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LOL:开局获得暗裔魔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准备离开!

LOL:开局获得暗裔魔镰 寄一缕思绪 1 23 26752023.02.03 19:22

  当日夜里,埃尔德雷德就火速找到顾濯。

  在听到顾濯遭遇逃亡法师的时候,他先是感到一阵惊喜,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然后,等到他想到顾濯曾对自己说过的运输法师的方法,他又感觉一阵怅然。

  如果顾濯能换个方式对法师该多好!例如赞同他们扩编,让他们杀光法师这类的!

  只可惜,将法师流放到海外是有风险的。

  如果法师逃了回来导致这件事中途被发现,他的搜魔人生涯就彻底完蛋了。

  “我当然明白你的担忧,但他们没机会逃跑!”

  见埃尔德雷德一脸郑重的在思考,顾濯加大力度的蛊惑。

  “他们逃回来为了什么?亲人?还是朋友?”

  “他们可是法师,他们的亲人只会畏惧他们!他们的朋友只会驱赶他们,他们就是洪水猛兽不是吗?”

  埃尔德雷德仍然面不改色,攥着已经出汗的手心。

  他还在权衡利弊!

  与顾濯合作,他能通过顾濯给的资金扩招搜魔人!

  人多就意味着能抓更多的法师,能让他在搜魔人军团中爬的更快!如今他已经是搜魔人副兵团长!

  如果顾濯所给的承诺是真的,他甚至可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搜魔人兵团!

  但风险也非常的高!只要他被发现,轻则龙场悟道,重则斩立决!

  “我不相信你们打压法师几百年,没有定位法师的能力!”

  对于到手的法师,就不可能有逃跑这个词,反正他有拉亚斯特,不逃的可以活得很好!

  不过,只要胆敢逃跑,让拉亚斯特杀了便是,他没必要为了一个法师,而破坏整个走私线。

  “可那也属于魔法范畴!”

  “你可是能成大事的人物!”顾濯注视着他的眼睛,深沉的回应。

  “就跟那些贵族一样,只要不被发现,你就没有使用魔法!他们不就是这样做的吗?”

  “他们最终的去向在哪?”

  埃尔德雷德最终妥协了,他无力的靠在沙发上,想要知道法师的最终去向!

  如果他们会流入诺克萨斯,那他宁愿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也绝不会跟顾濯同流合污!

  “诺克萨斯还占领着我们的土地!”顾濯用阴狠的语气回应。“只要你们需要,他们就是对抗诺克萨斯的主力!”

  “我能给你的只有那些安分的!流亡过的法师都该死!”

  “没问题!”

  那些不敢逃亡始终蹲在牢中的法师,对顾濯来说最好不过了!

  一是,他们认清了德玛西亚对法师的态度!不会总想着回到德玛西亚。

  二是,他们很安顺,就像待宰的羔羊,顾濯也有信心彻底掌控他们。

  其三,逃亡过不代表强,没逃亡过也不一定弱!

  拉亚斯特会帮他训练出一个完美的法师部队的!他只需要提供人才即可。

  至于那些逃窜过的极端法师,等他将所有守规矩的法师消化了再说。

  “咱们在哪交易?”

  “白崖城?”

  由于对德玛西亚不够了解,顾濯带有询问意思的回应一声。

  “不行!那里守备森严,我可不想出什么纰漏!”

  埃尔德雷德想都没想果断拒绝,那里接近诺克萨斯,守卫24小时不间断巡逻,让他在那交易法师,跟耗子嘬猫奶有什么区别。

  “我建议在针溪郡!那里距离海边不远,又是群山包围!我负责将法师送到那里!但你们必须顺利接收!”

  “如果出错,我会立刻停止咱们的交易!”

  顾濯拿出地图仔细思考了一会,觉得埃尔德雷德说的也有道理。路线虽然比原定计划要长一点,但至少要比在白崖城安全。

  “合作愉快!祝你能节节攀升!”

  等到与埃尔德雷德谈定完所有细节,他的德玛西亚之旅也可以宣告即将结束。

  最终,顾濯给出200枚金海克斯币一位法师的高价,无论埃尔德雷德带来多少法师,只有他的船能够装下,顾濯就尽数接收!

  使用金海克斯币的原因,也是由于符文之地的货币比较混乱,顾濯与埃尔德雷德一致同意,用如今最有权威的海克斯货币进行交易。

  “我需要回去准备一下,大概三个月后,您就能看到第一批货物!”

  语落,埃尔德雷德压抑自己内心涌动的兴奋,绅士的对顾濯行礼。

  等到第二日清晨,顾濯被法师袭击的事情已经被传开,同时他也准备借此离开德玛西亚。

  他以想要继续游历,一路向南回到故土的想法对众人告别。

  得知顾濯即将离开的消息,贵族们感到一阵畅快,这个破坏规矩的家伙终于滚了!

  暮整理完需要携带的东西,百般聊赖的坐在车上看向顾濯,等待对方完成在她看来一点用都没有的交际。

  “下次来记得带来决斗家!否则我一定会将你堵在雄都外殴打!”

  阿姆达以轻快的口吻说着。

  不过,由于塞巴斯蒂安的父爱关怀,他现在双腿还在打颤,青紫的皮肤和红肿的右脸都在告诉所有人,他受到了多大的折磨。

  “一定,不过你一定要活着等到我再次回来。”

  顾濯拍拍对方肩膀,见到对方踉跄的上前,忍不住吐槽道。

  以塞巴斯蒂安的实力,和阿姆达目前的训练强度,他生怕自己下次来到后,对方只剩下墙上的黑白遗照。

  “真的要走了吗?”

  卡欣娜依依不舍的看着眼前的顾濯,灵动的眼眸中充斥着无尽的忧愁。

  这些天里,顾濯许许多多的奇妙想法真的打动了她,而如今,对方要走了,自己却碍于某些因素不能跟着!

  她产生过私奔的念头,但随后想到后果的她又不得不放弃。

  因为顾濯对她保证过,他每年都会回来,等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顾濯会回来找她,在这之前她会一直等下去。

  “游历的少年终归要回到故土!”顾濯轻搂住卡欣娜柔声回应着。

  在稍微温存片刻后,他对前来告别的好友寒暄几句,与暮驾车逐渐远离德玛西亚雄都。

  “丛笙现在还在雄都附近吗?”

  出来后,顾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另一个好友,将他送来雄都的丛笙。

  由于他的计划风险太大,为了不连累丛笙,他从始至终没有去跟丛笙见过面,只是让暮替自己去问个好。

  如今,他的事情都解决了,自然也没有顾虑了!

  “在,他似乎还想在黑市买药剂!”

  思索了上次丛笙发愁的事情,暮将丛笙现在面临的难题说了出来。

  “好像是有个混蛋的原因,贵族突然不肯继续兜售禁魔石药剂,导致他有钱也买不到。”

  “谁这么混蛋?竟然威胁到贵族头上?”

  能让嗜钱如命的贵族收手黑市利益,自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导致贵族不得不收手行事。

  “不清楚,听说是搜魔人内部问题。”

  暮仔细思索了一会,“好像就是你提出功德碑后,黑市突然就没人敢买东西了。”

  顾濯表示不能理解,他提出功德碑,跟黑市不能卖货有什么关系?

  这事绝对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多老实啊,整天不是躲着贵族,就是跟卡欣娜出去玩乐,各种交流感情。

  “他们在哪?”

  “南面的一个小村庄之中,他与依娜带着商队在那里休整。”

  暮看了看时间,继续对顾濯回应。“咱们赶到地方凑巧天黑,可以蹭一顿饭!”

  “我看你是想让我做饭。”

  暮小脸一红,傲娇的否决顾濯的猜测。

  与顾濯出来的这段时间,由于一直是顾濯负责做饭,她的口味也不顾濯养刁,不习惯吃其他饭菜。

  即使是在德玛西亚雄都,那些所谓的山珍海味也比不上顾濯的饭菜,只可惜整天不是在忙,就是跟卡欣娜腻在一起的顾濯,根本没时间继续做饭。

  一想到她马上就能尝到顾濯的饭菜,哈喇子就止不住的呲溜。

  “好久不见了,确实有点想念当时吵闹的篝火晚宴。”

  顾濯感慨的回应,他已经能想到丛笙开心笑脸,虽然看起来总是一身轻的样子,但在德玛西亚窝藏法师,不可能没有压力!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