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英气十足似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作低伏小:我错了,我们和好吧!

英气十足似少年 李木子子 2103 2019.09.12 14:33

  南柳的两双大眼水汪汪的跟袁士钦对视着,

  “怎么就懒得跟我说了……”

  袁士钦收回视线,一脸不在意的撩开帘子也往外看了看,

  “懒得跟你说就是懒得跟你说。”

  “为什么懒得跟我说?”

  袁士钦脸色平静的看着马车窗外,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跟你说。”

  南柳怯生生的撅着嘴,小心翼翼的嘟囔,

  “不想跟我说,不也说了这么多句了嘛……”

  嘟囔的声音不大,但是袁士钦听见了!

  袁士钦白了南柳一眼,神情冷漠的住了嘴。

  之后无论南柳怎么用眼神撩拨他,他吭都不吭一声。

  南柳无奈的开始撒娇耍赖,

  “哎呦,我就开个小玩笑,没有让你不跟我说话,你别这么小气嘛……”

  袁士钦无动于衷。

  南柳起身,一屁股坐到袁士钦的身边,

  “我跟你说真的,我是真的开个玩笑,你别不说话啊!”

  袁士钦仍旧无动于衷。

  南柳心急的朝袁士钦身边挪了挪,

  “我有事跟你说的,你别不说话啊!”

  袁士钦这次终于有了反应。

  起身,往离南柳远的方向挪了挪。

  看着袁士钦这动作,南柳无力的叹了口气,

  “……我是想跟你说,是我误会你了,我错了。”

  袁士钦的唇角动了动,眼里有狡黠的光芒上闪过。

  但神情端得极其平静,

  “你误会我什么了,你错哪了。”

  南柳歪着脑袋靠在马车壁上,掰着手指开始一条一条讲诉,

  “我现在知道那晚帮忙的人是颜云策了,你知道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所以才没管我,这一点误会你了。”

  “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还以为你一点都不关心我,就是个见死不救的白眼狼,这点也误会你了……”

  袁士钦冷着脸打断南柳的话,

  “你才是白眼狼。”

  南柳皱了皱眉,她不喜欢思绪被打断。

  “我不都跟你说了,我误会你了嘛!”因为太过专注掰指头,音调不自觉提高了些。

  袁士钦不说话了,眯着眼睛看着南柳。

  南柳感觉到马车里的气氛有些异常,抬头看了看袁士钦。

  看到袁士钦脸上的神情,她怔了怔,反应了一会儿。

  等到南柳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之后,她一脸惊慌的赶紧对着袁士钦赔笑,

  “我是诚心诚意来赔不是的!没有挑衅你,真的没有挑衅你……就是平尝吼你吼习惯了而已……”

  袁士钦没什么神情的收回视线,再次往离南柳远的地方挪了挪。

  南柳都没办法了,扑上去一把抱住袁士钦的胳膊,

  “我是真的觉得误会你了,给你赔个不是,你就说一句原谅了或是没关系就好了嘛,这样咱们日后也好相见啊!”

  袁士钦垂头看着南柳抱着他胳膊的动作。

  南柳像是生怕袁士钦逃走似的,将他的胳膊抱得很紧。

  袁士钦试着挣了挣。

  动都动弹不了。

  南柳抱着袁士钦的胳膊,委屈巴巴的将脸搁在上面,耍赖似的非要等袁士钦说一句原谅了。

  袁士钦看着南柳看了一会儿。

  然后抬起头,目视前方,

  “我原谅你了。”

  南柳一听,一把松开袁士钦的胳膊,刚刚伪装的一脸笑容猝然消散,调皮的伸手指着袁士钦,

  “好了,你自己已经说原谅我了,以后上你的课,可别鸡蛋里挑骨头的找我茬!”

  袁士钦没有因为南柳的神情跟动作感到恼火,反而笑了笑,

  “我什么时候鸡蛋里挑骨头的找你的茬了,说得我好像很苛刻似的。”

  南柳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你当然有,天天严肃的跟八十岁的老头子似的,街北年纪最大的尚夫子都比你要幽默!”

  袁士钦的嘴角的笑一直挂着,

  “胡说,尚夫子那么大年纪了,说话都不利索了,还怎么幽默。”

  话落之后,马车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南柳跟袁士钦对视了一眼。

  然后,两人忽然就一起笑出了声。

  南柳笑的时候还觉得有些愧疚,想将笑容收回,同时拍了拍袁士钦的胳膊,

  “……你别笑了,不尊重。”

  袁士钦也僵着脸在尽量的压抑嘴角的笑了,

  “我没笑。你先别笑了。”

  南柳痛苦的忍着笑,再次埋怨的抬手拍了拍袁士钦的胳膊,

  “你别笑了!”

  袁士钦随手接住南柳拍过来的手,握在掌心。

  可嘴角的笑怎么都收不回去,

  “……我没笑,可一听见你笑,我就想笑……”

  “别笑了别笑了,太不尊重了......“

  ...

  南柳跟袁士钦一直到回了袁宅,都还在嘻嘻哈哈的。

  宅子里的人帮忙把南柳带来的东西往下卸,南柳跟袁士钦说说笑笑的往宅子里走。

  走到走廊处的时候,袁士钦往一间房间指了指,

  “你的房间收拾好了,还是你上次在这住的那间,去吧。”

  南柳一听,高兴的蹦蹦跳跳的往自己的房间走,

  “这下好了,不用打地铺了。”

  正在门口忙活着的下人也在搬着东西往袁士钦指的房间方向走。

  袁士钦见南柳这么一副高兴的模样往房间去了,嘴角含笑的转身也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走到房间门口,正要去推门,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又顿住动作。

  转身看着南柳即将消失的背影,

  “南柳。”

  南柳一只脚已经迈进房间里了,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

  袁士钦远远的看着南柳,犹豫了一会儿,没有立即出声。

  “怎么了?”南柳问了一句。

  袁士钦微微张了张嘴,

  “……”

  南柳疑惑的将身子整个转过来,看着袁士钦,

  “有什么事你说啊,不说我进去睡觉了。”

  说完,就真的往房间里退了一步,作势要关房门。

  袁士钦一见,往前探了探身子,

  “……黄德才,我已经替你教训他了。”

  “嗯?”南柳歪着脑袋反应了一会儿。

  袁士钦说完,再没别的话,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南柳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想明白袁士钦的话是什么意思之后,她抿唇笑了笑,低声嘟囔,

  “小样,教训了就教训了,还不好意思跟我说……口是心非的家伙!”

  嘟囔完,南柳转身,进了房间。

  院子里的下人们搬好东西之后,景色雅致的后院再次恢复了寂静。

  静悄悄的后院格外迷人。

  站在后院仰头望天,会发现今晚的月亮真美。

  今夜,注定好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