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课堂风云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047 2019.08.27 11:29

  ……

  袁士钦出声止住,学着南柳的模样,笑得格外灿烂,

  “不用了,夫子口不渴,夫子只是需要你回答一个问题就好了。”

  整个学室里的学生又齐刷刷的将视线投向袁士钦。

  这样模样的袁夫子……少见。

  坐在第一排的黄德才见袁士钦这个态度,鼓着腮帮子瞪了南柳一眼,暗暗咬了咬牙

  南柳干干的笑了几声,

  “哈哈……袁夫子还是喝茶吧,学生去给你端……”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袁士钦忽然出声打断了南柳的话。

  把正要抬脚的南柳吓得立即缩回了动作,愣愣的站在座位前。

  袁士钦“和蔼”的笑了笑,

  “柳南同学可知这两句话在讲些什么。”

  学室里看戏的其他学生再次齐刷刷的将视线投向南柳。

  南柳扫了这些人一眼,脸上的神情有些尴尬。

  怔了良久之后,她开始装。

  歪着头看向袁士钦,

  “嗯?袁夫子刚刚说什么?”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什么意思。”

  “啊?你说什么?”

  “……”

  “袁夫子?”

  袁士钦脸色平静,

  “答不出来,晚上接着补课。”

  南柳立即拿起书卷,开始翻找,

  “答答答!答得出来!”

  她在翻的时候,盛海棠瞄了一眼,然后呲着牙,伪装的面无表情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

  “……第四十五页。”

  得了信息,南柳呼啦啦的将书卷往四十五页翻。

  但翻到之后,她仍旧傻眼。

  四十五页确实有这么什么玩意的一句话,可是没做笔记啊!

  书卷上白花花的一片。

  南柳呆呆的看着书卷看了一会儿。

  然后抬头,眯着眼睛冲袁士钦笑了笑。

  笑容里满是讨好和乞求。

  袁士钦跟着也笑了笑,

  “是什么意思?”

  “答不出来晚上可是有福利的。”

  南柳嘴角的笑僵住。

  僵了一会儿之后,啪的一声合上书卷,

  “谁说我答不出来的!给我听好了!”

  说完,脑子里开始飞速运转。

  近……猪……则……则吃,近……木则黑?

  是这几个字吗?刚刚没注意看呀……

  袁士钦看着南柳,等着她的回头。

  南柳在思索的间隙瞄了袁士钦一眼。

  看你个头啊!非要死盯着我看!

  思索完毕,南柳抬头,一脸自信,

  “这两句话就是说,靠近猪,就要把猪吃了长肉,看见了好木头,就要烧黑生火。”

  答完,南柳联想了一下,又补了一句,

  “就是把好木头烧黑,生火煮猪肉。”

  话音落地之后,学室里鸦雀无声。

  所有学生目瞪口呆的将南柳看着。

  南柳一时有些懵,不知道这局面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己答得太精辟了?都被震撼了?

  袁士钦一手负在身后,将视线收回,落在手中的书卷上,语气清淡的开口,

  “坐下吧。”

  南柳心中一阵欣喜。

  胡诌就诌对了!

  “下午下课之后别走,接着补课。”

  南柳往下坐的动作僵住。

  看了袁士钦一眼,准备站起理论。

  盛海棠赶紧伸手拽住南柳,将她拽坐了下来。

  “好了好了,补课就补课,不要……再丢人了……”

  坐下第一排的黄德才听完袁士钦说晚上又要给南柳补课的话,心里的怨气再也压抑不住了,不服的站了起来,

  “袁夫子,为什么只给柳南补课,我也有很多不懂,我也想补课。”

  正在挣扎着想要站起理论的南柳听见这话,眼神像刀子一样嗖的砍向黄德才。

  小家伙!昨天拦我的帐都还没给你算,今天又想整什么幺蛾子!小心姐姐我拿狼牙棒砸晕你!

  袁士钦听完黄德才的话,看了他一眼。

  良久之后,袁士钦拿着书卷转身,这才开口,

  “你家里给你请了不少夫子,回家之后有人辅导你。”

  黄德才不依不饶,

  “我家里的夫子不如袁夫子,我想让袁夫子补课。”说话的时候,眼中满是挑衅的时不时看南柳一眼。

  南柳跟炸了毛的小狼狗似的,扑腾着就要起来!

  咋了,这是想干架啊!来啊!

  ……长这么大没遇见过敢这么挑衅本姑娘的人!

  还好盛海棠拼死拽着南柳,没让她动,要不然这家伙早就气势汹汹的朝黄德才扑了过去打起来了。

  袁士钦听完黄德才的话又是好一会儿没出声。

  黄德才气鼓鼓的撅着嘴,俨然一副争宠的模样,不得到袁士钦的回答,他是不会罢休的。

  都是您的学生,凭什么对柳南那家伙格外关照!

  袁士钦再次出声的时候,语气有些低沉,

  “夫子都是好夫子,没有谁不如谁的。你们家里人都在家里给你们请了夫子,晚上回去之后可以接着学习,柳南同学跟你们不同,他的家境不如你们,家里请不起夫子帮着补习,在课堂上又跟不上讲课的进度,所以,我希望能抽出晚上的这一会儿的时间帮他补习补习。”

  “……”

  话落之后,学室里再次陷入沉寂。

  所有学生看向柳南的目光都不再那么赤裸裸了,而是带了一股小心翼翼,生怕刺痛了这位柳南同学脆弱的小心灵。

  黄德才似乎也有些错愕,偷偷瞟了南柳一眼。

  虽然嘴仍旧不服气的撅着,但是还是乖乖的坐下了。

  南柳,已经僵在了原地。

  袁士钦暗暗抿唇,将手中书卷翻了一页。

  “我们接着上课。”

  ...

  中午下课之后,盛海棠跑得很快,先出了袁宅的大门,然后守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从宅子里出来的学生。

  睁大着眼睛挨个看,一个都不放过。

  这些学生们出来的时候见盛海棠站在门口,都笑着跟她打招呼,

  “盛姑娘!”

  “盛姑娘在等谁啊。”

  “盛姑娘还不回家。”

  “盛姑娘下午见。”

  “……”

  盛海棠敷衍的笑着,一个一个应和过去,眼睛却是始终在出来的学生中搜索。

  ……真的没来吗?

  一直到学生全部走光,袁宅门口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盛海棠还是没有看见她想见到的那个身影。

  她伸着脖子又往袁宅里张望了几眼。

  见里面是真的再看不到人影了,这才缓缓的收回目光。

  脸上满是失望的叹了口气,转身走到自家的马车旁边,上了马车,回家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