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潮声月影谁与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九、小荷才露尖尖角

潮声月影谁与归 江风语火 1634 2019.06.15 12:48

  第十九章、小荷才露尖尖角

  回去的路上,袁祖志一脸崇拜地看着杨孟晗,连口地夸着:幼鸣老弟,你真行,才几天功夫,你英文就这么厉害了,我这么长时间,才刚学会二十六个字母呐!

  杨孟晗那叫一个嘚瑟!怎么着?哥就这么天纵奇才,连六级都过了呐,你咬我啊......

  第三天上午,杨孟晗接待了两位让他意想不到的两位客人,一高一矮两个法国人,高个子有点军人气质的是法国领事敏体尼,矮个就是前天挨揍的传教士小老头,介绍之后知道他叫马丁内斯.杜蒙。看到这两个法国人像出菜园门一样就出了租界,知道吴健彰会做人是会做人,但这捣糨糊的功夫,也不是盖的;欧洲人在上海县内实际上是来去自由的。

  不知道坐在北京的咸丰大帝,知晓他眼巴巴地殷切期望着的党国干城吴大爱卿的所作所为后,心里的阴影面积会漫延到什么程度。

  杨孟晗知道欧洲人的习惯,也就没跟他们过多的客套。

  敏体尼作为一个外交官,对这个中国官场文化,还是有些认知的;他想通过杨孟晗了解一下中国官方的实际态度。因为那天陈润淼先生跟他们云山雾罩的一通忽悠,他们也有点吃不准了。

  杨孟晗就干脆继续往下忽悠,说:中国管理者总体还是很保守的,对于与西人的接触和贸易往来,抵触情绪仍然很大;但现在出现了人数不多的开明人士,主张对外加深交往;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但开明人士也受到一定压力,鸦片走私和越界传教,是被保守人士攻击的主要两个点。

  敏体尼说:鸦片贸易我们几乎没参与,即使有,也是个人行为,我们法国政府从道义上反对这项贸易;至于传教士问题,在租界,几乎找不到传教的对象,我们也有难处。

  杨孟晗:首先感谢您的道义上的支持,对于传教,成年人改变信仰本身就比较困难,而且中国目前的社会环境也不大允许。建议你们采取迂回的办法,把眼光放长远点,从办学校入手,引导孩子总比引导成人容易得多。但也不要直接办成神学院,因为纯粹的神学院现在很难招到学生。

  这样吧,校舍由你们建,法文老师有你们解决;配套的中文老师,我来解决,学生也有我提供,以法国现有的中小学教材为基础,结合中国情况,适当增减,实行双语教育。学生成年后是否皈依基督教由他自己选择。但不管怎么讲,至少培养一大批了解法国的中国人,这对法国扩大在中国的影响,以及法国文化在中国的传播,都有非常深远的意义。

  两个法国佬听着眼睛都亮了,全盘接受了杨孟晗的建议。顺带着杨孟晗提出在法租界弄块地开洋行,主要从事对法进出口贸易,都一口答应了。马丁内斯.杜蒙还同意当这家洋行的名义老板,并以主的名义起誓,除对教会的捐赠外,绝不谋求任何其他利益。嗯,妥了,教父以主的名义起誓,那信誉是钢钢的。

  既然公司的事,有了眉目,杨孟晗就准备打道回府了。汪百衡他们带来的货,由美国旗昌洋行吃下了,没有买办在其中吃差价,卖了个好价钱;杨孟晗也发现他们回程货里,表面上是洋布和毛皮,实际上下面夹带了不少鸦片;现在还没到时候,只能暂时装着不知道。

  旗昌洋行,吴大买办有股份,这个忙是顺水人情,旗昌并不吃亏;而且,杨孟晗现在做的业务,和旗昌是上下游、左右手的关系,扩大业务量,吴大人是乐见其成的。

  就在收拾行装时,来了一对乡下打扮的父女,父亲看着小四十岁,挺精干的像个会武的;女孩十六、七。进门后先磕了三个响头,把杨孟晗弄得莫名其妙。生在后世的他,既不喜欢给别人磕头,也不喜欢别人给他磕头。连忙把他们拉起来,问道:这位大哥,你这是何故?

  那人道:小人姓周,这是小女秀英,那日打翻了洋人,不是公子搭救,官府一定不会干休,一家吃官司坐班房是肯定的。杨公子大恩大德,小人铭记在心。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这是二十两银子,小人是跑了好几天才凑齐的,所以来迟了。

  杨孟晗一笑:这是小事,不要挂怀,二十两银子对在下不算什么,不用还了。

  那汉子道:小人周立春也是条汉子,岂能做那不仁不义的事情......

  什么,叫什么来着,周立春?你女儿叫秀英,周秀英?特么的,瞧我这眼瞎的!大哥,不,大叔,您别客气,请坐,喝茶,周姑娘也坐。

  巡抚公子的客气盛情,让这位当保长的乡村干部也蒙圈了;这茶端在手里,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