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烂剧之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论戏

烂剧之王 乾家小孩 2097 2019.03.07 23:01

  最后,陈道名问了一个问题:本来的工作干得好好的,干嘛要来这边当演员?

  刘昌鼎面色肃然,说道:“我在开挖掘机的时候,见过很多人,觉得人生百态,但他们得悲欢离合只有自己知道,我想把他们的故事放在银幕上,让所有人看到。”

  陈道名笑了笑,监制赞赏地夸了两句。李文生反应倒是很冷淡,只是微微点头。

  刘昌鼎也结束了面试,他走了出来,背着手,一脸忧郁。

  最后一个,陈洛熙。

  陈洛熙走了进去,对着三个导演微微鞠躬。

  “开始吧!”李文生道。

  陈洛熙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剧本,微微思考。

  很简单的一段情节:

  大概就是皇帝整日不上朝,几位大臣在殿外长跪,然后陈洛熙的角色就是负责两边的传话。

  “你负责给皇帝汇报这件事吧?”李文生说道。

  陈洛熙点头,低头沉思起来。

  他不是沉思怎么演?而且想着要不要触发“演技提升卡”?

  系统:

  任务一:成功饰演本角色,评分80分为合格。(不能动用辅助工具)。

  陈洛熙当时就呵呵了,给了我卡却不让我用……这系统,不靠谱。

  ……

  陈洛熙缓缓走到皇帝书桌前,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细着嗓子,用低缓沉闷声音说道:“陛下,李大人他们……”

  陈洛熙顿住,侧低着脸,做出一副察言观色的样子。

  突然,陈道名说了一句:“朕已经说了,这些小事不要烦朕……难道他们想抗旨?”

  众人大惊,因为事前设定这次面试只是个独角戏,任凭演员自行发挥。

  但现在陈道名突然插入戏中,那么陈洛熙就要跟着陈道名的思路走……

  毕竟这种戏中,皇帝才是主角,是剧情的主导者。

  陈洛熙也被吓得不轻,手心都出了汗。

  他没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更为绝望的是,李文生导演插了一句话:你得帮助大臣劝诫皇帝上朝。

  这彻底打乱陈洛熙的思路,本来还想说句:奴才这就让他们退去。现在看来,这话活活被堵回去了。

  陈洛熙稳住心神,略一思索,然后依旧保持着先前恭敬的姿势,他说了句:奴才告退……

  李文生皱起眉头,有些不满。他以为陈洛熙不打算按照他的要求演下去。

  陈洛熙转身,小走了两步,突然再次微微回过身,再次说道:“陛下,李大人他们,已经跪了三天了……”最后一句,语气很是悲戚。

  陈道名盯着陈洛熙十秒之久,突然拍手称快。

  “好。”

  监制大叔一脸懵逼,“陈老师你觉得哪里好?”

  李文生解释道:“他毕竟是个太监,如若帮着外臣说话,定然会被皇帝认为是宦官干政。”

  “所以,他不能表达意见……他只能让皇帝感觉到外臣的忠心。从而起到劝诫的目的。”

  监制连连点头,说道:“小陈,你还研究过这方面的学问?”

  陈洛熙敷衍道:“看过一些杂书。”

  陈洛熙心想自己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快呢?

  嗯……这几日睡觉之时,系统总是会在他脑海中播放各种的宫廷剧。

  虽说系统初衷是让他学习宫廷剧中太监的说话方式,步伐和仪态。

  但宫廷剧中,一般都伴随着各种权谋争斗……每一句话的输出,都要小心翼翼的。

  所以,宫廷戏中讲话的风格,逐渐在陈洛熙大脑中留下烙印。

  此时陈道名点了一根烟,说道:“我说好不是因为他回答得好,而是他那套礼仪完成得极好。”

  “从第一次不敢违抗圣命的转身,到脚步轻慢的犹豫……都处理得不错。”

  陈洛熙心想――陈道名老师真是厉害啊,分析得头头是道。实际上我当时并没有考虑这么多。我走的慢是因为在想台词啊!

  陈道名吐出一口烟,问道:“说一说,你认为你现在饰演的太监,和暮年的太监,有什么不一样?”

  这个问题倒是不难回答。

  陈洛熙说了一句话:“其实演戏最简单的是情绪的表达,最难的是怎么把这种表达渗透到情感的层面中……”

  监制大叔连连点头,心里暗想――卖麻批,老子为什么听不懂这两个人在讲什么鬼话?

  “我现在饰演的太监,他初入皇宫,骨子里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奴才……所以他听话,也只会听话。”

  陈道名很喜欢陈洛熙讲话的风格,带有理工男那种层层递进的思维方式。

  “你读过大学把?”陈道名突然问道。

  “嗯。”陈洛熙点头,“读的是计算机。”

  陈洛熙以为陈老师又会问――你为什么要当演员这种充满哲理的问题。

  然后他要涕泪交流说着“梦想”“坚持”啊,最后抱上陈老师的大腿,走上人生巅峰。

  陈道名并没有问“你为什么当演员?”的意思,他淡淡问道:“那老年的太监?”

  “能在皇帝身边到暮年,说明这个人的胆子,心计,甚至性格,已经被皇宫的争斗和岁月磨练得异常恐怖了。”

  “不知道陈道名老师有没有注意,我今晚讲话的语速变慢了。因为暮年的太监,每一句话都说得小心翼翼的,所以潜意识会放慢语速。”

  陈洛熙觉得,自己这一番话说得实在在理。

  陈道名低头沉思,突然一拍桌子,“好小子,我就喜欢你这样胡说八道还头头是道的样子……像极了我年轻的样子。”

  监制大叔怒了,指着陈洛熙,“你刚才都是胡说八道的?”

  陈洛熙有些尴尬,我说我是认真的,发自肺腑的,你能信?

  演戏哪有那么麻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诠释的方式。

  陈道名突然颓然笑了,“不是他胡说八道――而是这个圈子的人,都是在胡说八道。演戏。哪有那么多条条框框。”

  “我以前看过一部老片,叫《小山回家》,片子很粗糙,演员演技绝对谈不上多好,甚至可以说是业余……”

  “但每一帧影片的播放,就像是一次凝视。”

  “我们似乎在透过镜头,凝视着北京城里,那些活的卑微却努力的人。”

  李文生安静地抽烟,没有讲话。

  陈洛熙心想,其实你眼中的他是什么样的,他就是什么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