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见证历史的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往事

见证历史的眼 qsjmmd 3099 2020.06.30 14:04

  “齐格布,到这里来。”

  “你是特别的,是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被选中的孩子。”

  “知识、礼仪、智慧、胆量……你必须掌握所有的东西。”

  “什么叫做做不到,你可是我的儿子,你的体内流淌着的是和我相同的血液。你可以做到,你不得不做到,这就是你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你是特别的!”

  “你是独一无二的!”

  “你是被选中的!”

  “没错,就是这样,继续下去,谁也无法夺走你的成功。”

  “你可是我的儿子……”

  /////////////////

  (为什么父亲永远只看着大哥一个人,我们所受的教育一模一样,大哥明明不是最优秀的那一个,为什么呢……)

  今晚是无云的满月夜,月光透过纸窗射进屋内,雷斯坐在桌前,看着月光下烛台的影子一点点地缩短。

  这个问题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了,但年幼的他即便是绞尽脑汁也想不破。

  他所知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父亲的爱从来都不属于他。

  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

  (啊……没了……)

  烛台的影子消失了,房间中的月光只剩下了窗台前最后的一缕。

  窸窸窣窣……

  咚咚。

  门外传来了些许响动,紧接着,有人从外面在纸窗上轻敲了两下。

  十一点,这是门外的护卫换岗的时间,也是约定好的时间。

  雷斯小心翼翼地推开纸窗,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

  他刚翻到窗外,墙边的阴暗处立马出现一个人,拉住他的手,带他向后花园跑去。

  “大哥,慢一点。”

  “在这里磨蹭太久会被护卫发现的。”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到精疲力竭才停下。

  “呼……呼……”

  “哈哈,哈哈哈……”

  他们躺在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畅快地大笑着。

  这是九岁的雷斯与十五岁的齐格布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齐格布隔三差五就会避开大人们的视线,在夜里十一点,趁护卫换岗时偷偷将雷斯带出房间,去后花园玩。

  说是后花园,其实是一座山,山道附近的花草树木都是精心栽培、修剪的。

  (大哥爱着我,所以,父亲的爱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雷斯每天都会等到过了十一点再去休息,他总是在期待着大哥敲响他的窗户。

  二人休息够了,便爬起了身。

  “你躺到泥巴上了啊,衣服都脏了,明天该怎么办才好……”

  雷斯发现齐格布的背上沾满了泥泞,他担忧地伸手想要拍打,却又无从下手。

  “快看,是蓬蘽,都这么大了!”

  齐格布对雷斯的话置若罔闻,他兴奋地指着不远处的草丛,自顾自地走过去,蹲在那,两手并用,一边摘一边往嘴里递。

  “嗯,已经完全成熟了,一点都不酸哦。”

  “我也要!”

  雷斯也顾不得担心明天的事情了,冲过去和齐格布争抢了起来。

  这里只有两株矮矮的蓬蘽,果实很大,但数量不多,也就二三十颗。

  齐格布眼疾手快,三两下就摘完了果实。

  剔掉几颗结着蛛网和被其他动物咬过的,又随意往嘴里扔了两颗,他把剩下的全塞到了雷斯的手里。

  他一刻不停,做完这些又一头钻进了一旁的树丛里。

  雷斯一开始只顾着吃蓬蘽,但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齐格布从树丛里出来,他终于开始慌了。

  “大哥,你在哪里,快点出来吧……”

  唰!

  一个人影直接从树丛中跳到了雷斯的面前,后者被吓得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手里的蓬蘽撒了好些。

  还没登雷斯说什么呢,齐格布快速抬起右手放到了雷斯的面前。

  那是六条不断扑棱的虫腿,以及一个一直在抽搐的虫屁股。

  “啊——虫子,虫子,快拿走,虫子……”

  雷斯两手一抛,抱头闭眼缩起了身子,这下蓬蘽算是一颗都不剩了。

  “是蝉,不是虫子!”

  齐格布又把抓着蝉的右手往雷斯的脸上怼了怼。

  雷斯勉强将眼睁开一条细缝,看到的依旧是近在咫尺的,不断扑棱的六条虫腿和抽搐的虫身。

  “啊——蝉,蝉就是虫子啊,为什么要抓这种……恶心的东西,快点把它放了吧。”

  “嗯……恶心?据说蝉的这里,有一块连接翅膀的肌肉,是可以生吃的。”

  齐格布把蝉拿到面前仔细观察了起来。

  “蝉……生吃?”

  雷斯瞬间把对虫子恐惧抛到了脑后,他满脸不可思议地靠了过去,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应该是可以吃的,把头摘下来,就能看到那块肌肉了,味道甜甜的。”

  “甜甜的……那,那你要吃吗……”

  雷斯觉得有些反胃。

  齐格布又打量了一会蝉。

  他所看到的东西和雷斯看到的自然是一模一样的——

  六条不断扑棱的虫腿……

  抽搐的虫身……

  “咕噜……”

  二人不约而同地吞了一口唾沫。

  “嘛,嘛……还是算了吧,我的肚子不饿,你应该也不想吃吧。”

  齐格布说着把蝉放回到了一旁的树上。

  夏日的夜晚,山上有太多的乐趣。

  能够尽情做这些有失身份的事情,也只有在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了。

  对雷斯而言,与大哥一起度过的每一个夜晚,都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去那里吧!”

  齐格布再次拉起了雷斯的手,他们每次上山都有一个最终目标,在远离山路的山林最深处,有一口干枯的古井。

  来到井前,齐格布把头埋进了井里,大喊道:

  “我不想每天都背一次国家宪***到你了,雷斯,喊出来吧。”

  雷斯也趴到井旁,把头埋到井里,喊道:

  “昨天早餐的粥里有一条小虫子,说出来的话不讲理的总管一定会重罚厨师,我只能硬着头皮喝完,真的好恶心!”

  这座苦闷的城堡中,有太多的无奈,无法改变,也不能对他人诉说,只能深深地埋在心底。

  能够像这样,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把一切都喊出来,发泄出来,实在是太痛快了!

  这是半夜溜出来玩的雷斯与齐格布的特权。

  “指导剑术的老师太严苛了!”

  “我的宅邸和火铳训练场太近了,每天白天都很吵!”

  “想在白天也和雷斯一起玩!”

  “想和大哥更多更多地在一起!”

  ……

  “雷斯,爽快了吗?”

  “嗯。”

  “那就回去吧。”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三个小时,也到下山该下山的时候。

  二人开始原路返回,还没走几步,齐格布突然又停住了脚步。

  雷斯奇怪地问:

  “怎么了?”

  “……我还有些话想要喊,再等我一下。”

  齐格布回到枯井前,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出了某个巨大的决定,俯身大喊道:

  “……我……我想做一个普通人,出生在普通的家庭,有普通的父亲,普通的为了生计而努力!只要想,随时都能和弟弟玩耍!我不想再装出一副永远都处变不惊的样子了,我想表达自己的情绪!我不想当皇帝,不想,不想,不想,皇帝什么的简直无聊透顶了!”

  齐格布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这是他一直以来最畅快的一次了。

  喊完他又在井前呆立了好一会儿,然后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轻声道:

  “雷斯,从明天开始,我就要正式为继承皇位做准备了。当然父亲退位还要很久,但他要我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身旁学习……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就在今晚,划上句……”

  齐格布的话音戛然而止,一股大力自背后传来,毫无防备的他直接向着井里摔去。

  最后的最后,他勉强回头,看到的只有向前伸出双手的雷斯。

  这一瞬间,没有恐惧,没有解脱,更没有懊悔,这种彻底超出他想象的情形,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然后……

  井深十五米,死!

  雷斯扭头离开,径直回到了宅院,翻窗进屋,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绝对不是出于嫉妒的行为。

  我只是好奇,只是纯粹地想要知道,如果大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父亲的爱能否分给我一点。

  我只是!

  只是抱着这种单纯的想法,伸出了手。

  只是这样!

  不,不是的……

  再也不能和大哥一起偷偷溜出去玩了,我也没必要继续扮演天真无邪的小孩了吧。

  这就是嫉妒,这就是仇恨!

  我的大哥啊,你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态与我相处的呢。

  你是父亲唯一的宝物,而我只是最不起眼的废品。

  同情,可怜,炫耀?

  为什么要在我的面前说出那些心底话,把我得不到的东西视作垃圾。

  富人在穷人的面前大骂钱财无用,还不如两袖空空一身轻。

  你是嘲讽我吗?

  够了,你背叛了我,背叛了我们的感情。

  既然你这么不想当皇帝,去死不就好了,你要是没有那个勇气,就由我来帮你。

  这就是我伸出手的理由,只是这样。

  单纯,简单,且合理。)

  ///////////////

  六天后。

  “威廉,到这里来。”

  父亲脸上的悲伤已经完全消失了。

  他的爱,转移到了二哥身上。

  那个瞬间,雷斯·休斯感受到了身体被某种东西贯穿的痛苦与畅快感,作为父亲第五个儿子的他,明白了一件事——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是一条败犬了。

  “你是……被选中的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