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网络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网络江湖 书航 4426 2003.04.20 12:31

    被一个女人看不起的滋味我现在才知道,尤其当对方是一个美女的时候。那滋味就更难受了.

  我在这以前对痛苦的肤浅的认识,是那一夜父母离婚姻後,我喝得酩酊大醉,倒在网吧的那个豪华包厢里头,吐得狼籍一片,当第二天我头疼欲裂时,我以为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於此。而现在我才知道了不是,原来对一个男人来说最痛苦的事是被一个女人轻视,尤其这种轻视是那麽无所顾忌的时候。

  现在,此刻,在一个虚拟的网络中,我竟被一个女人这样蔑视的眼神看著了。

  她是谁?我无需用大脑猜测就可以知道,她就是“黑凤”冷如霜。江湖五大美女之一的以冷酷著称江湖的五凤帮的老大之一,“黑凤”冷如霜。

  “‘黑凤’冷如霜~!”我冲她冷冷的说。我恢复了冷漠的常态。面对别人的嘲弄,我通常要做的是不顾一切不择手段杀死他。然而面对於这样非常骄傲的女人,我现在想的却用别的方式,也许我该下场去向她证明点什麽,我不是一个胆小鬼,在需要的时候,我比任何人都敢付出~!

  “下面那个躺著的是你朋友吧?”她语气依旧轻蔑。

  “是”我承认,我当然可以选择否认,反正他人已经死了,不过我没有这麽做~没有必要对一个出色的美女说假话,我认为此刻坦诚比虚伪的耍弄小聪明要好~!

  “你就这麽看著他死了?”她质问。

  “是”我又承认了。

  她不说话了,我也不说了。

  有什麽好说的呢?反正他人已死了,说再多的解释也没有用。我可以说这是他不要我下去的,并且有他塞在我手中的东西为证,不过这也许会更加的显出的我的冷漠,所以我什麽都没做。

  这或许反而有点令她莫测高深的感觉,她於是也楞住了,好象是一下子找不著话来说。

  场下的情形呢?却还在发展,且说“人屠”高杂碎那个老头,那个白痴正一步一步向著唐海的尸身走近,而韩笑天在後面带著看热闹的冷笑。

  於是我知道有事情就快要发生了────“哎哟”高杂碎那厮惨叫一声,双手蒙面倒在地上,跟杀猪似的怒号,於是我知道他中招了。

  唐海没死吗?不,他肯定已经死了,现在死的是他的真身,我早知道,“玉箭快枪”唐海不过他行走江湖方便而使用的一个化名而已。就象我同时有“孤狼”舒寒和“地狱追魂手”之名一样。

  “哈哈……”,韩笑天放声大笑起来,他并没有去阻挡,唐海在复活的刹那功力奇高的干掉了高杂碎的双眼,他的一条半生命值在瞬间变得子虚乌有了。

  高杂碎也真是个人精,估算著情势不妙,那半条生命值不要了,一下子脱身出来,在场外大骂,不过他骂的不是复活的唐海,而是一旁看热闹的“情人看刀”韩笑天。

  “****你妈~~,你这狗贼,竟敢看著老子犯险不救~!”高杂碎怒气难平,本来以他的经验实力是不会那麽大意的,问题在於他以为当今江湖风云榜排名前三的两大高手不会有人敢惹,再其次他以为韩笑天不会对他坐势不理。没想到人家却在一旁看热闹。

  他鬼火直冒,骂骂咧咧个不休。“我呸,你还是人吗?枉老子跟你还是一起的。”

  韩笑天笑眯眯的,并不生气,说道:“高佬,你骂完了吗?”

  “我──?”高杂碎一楞,有些不明所以。

  “你再看看他是谁?”韩笑天用手一指现在场中傲然昂立的著的“唐海”。

  高杂碎两眼带凶光的望过去。只见此刻场中的“唐海”已完全是另一幅模样,他威风凛凛,手持乌黑铮亮的长枪,大有天神下凡之势~~

  “你是林一歌?!”高杂碎惊呼,同时转头对“情人看刀”韩笑天说道:“他是笑傲帮帮主林一歌?!!”

  “对头~!”韩笑天面目一变,冷冷的道:“总算你高佬眼睛还不瞎,他就是我们前世的仇人林一歌~!现在你总该明白我为什麽不提醒你是他了吧,要是没有你的这点献身精神,他嫣能现出真身~!”

  “嗯,不错,值得。”高杂碎被韩笑天一句“现身精神”捧得飘浮所然,忘记了刚才的怒气,说道:“能让这崽子现身,丢一条命是值得的~~”

  “不错~~,我们沦落到今天这被李无情威胁的地步完全是拜这小子所赐的,林一歌,我找你已太久了。”他最後这一句话是对著“唐海”说的,当然此刻我已知道他不再是唐海,而应当是大名鼎鼎原笑傲帮帮主林一歌了。

  关於“笑傲帮”与韩笑天之间的矛盾,我在百晓生的风云驿站的武林史料中是曾看见过的,上面记载,上个世纪魔教的领袖一开始是“情人看刀”韩笑天,当时他也象今天的李无情一样无人匹敌,不过後来他由於沈迷於一桩女色当中不能自拨,以至被暗中发展起来的组织“笑傲帮”所摧毁,这就导致了李无情的取而代之。而这个高杂碎则是当时魔教的第二号大人物,本来韩笑天已答应取得女色後即将教主之位传於他的。

  不过,这当时的情形与现在“侠客山庄”为首的正义组织与之间的魔教相抗衡不同。因为他们三人中还有许多内情,比如林一歌也是因为红颜被夺才怒从魔教叛逃,暗中组织起人马给当时的魔教以致命一击的。他原是魔教的第三号人物。

  而这李无情据说只是当时魔教的一个不入流弟子,不知怎麽武功就忽然高了起来,趁上层混乱之际,忽然了跃而起,控制魔教重新统领江湖至今。

  有些具体的事情要他们自己才知道,我只不过是後半年才一跃现身江湖的,虽然现在爬得很快,但对於这些“老前辈”的故事我还是不太清楚的。

  场下韩笑天及再度下场的高杂碎正一步一步向林一歌靠近。

  林一歌手持铮亮乌黑的铁枪,显得无所畏惧。不过,据我的观察,林一歌还是很危险的。他其实根本不是二人的对手。他以一条化名的命换来高杂碎的一条半性命这著虽然不错,但对积分更高的韩笑天根本没有影响。

  我衡量之下认为,他其它根本不必现身出来的。他要是溜走会更好。

  不过,他是一定要救那个女人的。

  就在高杂碎要对他动手之际,而林一歌也运足功力,持枪以对的时候,韩笑天忽然一摆手,一幅和谈的姿态说道:“其实我们三人之间何必拼命呢?”

  林一歌及高杂碎楞楞的看著他,不知他鬼注意的买弄什麽药。只听他又说道:“其实我们之间的事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不是那麽小气的人,何况当时我也有不对,不该抢兄弟的老婆,不过现在我们的敌人似乎另有其人。”

  “李无情~!”高杂碎及林一歌闻声不由自主的大叫。的确现在的李无情在每个人心中都投下了阴影,每个人都想知道他要干什麽?

  “对头~!”韩笑天油油的一笑道:“串夺教主之位尚且未跟他算,而他现在又威胁到咱们,相信你也接到了他的‘魔教白骨贴’了,他说给我们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内找不到五凤帮的任一一个‘凤’来上贡,他就将铲除我们,并将我们送上魔教圣殿。”

  他的“魔教圣殿”四字才出口,空气中仿佛马上就有了一丝阴凉,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恐惧,那是一个什麽样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因为去过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而传说中的事总是很奇妙。

  林一歌面色一沈,说道:“不错,我也接到了,但那又怎样?难道说以我们现在的还力量还能直接去面对李无情麽?”

  “天哪,我又不是疯了才会去找他,要死我也会找个痛快点的方法,李无情那崽子根本不是人~!”强悍如‘人屠’高杂碎这样的人都对李无情的手段感到恐惧。

  李无情自从统治魔教,垄断江湖以後,所做出来的种种事确实让人感觉到无比的恐惧,真正的有“逆我者亡,顺我者生”的味道。他的统治手腕只会让人想到历史上的一个人──秦始皇!!

  那个一统六国,始定江山的始皇帝。他们都一样精力充沛,冷酷无情,治国有方。

  听到李无情的名字,强大的韩笑天面上的肌肉也抽了抽,紧接著他又说道:“我们当然不是要直去去跟李无情对著干,如今的形势明哲保身,为自己留条後路最重要,李无情他既然要借此发动对‘侠客山庄’的铲除攻势,我们何不满足他呢,他不过要一个小小的女人,咱们又不是没能力弄到,给弄一个去不就完了,省得他到时候对付完侠客山庄後来对付我们~!”

  “老大言之有理~!”高杂碎一时活昏了头,以为还是当年魔教地位,顺口叫了出来。足见这韩笑天在他心目中有相当的地位。

  韩笑天笑了笑,对他的失态表示赞赏。

  “你的意思是~~~??”林一歌面目冷峻的问他。

  “我的意思是只要你不跟咱们捣乱,我知道那五凤帮被击跨後,那‘黑凤’冷如霜是跑到了这一带,如果咱们联後,不愁她会跑掉,到时咱们几个先轮流享受一番,然後再把她拿去送给李无情,反正他又没说每个人送一个去,到时咱们三人送一个去,也算是交了差,那厮向来言出必行,想来不会再对付咱们,到时咱们看他和侠客山庄那帮孙子拼个你死我活两帮俱伤的时候再出手,介时咱们不难夺回从前的地位~!”他说完目光中顿时流露出美好的想象,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从前,而他仍是那个当初并不太强大的魔教的教主。

  “好啊,老大说的有理~~”高杂碎拍手大叫,说道:“没想到老大考虑的这麽远,我还以为老大只不过是为了应付李无情明哲保身呢,林老弟,你还犹豫什麽呢,咱们三人一联手,将来不愁没发展~~”他喜不自胜,不禁对林一歌的敌意降低,而是期望与他联手共创美好明天。

  林一歌眉头皱了皱,显是对这样的提议反应并不热烈,他沈重的说道:“李无情岂是侠客山庄抗衡得了的,当只看他对付‘五凤帮’这种雷厉风行的手段,就知道侠客山庄很快也要玩完了,到时江湖仍是他的的天下~!”

  “嘿嘿,”韩笑天,阴阴的一笑道:“这是你对侠客山庄的不了解,他们的老大那个君天可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角色,无论计谋心智皆不在李情之下,我看李无情这次找到了对手了。”看著林一歌讶然的表情,他接著又说道:“表面上看来,侠客山庄的头面人物似乎是‘胖子’丘白,而其实呢,丘白这些年忙於江湖中鸡毛蒜皮的琐碎事太多,侠客山庄全是由君一手在暗中联络其余的江湖组织而壮大起来的,李无情现大概也觉察到不妙,所以才会决心放我们一马,先对付侠客山庄~!”

  “原来是这样~?”林一歌恍然道:“难怪这半年他对我们几个追察得越来越松~!”

  …………

  听到这儿,我这局外之人也大吃了一惊,心底下暗衬,:“这李无情到底要干些什麽,原来他只给了每个人三天的时间,而不仅仅是对我打了三天的赌,其它他对每个人都打了这样的赌?!”我明白,他一定有他的深意,而不仅仅是象下面“情人看刀”韩笑天所说的是要对付“侠客山庄”。

  “事情已经都对你说完了,你同意吗?咱们现在就去找出那女人”韩笑天期待的看著他,林一歌。

  而以此同时我转身看著身後的这个女人,心想,你惨了。这麽多男人就要来抓你去送给李无情。

  这时我注意到她对场下的情形也在留意倾听,她的嘴唇有一道非常清晰弧度划过,这让我想起了雨後天边的采虹。

  她非常有个性,她是个心性坚韧无比的女人~!我对自己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