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网络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网络江湖 书航 3011 2003.04.20 12:29

    夜是沈重和,寂寞难耐的……

  月儿就籍著一缕偶尔过往的疏云淡淡的的变换著脸儿,我们俩相拥而眠,眼看著黎明将至的时分,我忽然感到眼皮格外沈重起来,并愈来愈沈重下去,直至我的眼睛完全眼不开,甚至最後也感觉不到了白凤白如玉肉体的存在~~

  这时,我的系统拼命闪红灯显示,我的生命值已达到极限,我必须休息以换取喘息的时分~~

  我无奈的退出了系统,同时疲惫的站起来,伸了一下懒腰,可这时,我发觉碰到一个人。

  我抬眼望去,只见那位新来学生样子的秀气打工学姐正伏在台吧里秀睡著了,她的秀发有些凌乱的散乱在桌面上。不知她在在梦里想著些什麽。以至於我走出网吧的时候,她竟都不知道。我把钱轻轻放下,象放下我昨天的经历的一个梦一样,不忍吵醒她,就这样独自走了出去。

  大街上熙熙攘攘,拥挤的车流和人群让你感觉到这就是目前我们居住的城市,我们现实中的另一个江湖。但这里的杀戮总是无声的。

  回到学校,我随便梳洗了一下。却照旧去上早课,不过却是伏在後排蒙头大睡,一本书罩在我头上,在梦里,我依然会见到她,“白凤”白如玉。她的笑,她的迷人的女体。我正拉著她正努力奔跑,越过高山,越过丛林,濯过山溪,最後成功的躲避开李无情的追杀,可是忽然间不知怎麽,她的脸却变成了清纯之极女孩子的脸,一张秀气的,熟悉的,无所畏惧的带点勇敢的脸,盈盈一水间~!?她怎麽还活著。咦,不对,怎麽看起来又更象是那个网吧守夜的打工妹的,

  正在我的不思议间,忽然被人给推醒了。

  我抬起头来,看谁这麽大胆敢弄醒我,在这里是没人敢弄醒我的,老师们也放任我的这种状态的存在方式。因为我老爸的关系,我在这里的权势从某种意义上说,比校长还大。

  是一张温柔的女性的脸子正面对著我,混圆而白净的脸庞。白如玉~!尤其是她的眼睛充满了慈爱。我差点脱口叫出来,真该死~!待清楚时,才发现那是一张已经步入中年的丰韵妇人的脸,她对我来说是太熟悉不过了。因为她就是我生我的母亲。

  “妈,你来了”我慌慌张张的喊著她。并赶紧站起来,旁边有几个男女同学正躲在一旁偷偷的笑我这糊涂虫的表现。她就是我的妈妈。正在跟我那个有权势的老爸闹离婚的妈妈。

  我跟著妈妈默默走出校门,到了一家西餐厅。

  吃了一会,妈妈对说我:“阿寒,今天妈妈就要跟你爸爸上法院办理离婚了,”

  “呛,”我手中雪亮的的餐刀顿时掉在桌上,来了,这一天终於还是来了,不可避免的来了。

  “妈~~”我又喊了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什麽,不敢去骂我那风liu成性的老爸,因为是他的权势养活了我,使我现在过得这样舒服自在,我也不敢去安慰老妈,因为她也是有追求快乐的权利,一个人总做别人的*隶当然是要去追求解放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的自由。

  “阿寒,今天妈来看你就是问你,你是要跟妈,还是跟你爸~”妈妈眼里饱含著泪光,那一瞬间我几乎就要冲动的说出来,妈,我永远的跟著你~~不管到那儿都跟著你~~

  可是话到嘴边我又忍住了。

  因为我知道,我离不开老爸,是他的权势让我在这儿活得逍遥自在,没有他,我既没有钱,也没有象样的人生。

  同时我也不能害老妈,她还不算老,并有几分姿色。应该来说还嫁得出去,但带著我,她会举步维艰的,不,我不能害她。并且我也害怕我这不成材的样子以後会非让她伤到死不可,而老爸则无所谓,他对我放松多了,他只顾自己快活,从不过问我太多,甚至我相信,我就算这样一直混下去,他也会为我安排好一个毕业後安稳的工作,在这里,我要钱张口,要什麽都行,他从不管我,这样的人生我哪里去找,我过惯了这种寄生生活,离开他我会死掉的。

  要我去奋斗,去每日啃书本,那样除非叫我死掉还差不多。那些枯燥的课本知识每一页都让我烦透了~!!

  妈妈伤心欲绝,眼泪划‘伤’了的她来前化装好的薄粉,我抱著她说些无能为力的话,“不,妈妈,我不要你们离婚,爸爸他不好,可你不能再原谅他吗?他说会改的……”

  我记不清爸爸有多少次被妈妈捉奸在床了,可是爸爸还是改不了,还养了个小蜜在临城别墅。

  妈妈实在痛心,可是她也太柔弱了,直到现在才反抗,而且为顾及老爸的身份,连一个字也没有对外界透露过。

  做女人真难,什麽事都往心里藏。谁说女人心里装不下什麽心事?说这句话的我想一定是个不懂女人的男人吧。

  法院的大门并不高大,三层楼的顶部有一个庄严而巍峨的国徽,金光光闪闪,这倒让我想起了侠客山庄来,哪里是什麽样子我居然没有见过,到网络江湖混了一年头了,却一直从心里讨厌接近那种道貌岸然的正气之地。

  可是今天我站在了这里,我只是徘徊在了外面,我不敢进去,我害所听见他们的吵闹,说那些过往无聊透顶的琐事,更害怕听见妈妈的哭声,那样泪流满面的亲人的样子,想想都让我心碎。

  终於他们出来了,一前一後。

  是妈妈走面前面,老爸仿佛步履沈重的跟著在後面,又象是故意拖後的,好让母亲跟我说几句离别的话。看来是老爸赢了,在这里,这麽神圣的地方,权势再一次发挥了作用。老爸拥有了我的抚养权。当然这也是我自己选择的。

  “阿寒,妈妈走了……”妈妈看著我,热泪盈眶,这个中年妇女,我觉得我跟她从此就要陌生了。哭有什麽用呢?做为一个男人,不管我是十六岁还是六十岁,我是从来不赞成哭的。

  江湖上有句话,叫做男人流血不流泪~!我深信不疑,并以此做为我的人生座右铭~!

  “阿寒,妈妈走了,你要多注意身体,好好学习……”还是那套老话,但这次我听得格外认真,人总是会珍惜即将要失去的东西,不管它是好是坏。

  “阿寒,这是你喜欢吃的松子,我都磕好了,你收好…晚上吃…”妈妈把一小袋她磕好了皮的脆松子放在我手上,顿时我感到一股热流奔到的我眼眶,顺著泪腺,它就轻易的溜了出来。那样轻松的就模糊了我的视线,可是我发誓我的大脑决没有发出过这样的指令。

  我不要流泪,我不要~!我要做一个男子汉。可当那小袋子上的体温还未消失时,妈妈略带发胖的身体已经挤进了一辆出租车去向了远方。

  放任眼泪在脸上肆意奔流,我毫无顾忌的冲她大喊----

  “妈,妈~!你别走~~!!!”我用心叫,我用力喊,我的心在嘶哑,可我却怎麽止不住那段已失去的幸福昨天。

  这是一段父母之间已彻底破裂的婚姻~!!象一道永不愈合的伤痕留在我心上~!

  “唉~”老爸叹息著把手放在我的肩头,说道:“是她不肯原谅我,一定要离,我也没办法~!”

  “不,”我一下子把老爸的手甩开,冷冷的说道:“在我看来是你不肯原谅她,你是个自私的人,自顾自己快活,从来不想别人……”

  在这一瞬间,我觉得老爸极其厌恶~!很讨厌,我只想尽快的离开他。离他远远的,越远越好~!要多远有多远!!

  於是我腿下猛地不知生出了什麽力量,发疯似的跑向街那边。

  “阿寒,阿寒……”他在後面用力大喊,“小心车,我送你回去吧……”

  车流没有撞到我,可是他的话音却离我越来越远,他以为我回学校了,可是没有,我不要上课,我不要读书,我径直奔进了幽书网吧,在那里,我要去那里,江湖,我的江湖,我要去江湖中找回真正属於我自己的那一片天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