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晋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水下洞天

晋界 他说客 2403 2019.02.11 23:08

  夕阳西下,长生人在天涯。

  本来燥热的天气改不了即将转暗夜的凉风,几声河水打转,几声鱼儿跃水,竟真的有一番“山中有鸟虫,此景更静”的感觉。

  三道被斜阳拉长的身影在这汴水河畔伫立着,他们的眼神幽望着碧波粼粼的河水波,似乎能看到这混浊的穿透度,直达河底。

  “公子,就是这?”齐南衣的鞋已经被水沾湿了,于是她便往后退边说道。

  “对,地图上显示的彭祖墓就在这汴水河底。”念吴眉头紧皱地说道。

  准确地来说,他们已经踏进了长生墓区。

  而在这地图上标志的终点和附近的危险那就都藏在这河底下。

  可是为什么是在这汴水河底下?

  这个地方,念吴是熟的很。在他八岁那年,死里逃生所漂流到徐州的那个河畔就是在这。

  他也是在这遇到了师父,郑隐。

  “那好,我已经命五鬼下水探情况了,一会我们等消息就好了。”齐南衣点点头说道。

  “这么麻烦?不如让我以这汴水河理算上一卦,定定风水位?”邹二娘掏出一块墨黑色的龟甲缓缓说道。

  念吴不经意瞥了一眼邹二娘手中的龟甲,心里不禁有一种似有若无的熟悉感升起,他抛开这种奇怪的感觉轻轻说道:“今天是甲子日,我们已经身在长生墓区,若是算卦的话,会犯忌讳。”

  彭祖百忌中的甲子忌讳是:甲不开仓,财物耗亡;子不问卜,自惹祸殃。

  如果真的在长生墓区中占卜问吉凶的话,那么必有灾难险阻等着他们。

  再说,长生要是能够靠占卜定位寻得的话,那就没有这些改朝换代的凡人帝王了。

  “那就等等吧。”邹二娘听言便收起龟甲来,默默地挽起裤脚坐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一眼看去,真如同未出阁的处子一般。

  讲真的,念吴这一次见邹二娘发现,她的情绪又变得“和蔼慈祥”了许多,在来晴山时的马车上,邹二娘甚至还塞给了念吴一方印台。

  这方印台可不得了,念吴刚一经手便心惊差点摔了。此印台名叫“夫子印”,它不是半圣之宝但又胜似半圣之宝。

  它的材料质地极其普通,只是取得路边野胎石所锻制的。原体本是俗不可耐的顽石,却被巧匠雕琢成文人雅客的印台,这可谓之是一种升华。

  也能称之为是“眷运”。

  但它更弥足珍贵的一点便是,它被孔丘圣人把玩过,所以才有“夫子印”的这种称呼。

  而仅仅因是被玩过的原因,夫子印是没资格被评为圣宝,且连半圣之宝都算不上。

  可是,此印在夫子把玩时,竟意外的吸收了一丝圣人之气!

  圣人之气,即为天运眷顾。

  身佩此印者,百邪不侵,冥冥之中自有些许天意留心。

  这夫子印可称得上特殊文宝中的上上品了,但邹二娘竟这么大气地送给了念吴。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念吴就算再眼馋,也没有多手要下这方印台,而是婉言相拒又把这东西反推给了邹二娘。

  无功不受禄。

  况且这禄还是一个自己完全不知底细、情绪百变、保养极好的老妇送的。

  虽然念吴拒绝了邹二娘的东西,但是二娘并没有生气,她的神色依旧很淡然,只是默默地将夫子印收回去罢了。

  女人心,猜不透。

  念吴想到此时,眼光又再一次看向不远处静坐着的邹二娘。

  这时,齐南衣的声音突然在念吴耳边悄声传来,似笑非笑地问道:“你这么看着二娘,难道你喜欢上她了?”

  念吴把眼光收回,无语地瞅着神色怪异的齐南衣道:“我像那么滥情的人吗?”

  开玩笑!

  少女杀手万人斩,我捕获的只是少女心诶!

  邹二娘虽驻颜有术,但她的年龄念吴是实在接受不了。

  “哼,滥情男人都是要进宫当太监的。”齐南衣冷哼了一句道。

  念吴听后不禁下面一阵阴风吹过:这小姑娘家家嘴这么毒?诶,不对,我灵敏的鼻子怎么闻到了一股酸酸的味道?

  扑通!

  念吴正在心里嘟囔时,一个人头从河水中窜了上来。

  这是史文业。

  “小姐,这汴水底处有一个河流暗道,他们四个已经继续前进探查了,我则负责游上来禀报您一声。”史文业游到河边都来不及擦干头发便对齐南衣说道。

  河底下果然别有洞天。

  “下水这种事,对于你们两个女人来水,不方便吧。”念吴轻咳一声问道。

  水最重湿衣服,然后......

  “无妨,我里面穿的是避水天蚕衣,全套的。”齐南衣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也没事,二娘都残花败柳了,难道小娃娃你能占二娘的便宜不是?”邹二娘从河石上缓缓站起来打趣说道。

  “二娘说笑了。”念吴厚着脸皮,淡淡地说道:“二娘本领高强,深藏不露,我还指望着您能在墓里大显神通呢,而又哪敢占您的便宜。”

  这顶高帽邹二娘戴的舒坦,一时竟没有接下话来,只是微微笑准备下水了。

  “那就下水。”

  齐南衣二话不说,直接一个猛子扎入水里,深深地往底处有了过去;念吴见此不由得一笑,也跟着潜了下去

  史文业、邹二娘亦如是。

  一下水,便知水凉。

  汴水凉,凉透半霞天。

  史文业很快游到了队伍前方带着路,看着他划动地手脚便懂得他的水性极好。

  一刻钟左右,念吴等人终于来到了一条河底暗道口,这道口处依稀还有着装有铁门的迹象,如今却已残破不堪。

  而水下道口两边岩壁石头上分别各有一联古字,左边写着:朝闻求道八百里;右边刻着:夕知长生万万年。

  横批:一瞬人间。

  念吴与其余人对视一眼,相互点点头,确认了这是正地,于是继续往前处游去。

  又过了一刻钟。

  河水线慢慢地变低,逐渐地养出了一个暗洞。

  洞里有细风吹过,汴河流过来的水汇成了暗洞里的一条小河,自洞外往洞里流。

  这说明,前方仍有一个洞口。

  念吴一身水露狼狈地爬上了潮湿的地面,这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这时,一道光亮发出。

  光的来源是邹二娘手上的一颗夜明珠。

  这颗夜明珠赫然是在鬼市里邹二娘摆放的那盏夜光琉璃灯的灯芯。

  “取天然物的光比用火石照亮来的安全。”邹二娘一身的水汽不知何处去了,她就如同从未沾上水似的。

  八仙过海,各有神通。念吴自有自的去湿办法,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沓湿漉漉的符箓,他仔细地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比较大的符箓,然后往身上一贴,瞬间符散衣干。

  此符名为“干燥符”,亦是念吴独自发明出来的。发明此符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平常洗完的衣服干的快。

  懒人创造生活!

  念吴又随手递给了齐南衣和史文业两张,紧接着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貌似是一间墓室大厅,因为一旁处有着零零落落依靠在墙壁上的石桌、石像。

  “小娃娃,你看这里。”邹二娘突然发声喊向念吴,而她手中的珠光正照射在暗洞中的小河之上。

  光之所照地,则有一个白色的头骨在微微地泛着阴冷的幽光。

  

作者感言

他说客

他说客

求推荐,求收藏....真的路过的看官给个收藏吧。   手动招呼!

2019-02-11 23: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