我一个单身男子,也想不出什么用得上的点子。”

  袁士钦顿住,盯着袁皓,

  “你想说什么。”

  袁皓愣了愣。

  然后干干的笑了一声,

  “我……想说的……就是公子在说的啊。”

  袁士钦用怀疑的眼神又扫了袁皓几眼,然后拿起他怀里的包裹在手里掂了几下,

  “南柳那臭丫头小时候很是跋扈,仗着会舞枪弄棒,没少瞎折腾人。我就是故意让她来我的学堂,准备来好好折腾她。”

  说到这里,袁士钦抿唇笑了笑,

  “想想都觉得好玩。”

  袁皓屏着唇,没说话。

  袁士钦沉下了脸,瞅着他,

  “你要是敢说出去……”

  袁皓猛的抬头,

  “不说,我绝不会说的,公子。”

  死都不会说的。

  ……

  “你刚刚说的单身男子是什么意思……”袁士钦好奇心起。

  “没什么意思,就是公子刚刚说的意思……我发誓,绝没有别的意思,不然就出门撞马车,喝水有虫子,骑马马失蹄……”

  “……我就是问问。”

  ...

  袁家的马车回宅之后,袁士钦跟袁皓下了马车。

  往宅子里走的时候,袁皓的脚步比袁士钦的脚步要匆忙些,进了宅子之后,很快就走到了袁士钦的前面。

  袁士钦看着前面的袁皓,忽然顿住脚步,

  “袁皓,站住。”

  袁皓依言停住脚步,扭头看向袁士钦。

  袁士钦看着袁皓手里的东西看了一会儿。

  然后,朝他伸出手,

  “给我。”

  袁皓顺着袁士钦的视线往手上看了一眼,

  “你不是让我去洗吗,我得赶紧去洗。”

  袁士钦眼神飘忽的往别处看了几眼,

  “……我忽然想起来学堂的桌椅似乎还差一套,你去置办吧。”

  袁皓挠了挠头,朝布置好的学堂看了一眼,

  “差一套?”

  “对,差一套,你快去置办,你手里的东西我拿去就行了。”

  ...

  傍晚的袁宅比较寂静。

  到了用晚饭的点的时候,宅子里的丫鬟去唤袁士钦用晚饭。

  袁士钦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房间没出来。

  平常这个点,袁士钦都是在房间里看书,丫鬟寻到房间门前的时候,也不敢出声打扰,准备像平常一样推开房门示意一下就行了。

  这是袁士钦交代她们这样的。

  只是,今天丫鬟刚伸手将房门推开一条缝,房间里忽然咣当的响了一声。

  丫鬟被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也忘记了停,轻推一下就将房门给推开了。

  房间里,地上放着一个铜盆,里面的水洒了一半洒在了地上,还有一大摊水渍莫名的从铺了宽长桌布的圆桌底下淌出来。

  圆桌上放着的书,打都没打开

  袁士钦双手负在身后,身子直挺的站在铜盆旁,目视前方。

  他的脸上身上也溅了不少水渍,小水珠滴答滴答的沿着他紧绷的嘴角滴落。

  “……有什么事。”袁士钦目光没动,出声询问。

  丫鬟像是被吓住了一般,将袁士钦打量了好几遍,这才开口,

  “我……我来唤公子用晚饭……”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小丫鬟不敢再犹豫,畏畏缩缩的关上房门,赶紧离开。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远了之后,袁士钦松了一口气,顾不得擦脸上的水渍,赶紧俯身,将塞进桌底下已经浸湿了的衣服拽了出来,重新丢进铜盆里。

  ...

  虽然跟袁士钦做了交易,但南柳还是不愿意去学堂,想反悔了。

  只不过,有慕容柱这个老爹在,南柳被逼得心力交瘁,到了去学堂的那天,乖乖的拿起了袁士钦带来的那些书往袁家大宅去了。

  第一天去学堂,南柳起得很早,慕容柱还挺欣慰的,不停的夸奖南柳。

  南柳脸色僵硬,没什么表情的听着慕容柱的夸奖。

  出了府门,南柳头都没回,径直就上了马车。

  慕容柱感慨万千的站在府门口挥手相送,

  “乖女儿,去了好好学啊,咱们家可要出一个有识之士啊,爹相信你!”

  ……

  马车走远之后,慕容柱收起笑容,沉声对身边的侍卫吩咐,

  “跟上去,她要是敢让马车折道去别处,打断她的腿也要把她给拖到袁家学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