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网络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网络江湖 书航 4430 2003.04.20 12:33

    今夜的街头对我来说有几分凌乱~!这城市已不在属於我,我也不在属於这城市!~

  我麻木的走在比我更麻木的街头,人群显得比我更加的冷漠,在肚子饿的时候,我忽然想到,如果要是我身无分文的话,这个城市还会不会要我?会有人给我一点吃得吗?让我把江湖梦出追求到天明!~!

  明天老爸他就要开庭受审了,而今天晚上我去哪里呢?

  学校已不要我?而家呢?我还有家吗?家在我记忆里早是一个泯灭的记号~!老爸老妈离婚後,老妈跟人远走域地。老爸现在又一只脚进了地狱。

  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在这个瞬间,我好象是多余的,连天地都不在包容我~!

  背著书包我在街头乱转,自昏达曙,目不交接~!

  茫茫然中,我发现冥冥中有一种引力又带领我的脚步来了这网吧。

  网吧外面一片狼籍,被火熏得漆黑的门面上贴著公安局的封条。哦,我的快活林网吧~!我想起来,这儿出事了。亦想起了那一夜我用手使劲抓救过了一个女生,那个来网吧坐台打工的附近学校的清秀学姐。她一定死了。就在我松手的那一刹那。我有种清晰而执著的预感。她就是那个人,那个在网络江湖中执著敢言的~~“盈盈一水间。”那个小女生。那个初出江湖的雏儿,五凤帮的一个小毛丫头。

  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家夥,她死了。江湖中是不会因为她掀起什麽风波的。

  我见过她敞开的网页,她那时亦在网络江湖。就在我过去的一瞬间,她不好意思的关闭了系统。

  停立良久,直到有个人象是附近看大门的老大爷来来去去注意了我好几转。我才黯然了这家网吧。去另一个地方寻找我的江湖。

  走过了一家又一家,却发觉都在关门,照例上面写著“暂停营业”、“停业整顿”。我知道,一定是那次网吧失火出事引出的政府干预风波。

  不过我贼心不死,又朝著小巷更幽暗的地方走去,终於我找到了一扇半掩开的卷帘门,那儿的小老板我很熟悉,曾经无数次在快活林网台见过他,想不到他又跑这儿来开了,哎,谁叫这是有钱的行当呢?查得风声越紧,利润就越高。这道理他比谁都懂,反正大不了没收几台机子,又不会坐牢。

  於是在他引领下,我在这几乎看不到天日的地方,又开始了我的江湖。到了最里间,里面已坐了一排向象我一样年轻的身影,他们全都面目表情执著的盯著屏幕。

  光线又黑又乱,还有股不知名的尿味混合味道,要在平常我是不会上这种‘厕所’一样地方来的。虽然它价格上比我原来所在的豪华包间便宜。但今天不同,我急需要到江湖中走一糟,抒发我心中的压抑~!

  今夜我有些压抑。一坐上机子,手握著鼠标。我的心情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江湖,我的江湖。我来了,你还好吗~!?

  一步踏入江湖,我就有了久违的那久熟悉。

  我走近古旧的“张家老店”。在那儿,我网络中的‘小窝’里继续习惯的治疗我心灵疲惫伤。

  小店门口的招牌已被水洗亮,里面横杂著几条粗糙的旧凳子。它的生意永远也是这麽不好不坏。里面现在坐一两个客人。看样子象是腰包挺小,食量挺大的哪种,但他们都没有饮酒。

  不饮酒的客人一般都是不受的欢迎的,因为只有饮多了酒的男人才会胡乱的点菜,叫酒,直到把腰包里的钱都拿光。有的,还要再把老本也搭上,比如一把剑,一块佩玉,一件家件至宝什麽的。

  当然,到这种小店来,能叫酒喝的人也不多。

  除了上次我在这里见到的失意兄弟“铁箭快枪”唐海。当然,他不叫唐海,可是在我心里,他永远只是唐海,而不是大名已被系所除的‘笑傲帮帮主林一歌’。

  我走了小店,立刻一个腰躬著的人迎了上来,满面诚挚的笑著,问我:“客观你要吃点什麽?”

  我诧异了一下,惊觉这个小店已经有了它的主人,有人又要象我当初一样,从这里出发,奋斗起自己在江湖中的人生。

  “你是~~~这个小店的主人?”我问他,边走近靠左边角落一个习惯的位置坐下。我习惯坐在这儿,以前我在这个小店挣钱的时候,我也是靠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我坐在这儿,据可以清晰看到外边行人的经过,又可以保持把自己的脸孔隐藏些。

  “是我,我三天前刚刚把这家店买下来,虽然它小的不不起眼,可是我相信自己还是能够从这里奋斗出去~!”他面庞微黑,此刻正带著种憨憨的笑容回答我的问话。他的面部表情有种执著的坚定。

  我不由得相信他所说的话,这种人所说的话往往没有做不到的。

  我看见他,就好象看见了自己初入江湖的昨天一样。

  他看著我的样子,站在旁边的等待著我点菜时。有几分发傻,我定定的注视了他的眉宇,忽然我发觉他的样子我有几分可以肯定的熟悉。

  於是我忍不住问他:“你以前在这行干过吗?我好象在哪儿见过你?”

  “小的以前没做过这个,小的以前初入江湖就被武林风云驿站的百晓生看门人唐朋收入其中,做了个消息密室的领路人。”他老老实实的说,并向我微微菊躬了一下,我忽然注意到他的背部有点跎。

  就在此时,脑际灵光一闪,我忽然想起一个极普通的名字:“你是叫彭五~!”

  “咦,”他吃惊不小,退一步,满面惶惑的说道:“大人怎麽会知道小的名字,小的确实就叫彭五~!?”

  彭五,彭五只不过是个缈小的名字,我怎麽会知道它呢?

  纵然它在百晓生的风云驿站领我看过一道值钱的消息,我也不应该记得他啊?

  我也奇怪自己脑子里的这种异样反应。於是我灵光突现的又接著问他:“你以前曾失忆过江湖路吗?”

  “不错,我以前曾失败过,但现在我已经重新来了,以前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也不想去找寻,我只想开创我的明天~!”他咬著牙关坚定的说:“我要做一个行仗义的侠侠客,进入侠客山庄是我的目标,现在我的积分不不到,但有一天我一定会进去的。”

  侠客山庄?在许多初入江湖的年轻人士中吸引力仍是那麽的大~!凡是想有一番作为的人都选择把这儿当作奋斗的目标。

  至少它目前是江湖中唯一可抗衡李无情魔教的组织。

  可是我却由侠客山庄想到了他是谁,接著我向他叫了一点酒,在他转身离去之後,我利用自己强大於积分功能从系统中调用了他的身世来看。果然,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他就是那个为了救“盈盈一水间”被我下毒手杀死的侠客山庄五虎将之一的“虎胆龙威”彭七郎~!

  想不到,他死过以後,竟凭籍著对侠义精神的不死之心,又再次投身江湖,而且目标仍然是当侠客山庄的一名战士。

  彭七郎,好个彭七郎,你终於又回来了。

  我冥冥的怀想著,同时举杯痛快的饮了一口,记忆中那个我肆意江湖设伏害人的镜头又重放起来。

  “我求求你放过她……”

  “你这做到底值不值得呢??”

  “侠义精神是永远不死的……~!!”

  许多的镜头在我的脑海中流荡,其中最後仍不肯离去的还是那个有著幼稚,但执著的“五凤帮”的毛丫头,盈盈一水间。她是有浅绿色的裙子,她还佩著把近乎可笑的长剑,因为她基本就不会使。

  我有些想笑,可是这笑中却渗出眼泪花来……我原以为我会和她之间发生点什麽的,而现实却是这样的突然结束,宛如没有过程一样~!

  “这位爷,你怎麽了~!?”彭五拼命摇我的手,因为我正把自己的深深的嵌入了桌子中,穿过酒破碎的酒杯,桌子暴裂,鲜血直流……一点一滴,全混在了满壶的酒坛里。

  “哦,我没事~”我虎目紧闭,从深深的痛苦中回忆过来,一仰脖子,我把这坛带血的酒全都吞奄而下。随手抛出一锭沈重的银子,我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出了这家小店~!

  江湖百晓的生风云驿站,金黄色的招牌已有些凋落。日近黄昏,一步一步,我从秋风萧瑟中站立到这座一度曾经代表江湖消息最灵通的聚散地下~。

  往日这样的时候,唐朋早跑出来请我进去了,然而今天我站了好久,才有个童子打份的小厮请我进去。

  走过了大堂,我来到了一间漆黑的卧室。

  一个老人缩小在宽大的摇椅上背对著我。他的头发花白,并有些苍老。他就是江湖中百闻其名,而普通人不能一见的百晓生。

  “你老多了。”我漠然的对他说。我用不著同情他,他本就是不折不扣的剥削份子,专门剥削每个初入江湖的小人物的血汗钱来供自己挥霍,当初实力不济的我就被他无数次的剥削过。

  “是的,当你心爱的人都一一离你而去的时候,相信你也会如我一般迅速衰老的~。”他说著慢慢转过身来,他的面貌并不曾清晰,但我却看清了他的眸子,那样深沈的湖水一样莫名无波。

  “他们都离你而去了,为什麽呢?”我说。

  “因为我再没有利用价值了,以前我利用的他们的时候是因为我有钱,所以他们甘为我所利用,而现在我的消息通通都不价钱了。”

  “哦,原来你的消息通通都不值钱了?”我口气中带著几分讥笑。如果你有用时间捉弄你的对手,请千万象我一样不要客气,否则你会後悔的,机不再来~啊!

  “是的,自从李无情发动对侠客山庄的攻势以後,我所有的消息都是多余的,过时的东西了。最新消息都在站场上,而站场上的人是没有几个能活著回来买我的消息的。”他说,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我明白了,原来李无情的攻势已动~!”想到了李无情那异样的目光的强大,我就无需再多问什麽了。

  我转过身,扶好我的剑,准备要走出去。

  “你是不是也不准备要走了,去那个战场中看一看~!”他说,语气中竟充满了可怜的求索,甚至是一种哆嗦:“其实我还是有些有用的消息的,我可以先让你看一看,你再决定买不买~!?”

  “不用了~!”我对他说。“我要在这里发一个武林告示,代价是三百生命值。希望你把她永久的公布出去~!”

  “好,我一定做到~~!”他苍老的喉音中带著点浓痰,激动的说道:“无论什麽地方,我一定帮你

  发到,快给我,你的三百生命值~~~我的时日已经不多了,我还要好好再享受一下~~~”他挣扎著想要离开摇椅,来抢夺我手上扬起的三百生命值~来延命下去。

  我目光冷漠的看著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头把我手中的三百生命值抢去,塞入了口中,然後他的整的身体立刻坚挺,变直了起来,精力恢复之下,他刹时换了一个人,一时看起来象如一个廿刚出头的年轻小毛头。然而我知道他支持不了多久又要变回原来,他早已把昨天的力量挥霍到了尽头。

  “不要浪费了这些生命值,最後去做一点有益的事情吧?”我叹息著对他说,停顿了一下,变了个口气,我又展眉缓级的说道:

  “你记住,在江湖风云榜上写上这样几句话,‘五凤帮’无名小辈,“盈盈一水间”,昨夜在一场大火间得到了永生~!”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仰侧著脸,阴酷有力的不仅仅是我的话语,还有我不死的郁郁心情~!!

  这时的江湖,对我来说,完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阴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