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让你跟我走,就只管跟我走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092 2019.07.15 07:00

  傍晚时分,袁士钦正在书房写着什么的时候,袁皓从外面走了进来,

  “公子,消息都让人带到了。”

  袁士钦头也没抬,

  “知道了。”

  袁皓见袁士钦还是那么固执,抬眼偷瞄了他一眼,不放心的开口,

  “公子……这样好吗?老爷今天才刚走,万一老爷知道……”

  “袁皓。”袁士钦出声打断。

  “现在家里没有老爷,只有公子我。”

  袁皓看着袁士钦看了一会儿

  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不再出声。

  ……反正谁是家里的老大就听谁的。

  袁士钦的最后一句话落之后,书房里便不再有声音。

  袁士钦也开始专心致志的写着手里写着的东西。

  写着写着,他忽然顿住。

  侧头看向窗外,思索了一会儿。

  “袁皓,把这件事给都护府也带点消息去吧……我觉得这样更直接一点,免得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袁皓不解的往前凑了凑,

  “公子,什么更直接一点?你不就是想办个学堂嘛,跟都护府有什么关系?”

  袁士钦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立即应话。

  想完之后,他的模样看着有些高兴,嘴角含笑的朝袁皓挥了挥手,

  “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话。”

  袁皓垂头,再次噤声。

  袁士钦低头看着自己的作品,心情很好的拿着手中的毛笔指了指袁皓。心情很好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眼前的作品,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消息带过去之后便回来,跟我去一趟镇北将军府。”

  袁皓抬头,

  “天色都这么晚了,镇北将军府还待客?”

  “你,他们自然不会待。我,直接进去都不会有人拦,那一府的婆子都是我的婶婶……”

  ...

  镇北将军府。

  南柳在府中找了好几圈,从上午找到了下午,都没找到柳阳的影子。

  她都要气死了!

  但是,有收获的是,在她第五次寻到柳阳的房门前的时候,柳阳的随身书童终于出现了!

  南柳一见书童,立即大叫着朝人家扑了过去,

  “老实交代,柳阳在哪儿!”

  书童被这个模样的南柳吓得连连后退,

  “小……小公子还在夫子家中与夫子论道……”

  听完这句话,南柳停都没停,拐个弯,绕过书童直接就奔着府门去了。

  书童站在原地捂着胸口,惊魂未定的看着南柳离开的身影。

  一会儿之后,书童身后的房门动了动,房门被人从里面缓缓的给拉了开。

  柳阳探出小脑袋,一脸认真的看着书童,

  “她走了吧?”

  书童伸长脖子往南柳离开的方向看几眼,连连回答,

  “走了走了,小公子,走了。”

  听到这句话,柳阳终于是拍了拍胸口,小大人模样的长吐出一口气,放心大胆的抱着漂亮的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可真是个泼妇啊,我这想护住我的花儿,还真不……”

  “这怎么在你手上。”一个声音突然从柳阳的右手边传了过来。

  柳阳听见这声音的第一反应以为是南柳折回来了,吓得抱着花盆的手抖了抖,差点把花给抖得掉地上了!

  “说,这花怎么在你手里。”那声音又重复了一遍,这次的语气明显加重了很多。

  这一遍,柳阳可听出来了来人不是南柳。

  他扭头,看向右手边的来人,没有细细打量便开口,

  “这位公子,这花在我手里就在我手里了,何来的怎么在我手里一说。”

  袁士钦的脸色凝了凝。

  袁皓赶紧在边上好言相劝,

  “公子,莫要跟孩子计较,莫要跟孩子计较……”

  柳阳见袁士钦不说话,好奇的朝他走近了几步,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公子,你是不是走错家门了?我没在咱们府中见过你啊?”

  后面的书童听着柳阳说的话,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些什么。

  “慕容南柳在哪。”袁士钦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柳阳怀里的花,问了这么一句。

  柳阳一脸不屑,

  “你找她?”

  说着,故意挑衅的抬了抬眉,

  “慕容南柳是我长姐,你有什么事找她,直接跟我说吧。”

  袁士钦抬脚往前走。

  袁皓赶紧暗暗拽住,压低声音劝诫,

  “公子,冷静、冷静,要冷静,他只是个孩子……”

  袁士钦挣开袁皓的手,朝柳阳走了过去……

  ……

  袁士钦离开的时候,昂着头抱着花展上被评为最为花儿的那盆花,姿势高傲的像头胜利的雄狮。

  袁皓跟在他后面,不停的擦额上冒出的虚汗。

  这件事情,希望就此打住,千万不要传扬出去……太败坏名声了。

  两人身后的柳阳双手捂着屁股,委屈巴巴又有些气呼呼的瞪着袁士钦的背影,

  “他是谁啊,竟然敢让人打我屁股!”

  书童的脸色惨白惨白的,瘦弱的小身子抖得跟筛糠似的,显然刚刚被吓得不轻,

  “小……公子,这是……是袁学士,你不可这般无礼的……”

  柳阳瞥了书童一眼,

  “袁学士?”

  柳阳知道袁学士,他可是拜读过不少人家的作品,其中的很多精妙的评句、段落,简直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见书童听完他的问题之后,一脸郑重的点了点头……柳阳陷入了沉思。

  ...

  袁士钦冷着脸刚走到将军府的门口,脚都还未踏出将军府,就撞见了半路上猛然反应过来之后又折了回来的南柳。

  “一群小王八蛋!都这么晚了,人家夫子都回家用晚饭了,谁会闲的无聊跟一个小屁孩子论什么道!还想骗我……”

  袁士钦上前一步,直直拦住南柳。

  南柳没防备,咚的一声撞在了袁士钦的胸膛上。

  “谁啊!”

  袁士钦低头看着南柳,

  “你上哪去了。”语气中满是质问。

  南柳抬头一见是袁士钦,本来就疑惑,现在听着他这个语气,更疑惑了,

  “你管我上哪去了,我……哎,我花儿怎么在你这啊!”南柳一脸讶异的指着袁士钦咯吱窝里夹着的花盆。

  袁士钦的脸色很不好,

  “这是我给你的,为什么要给别人。”

  南柳瞟了袁士钦一眼,本想敷衍过去。

  但是,跟袁士钦对视之后,她的呼吸滞了一下,忽然说不出来话了

  “我、我……”

  袁士钦冷脸拽住南柳的胳膊,拉着她就往外走,

  “跟我走。”

  “去哪啊!”

  “让你跟我走,就只管跟我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