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网络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网络江湖 书航 4176 2003.04.20 12:33

    我茫茫然的走回了学校。身後是被滚滚升起的浓烟涂染得漆黑如墨撒泼的大半边天空~!

  半条街外则是白色的救护车,红色的救火车,它们一辆接一辆全都呼叫著驶过去了……这是火灾事故发生以後常有的景象。我已见怪不怪。

  在某一方面来说,我是个麻木的人,我只关心我自己的死活。除了在网络江湖中的时候,我对现实简直没有一点感情~!

  我回到学校的时候,这付在网吧连续泡了三个通宵的邋遢贼相,还是吓坏了一群刚化装好赶演出的女生,她们惊叫著从我身边走开,原因是我象她们靠近过头了,并让她们闻到了我身上难闻的异味。我想无论是谁,在那场网络的江湖中呆上这麽三四天都不会好看的。

  但我理解她们,大概她们以为我是农村来高校探亲戚的吧。

  看门的老大爷拦住我,我在口袋里找半天,才把那枚代表学生生的徽章戴上去。然後又冷漠著双眼走进学校,穿过一块空地,走进了男生宿舍的三楼。

  可是当我跨进宿的那一瞬间,我想我又吓到了一群人,那一群我很少打交道的舍友们。他们用异样的目光看著我,仿佛看外星球上的跌落下来的一只超级别大头黑猩猩。

  在校期间我做人一向孤僻少言,游离於众人之外。我想我太脱群了,大概他们以为是我太拽太酷~!因为我老爸是市财一把手的缘故。而实际上,我只不过是觉得他们的生活太枯燥无聊了些,与我有著某种不可明喻的格格不入~!因此我不能走入他们,而他们也不能了解我的生活。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需要解脱,别的我什麽都不需要~!

  睡在我下铺来自陕西农村的姜陵同学递过来一封信,他是这间室里唯一对我不岂视的人。谢了一声。我随手接过就仍在床上,然後照例拿了毛巾香皂就奔学校澡堂子而去了。

  等我洗完澡回来,同宿舍的他们又都上晚自习去了。

  我躺在床上发呆良久,之後打开那台当初同室六个人一起凑钱买的电视看了一下新闻,里面正滔滔不绝,不厌其烦的讲述报道著本市快活林网吧刚刚发生的这一件大事,他们至今为止已经残废有廿十多人,其它人员正在抢救中,市政府高度重视,市长亲自到位,已经组成事故调查组……

  呆了一下,关上电视。她一定死了,那个打工的学姐,我这样想。

  接著,很自然的,我随手拿起来那封黄色牛皮纸信封来看了一眼,只见在右下角地址印著的竟是本市中级人民法院,我一楞,急忙扯来里面的内容来看,只见里面写著:“公民舒寒,你做为赵忠理的直隶亲属,请你误必参加本月十四号进行的对你父贪污一案的有关审审判~!”下面落款年月日。

  刹时间,我呆立在床头懵了。长久以来我懒以领先的台柱子倒掉了??这叫我怎麽能相信呢?

  舒寒就是我。而赵忠理就是我老爸。我跟我老妈姓,她叫舒芸,我叫舒寒~!

  天~!我一下子坐倒在床边~,心想:原来老爸他出事了,一直在权势物质条件上关照著我的老爸,他出事了~!

  我身体象掏空心的巴豆一样,在黑暗下来的宿舍中呆坐著。此刻我象一只雨後独自在墙角落荡秋千的蜘蛛,根本无力控制命运这一轮的风速就要给我造成损失~!

  十三号,就在明天了。那麽十四号也就是後天,老爸他就要受审了。我怎麽可能接受这样突如其来的事呢?我怎麽也不能想象一向在我心目中高高在上的老爸他竟然转眼就要成为阶下囚了?

  我的脑子一片空空,我的心腔里也是一片空荡荡的。去吗?我去吗?

  没有他,我可怎麽活?我已习惯了这样寄生虫般的日子,躺在他给纺织好的生活的摇椅上,我再也无力挣扎了。

  昏昏然中,我倒头想睡,可是怎麽睡也睡不著,於是我忽然不知什麽感应,拿起一堆课本,竟奔学校图书馆去了。

  在图书馆的自习阅览室内,我找到一个空位,然後坐下,临座的一个优秀女生,诧异的看了我一下,然而我根本不瞧她一眼。径自用心翻开课本来,一字一句的阅读,边读边做笔记,今晚那些难懂的线性算术,枯燥的英文单词,都象是对我有无限的引力的,我看得如痴如醉,不知不觉,十一点锺就已经到了。

  “走吧,图书馆就要关门了。”一个清脆的女声轻轻对我说,我条件反应的转头看向旁边临座。顿见到一张白净的似曾相识的清秀女生的面孔。她正面对著我,我立刻在脑海里翻寻,她是谁啊?怎麽会那麽熟悉,她嘴角的那粒微小的黑痣,以及蓝色校衣衬托著的脖颈以下异於常人白净光洁的皮肤。她是谁,我想我一定见过她的?

  “我是赵晓蔓,你不记得拉,文艺系九四一班的~”见我发呆,她说。

  “啊,是你,我想起来了。”我急忙对她说,同时脑子里回忆起我跟她之间的一些事来。

  潇洒收拾起书包,我和她慢慢朝那条回东二院的宿舍路上走去。

  在学生宿舍和本院图书馆之间,我们还要穿过一条不长的小食街,街上此时纷飞著各式各样食物的香饮,我於是感觉到我饿了。於是我提议我们就在一个小食摊点下,点了一堆烧烤吃起来……然後,我还要了两瓶啤酒两瓶白酒。

  她不喝,我一个人喝,她不吃,我一个人吃。

  最後,我是怎麽回到宿舍的我已不知道了,只记得迷迷糊糊中,这个似曾相识的女孩子的牵引著我走回了宿舍,临别我还听到她跟我们宿舍的男生说,要他们照顾好我~!

  她的语声是那麽的轻柔而温顺~!我想,无论如何她都象是我在网络江湖中的一个女人,一个可以解我烦忧的女人~!

  然而她不是,她只是我在现实中借用老爸的权势,曾无意中帮助过的一个女生。

  那一天我刚刚入校,老爸驾乘著他的黑色宝奔驰车亲自送我到学校门口,这时候是新生报道的日子,我忽然就听到众多报名的新生中有人发出的婴婴的哭泣,许多人围著她看,议论著,然而没有人帮助她,人们只是说著一些好听不好用的好话来安慰她。

  我凭借著身高及非凡的贵公子的气势挤了进去,一问才知她原来是从河南来的,在路上,火车上,她被人送喝一听麻醉饮料,醒来後包裹就全不见了,包括她的家里给凑来的三千多块的钱的一年夥食及医药费。

  她哭得跟泪人似的,那时也顾不上什麽美丽了吧。许多人转著看,可就是没有一个人肯伸手。我那时节腰包顾狠,一时又想抖抖威风,於是就立刻从身上掏出老爸给我的一年五万块中的五分之一,整整齐齐一迭新版百元人民币递给她。

  “别哭了,小妹妹,你还是大学生呢?我这儿钱多,给你一点喽~~”我玩笑带哄的递钱给她,看了我一眼,她犹豫著不敢接,我不管她,塞在她手里掉头就走了。那时节我感觉我真象个侠客,只可惜害得我老爸克了我一顿,说是影响他局长的清廉形象,同时更糟糕的是害得我当天没报名,直到第二天才去。

  这之後我就没见过她,我只是陆陆续续听同学说,有个艺术系的女生叫赵晓蔓的来宿舍找过我几次,不过她那能找得到我呢?连我们同宿舍一年多的男生都见不到我几次,吃饭我是从来不学校就餐的,平常我不是泡在家看动漫的带子在就是在上网吧,在学校见不到我是正常的,反之见到了就不正常了。就象今天一样。

  第二天,我照样象头猪一样睡到了三点锺。同宿舍的小姜给拿块毛巾缚在额头上,我忆起来昨夜我吐了又睡,睡了又吐,实在搅得大家不得安宁~!对这些舍友,除了深深的抱歉,我还能说什麽~?我也曾帮助过小姜,从物质上给过他一些钱救急,他也许一直因为这个而感激我吧。临去上中课的时候,他告诉我说,赵晓蔓昨天留下封信在我书包里,嘱托要我一定看一下。

  其实同宿舍的哥们没有一个知道我的痛苦,在他们面前我一直是充满了深深的自卑和茅盾的。因为我不是通过正规途径考进来的,我只是通过我老爸这道後门才轻轻松松的用别人也许汗水也换不来的东西走了进来这所还算是名牌的大学。

  我躺著床上,虽然醒了,可是也懒得动,这样一直醒躺到下午四点锺,忽然宿舍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女士。我们外语系九四级A班的班主任,全校唯一的美女副教授金咏梅老师。

  她坐到我床边,我挣扎著想起来。

  “不用了,”她按住我说,我只是来看看你。

  “谢谢金老师~!”我冷冰冰的说。

  一时空气凝固,我们都不知道该讲什麽。

  停顿了一会,她才发感慨的说道:“你们这一班是我第一次当班主任带的班,同学们基本都好~~”

  “我知道我是其中最不争气的那个学生~!”我冷冷的打断她的话头,说道:“我本来就是差生,根本不应该进这所学校,我的高考分数连一所普通中专都达不到~~~”我一口气数落著自己的不是。

  她定定的看著我“发气”的说完,最後才说道:“这些都不是原因,你知道吗?”

  “不是?”我将疑的看著她。

  “对,不是。”她用肯定的语气说:“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努力去做,否则你不比别人差的,我听说你在电脑游戏上就很有心得,已经是很高级的玩家了~!”

  “嘿嘿,”想起电脑游戏,我不禁得意的面露微笑,我想我确实在这方面有过人的天赋,从我踏入江湖的那一天起,基本就只有别人吃我的亏,而我很少吃别人的。

  “舒寒,我想你今年廿岁,已应该是个大人了,有些事应该能够坦然面对,有的时生活是不由我自己自己去主宰的,我希望你能够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相信自己能够战胜一切困难,在这个时代中顽强的存活下去,并且做出一番成绩来,那样,做为曾经是你导师的我,也就放心了~~!”她接著说了许多我有些听不懂的话。

  “金老师,你是说我爸爸的事?”我将疑的问她,并说道:“这个没什麽,我早知道他花天酒地迟早会出问题,我只不过得不到他的钱而已,但还有我妈妈每个月给我邮来的生活费。我想好了,以後我会认真学习的~!”

  她直视著我,说道:“这样很好,只要你还有一颗努力的心,明天就还有希望~!我不能多说了,现在蒋校长要见你一下,你这就过去吧~!”

  说完不待我起身下床来,她就走了。

  “老师~!”这两个字是我对她最真切的呼喊,她在门口定住了身体,但却没有转过身来,“我对不住你,老师,是我使你失望了,其实你一直是个好老师~!”我用力地说。

  听完了这话,她的身形颤抖了一下,然後还是移步走了。

  我起身追到门口,就这样茫茫然的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三楼的走道尽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